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血梅花最新章节!

    林闯的寨子里有菜刀砍刀斧头锛子锯子刨子,他还真是个木匠,但没有柳东雨要的飞刀。林闯问柳东雨什么样的,柳东雨给他比划,一拃来长,形状跟柳叶相似。所以又叫柳叶刀。林闯嘴唇都要笑掉了,我以为是什么厉害家什,原来是修指甲用的,女孩子嘛,指甲长点儿没坏处,打架能派上用场,就怕不等靠近整条胳膊就没了。没了胳膊,指甲再长也没用是不是?柳东雨不答。这家伙嘴巴贱,不理他最好。但柳东雨挺恼火,这家伙自称林冲的后代,恐怕只是嘴巴上有点儿功夫。若手里有一把刀,先把他的厚嘴唇割下来。柳东雨的飞刀是跟柳东风学的,三四十米内几乎百发百中。猎野猪,飞刀用处不是很大,狍子獐子紫貂野兔山鸡,柳叶刀最合适。以打猎为生,靠森林活命,这算不得什么本事。柳东雨不屑跟他说。土匪懂什么?

    转了一圈,林闯说,你刚说匣子枪,想必懂一点点,要不咱比比枪法?柳东雨迟疑了一下,她当然打过枪,打过猎枪。匣子枪见过但没用过。林闯说,算了,逗你的,别吓得尿裤子。女孩子尿了裤子可不好,传出去也影响我名声。柳东雨冷笑,你还要名声?要名声就该把我放了。林闯说,我给你机会,可你就是不把咱当人,怪只能怪你自己。那三个女人这阵子没准儿正美呢。你说,你咋就对土匪这么有成见呢?土匪也是人,谁好好的当土匪?不是这乱世道逼出来的吗?就说我的祖宗林冲,高衙内不抢他老婆,那帮王八羔子不黑了心要他的命,他至于杀人吗?咱是土匪,咱也是好汉,我粗略算了算,弟兄们杀过二十多个鬼子了。柳东雨想起柳东风,冷冷一笑。林闯急了,你不信?骗你你割我的嘴。柳东雨突然道,你前世是麻雀吧?林闯怔了怔,麻雀?什么意思?柳东雨恨恨的,自己想!林闯稍一寻思,你是说我只会叽喳只会吹牛?小妹,我和弟兄们真的杀好些日本鬼子呢。柳东雨正色道,不许叫我小妹,谁是你小妹?林闯说,想当姐?姐也行。你恼起来可不漂亮呢。柳东雨几乎气笑,管得宽!谁都像你嬉皮笑脸的?姐也不行。林闯说,那叫你什么?……噢,咱俩没仇吧?你咋老这么大火气?柳东雨更没好气,谁想听你胡扯?把我放了我就没火了。林闯嘿嘿笑了,挺行啊,差点让你绕进去。你还没相信啊!柳东雨不解,相信什么?林闯叫,说半天你倒忘了?相信咱弟兄是汉子啊。柳东雨说,你放了我,我就信。林闯又笑起来,我不放你,也不是要把你怎么着,要怎么着早怎么着了对吧?还天天派人伺候你?不放是我不知道怎么给弟兄们交代。我跟兄弟们说,这女子不拿咱当人,放了她吧。弟兄们不答应啊。我是头儿不假,可也得顺着弟兄们的心对不对?要不说话谁听?话说回来,就是放了你,你能走出山寨?柳东雨问,你的意思,我得留这儿?林闯说,那倒不是,寨里没有吃干饭的,养不起。就算你是我小妹也不能。柳东雨叫,我不是你小妹!林闯双手举过顶,好吧好吧,妹子。柳东雨不想再纠正他,没用。林闯又来了劲儿,放你走,我好歹得有个理由。对你公平对我公平对弟兄们也公平。你裤子没尿湿吧?要不咱比比枪?

