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暗香最新章节!

    我和陆深沉的第一次见面,是在他和别人的订婚宴上。

    准确的说,是我在他的婚床上,等到了已经被灌醉的他。

    我不是为了报复谁横刀夺爱,这一切都是他未婚妻的早有预谋。

    三天前,他未婚妻找到我,只因为我跟她的声音和身形十分相似,她就要我代替她陪陆深沉睡觉,然后生下孩子,事成之后给我五百万。

    原本这么羞辱的事情,我是不可能答应的。

    但就在我毕业前夕,我家出了极大的变故,债主上门,我妈被折磨得痛不欲生。

    凭我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是不可能在短期内凑到这笔天文数字的钱来还债的。

    为了能够保全我妈,濒临绝境的我逼着自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就是出卖自己。

    这是个最被人看不起,却最行之有效的赚钱办法。

    在和陆深沉的未婚妻林静言达成协议以后,我就被她带到了陆深沉的订婚宴上。

    宴会一结束,林静言按照计划,把酒醉的陆深沉送进我的房间,然后关上了灯。

    她为了防止我胆怯而临阵退缩,提前喂我吃了一颗药。

    饶是这样,当财经杂志封面上的男人真实地躺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还是控制不住内心的恐惧感,不敢靠近。

    我害怕被陆深沉发现不对,我得罪不起他,但同时也得罪不起他未婚妻。

    就在我万般纠结的时候,药力渐渐开始发挥作用,直到我浑身燥热,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我才咬着嘴唇,压抑住心中的屈辱感,大着胆子去解开陆深沉的衣服。

    可我没想到的是,陆深沉是醉了,却醉地不多。

    他很快便变客为主,一个翻身把我压在身下,冰凉的手沿着我的锁骨一路向下,攻城略地,还在某处顶端轻轻一捏。

    我一个哆嗦,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想要伸手推开他,却又死死地忍住。

    一种异样的屈辱感从头蔓延到脚跟,我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来,眼泪却最终无声地从脸上滑落。

    就在我放弃抵抗闭上眼睛,以为他要强势进入的时候,他却伸出了一根手指,轻松地勾住了我淡粉色的底裤,探入。

    我疼得差点崩溃,整个人蜷缩成一团。

    他没说话,只是用吻安抚我,手指却加快了动作,等我身体扭曲成一个妖娆的角度后,曲了曲指节,弯成一个角度,狠狠一顶。

    我猛地仰起头,全身紧绷如一根弦,然后狠狠地颤了好几下,到了从未到过的巅峰。

    过了好久,他的手指还抵着我没出来,人已经睡着了。

    我整个人彻底软倒在床上,一颤一颤地不断收缩。

    等耳边响起他均匀呼吸以后,我才蹑手蹑脚穿上外套,离开了房间。

    林静言就在门口等着我,见我出来,问,“没发现吧?”

    我摇头。

    她随手就签了一张三十万的支票给我,然后穿着跟我一样的衣服走进了房间里。

    我张了张嘴,想告诉她陆深沉根本就没要我,只是用了手指。

    但转念一想,还是选择闭口不言。

    林静言或许根本就不在乎这个,她只在乎谁替她睡在陆深沉的床上,替她生下陆深沉的孩子。

    我握着手里的三十万,裹紧了衣服,不再去想她这么做的原因,因为都与我无关。

    走出酒店的时候,夜晚的江城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我仰起脸,那沁凉的雨滴落在脸上,和泪水混合在一起。

    把我从头到脚,连同心底,淋得落魄潮湿。

    我知道,这条路一旦踏上,就再也不能够回头了……

    回到家以后,我哥江以安第一个冲到门口眼神凌厉,“钱呢,拿回来了吗?”

    我抓着支票紧紧护在胸口,从他身边冲撞过去,径直走到客厅里,我爸江涛和我奶奶都坐在沙发上,直愣愣看着我进来。

    江以安骂骂咧咧跟进来朝我吼,“不就是出去卖了一次嘛,苏晚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这是对你哥的态度吗!”

    呵呵,我冷笑,“你姓江,我姓苏,我们两有什么关系吗?”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