    柳东雨盯着他的厚嘴唇,良久。好吧,比就比。

    林闯领柳东雨来到寨子后的空地,扬扬手中的匣子枪,这可是大面镜,好使着呢,我从不让别人碰,今儿破个例,给你用用。柳东雨要用长枪。林闯笑了,行呀妹子,挺爷们的,我不能欺负一个女娃,也用长枪吧。林闯叫人拿来长枪。柳东雨掂掂,跟猎枪差不多重。问林闯怎么个比法。林闯反问,你说呢?柳东雨四外瞅瞅,折了一根树枝,说,我举着树枝站那边,你打上面的树叶,一会儿你举树枝,我打下面的树叶。林闯大力摇头,我说妹子,你不是真和我有仇吧?想杀我也不用这么绕来绕去啊。不等你举枪我就吓死了,妈呀,我玩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这种玩法。柳东雨不屑,怕啦?林闯说,当然怕,裤子早就尿湿了。柳东雨说,你说我不拿你们弟兄当人,不相信你们土匪也是好汉。你也没相信我啊。林闯倒是干脆,我就是不相信。柳东雨说,让你手下举,总可以吧?林闯说,那更不行,我不能把弟兄往死路上送。我说妹子,看到石缝伸出来的花了吧?咱就射花。柳东雨望过去,是一朵粉色的花。随即摇摇头,开得正艳,别糟蹋了。林闯说,女孩子就是心细,好!喏,那儿,那两根蒿子,对,就那儿。你打左面,我打右面。你可别说打蒿子下不去手。柳东雨问,谁先来?林闯说,当然是你喽,咱不能占女娃便宜对吧?

    柳东雨端起枪,双臂微微颤了一下,她有些紧张。林闯调侃,别慌嘛,这有什么慌的?第一枪没中。林闯说,还有两次机会。第二枪又没中。林闯说,还有一次机会,抓牢哦。柳东雨瞪他。林闯说,看前面,瞪我为什么?

    第三枪中了,虽然扫的仅仅是蒿子梢。不管怎么说也是中了。柳东雨把枪递给林闯,偷偷瞄瞄他的脸。林闯挖苦,我说妹子,你还真别得意,你打偏了呢。柳东雨问,咋?想耍赖?林闯说,你是打中了,可你打的是右面那根。这就好比扣错扣子走错门,白忙活。柳东雨不由瞪了眼。确实,她打的是右面的蒿子。犹不死心,还跑过去证实一下。林闯呲牙咧嘴的,我说妹子噢,亏得不是我站那儿。柳东雨有些沮丧,嘴上却没软,有些负气道,反正打的也是蒿子。林闯说,让你杀日本人,你却杀了一条狗,说你反正没浪费子弹,不是这么个理呀。好吧,我只能打左边了。

    连击三枪,蒿子一节节断掉。

    柳东雨有些呆。没想到这家伙不只嘴上的功夫。林闯问,怎么样?认输了吧?柳东雨气哼哼地跺跺脚,没理他。林闯嗬一声,越输脾气越大啊,这能怪我吗?柳东雨气乎乎,谁怪你?林闯道,脸都变了,还说没怪!没怪我,就是怪蒿子喽,要不,怪你自己?怪自己就对了。不过怪也没用对不对?白生一肚子气,依我说,还是全别怪吧。柳东雨说,你就没说过正经话,全废话。直接说吧,咋样才放我走?林闯顿了顿,要不咱比比别的?柳东雨盯着他,想不出还有什么可比。林闯说,比木匠活儿你肯定不行,咱比掷石子,谁掷得远谁赢。柳东雨说瞧你这点儿出息!林闯乐了,妹子,你就不能说个顺溜话?比就比嘛。柳东雨想这家伙既然爱玩,就陪他玩玩。

    柳东雨又输了。这个嘴唇耷拉到下巴的货,臂力超好。不得不对他刮目相看。但柳东雨冷着脸,什么也没说。

    林闯笑嘻嘻地问,咋样?还比不了?

    柳东雨拧着眉不理他。

    林闯仍不忘挖苦,其实我掷得不远,是你……你可别哭……哦,要不咱比哭?比谁眼泪流得多?我猜你准能赢。

    柳东雨恨恨的,你能不能滚得远点儿?

    林闯说,这话说的,我咋听不懂哟?你的意思是不比了?

    柳东雨说,你到底放不放我走?这话能听懂吧?

    林闯妈呀一声,你可别吓唬我,不是告诉过你吗?我胆子小,比针尖还小,我娘说我小时候见个小鸡都要躲。

    柳东雨跺跺脚,真是个活宝!突然转身往西北角猛跑。她早观察好了,山石后面是悬崖。林闯眼疾腿快,柳东雨还没到石头边儿上,就被他追上扑倒。林闯压在柳东雨身上,有些气乎乎地问,你这是干什么?寻死啊?柳东雨叫,你别管,滚开!柳东雨当然不是真心跳崖,不过是赌一把。林闯说,死也别在这儿死呀,咱寨子没有女人就没有吧,可不想要个女鬼。柳东雨恨恨的,你要么砍了我,要么放我,不明不白关着算什么?还林冲后代呢?你根本就是狗的后代。有本事杀日本人去,欺负女人还逞什么能?柳东雨憋了太久,平时说不出来的脏话狠话恶话,一连串拎出来砸向林闯。

    林闯不吱声,似乎被骂晕了。柳东雨突然停下,骂有用吗?林闯又换上嬉皮相,骂够了?挺痛快的?这就对了,有话就说出来,像我一样,别憋着。憋着难受。你骂的呢有对有不对,我爹就是给我取名林二狗,说我是狗的后代倒也没大错。你敢说你的前世是人?没准是狗,也没准是猫呀鸡呀,说不定还是耗子呢。寒碜我,也是寒碜你自己,对不对?我说妹子,日本鬼子呢,我也杀过,杀过挺多的呢。日本人在中国乱窜,我一次也杀不完,慢慢杀。我要有那本事,一下把日本人杀光也招恨啊。多少人想杀日本人呢。所以我不能吃独食,得给别人留点儿是不是?说我欺负女人,这就不对了。和你一起来寨子的女人,都离开了,还给了她们盘缠,有这么个欺负法吗?至于你,虽然没放你走,哪天不是好吃好喝的?我向老天发誓,你吃的比弟兄们都好。弟兄们都不乐意,我说人家是客人,不能让客人受委屈。不放你走,不是因为别的,实在是没有理由啊。你吃够喝够损够骂够,拍拍屁股走人了,我没法向弟兄们交代。我是讲理的人,你也讲点儿理好不好?砍你,咱绝不做那事儿,你放心好了。

    被林闯一顿轰炸,柳东雨脑袋都大了。

    你滚开!柳东雨似乎突然发现林闯还在身上坐着。

    林闯说,我不能呀,妹子,你跳崖,咱陪不起啊。

    柳东雨说,用你陪吗?你配吗?

    林闯说,就算你自个儿跳,毕竟在寨子里对不对?我不能见死不救。那有损咱林闯的名声。

    柳东雨又来了气,你还要名声?你有名声吗?

    林闯说,活这么大,还没人敢这么损我呢。依你这么说,我猪狗不如了?

    柳东雨说,对,你就是猪屎。

    林闯并不生气,这大半天你还没骂够?那接着骂。

    柳东雨说,你先放开我。

    林闯说,那不行,妹子,不是我想占你便宜,我怕你变成女鬼,来祸害弟兄们。害我倒不要紧,我不能连累弟兄。

    柳东雨说,你就这么压着我吗?你就不脸红?

    林闯说,我脸皮比嘴唇厚多了,从来不红。想起?可以,你得保证别在寨子寻短见。

    柳东雨说,我不寻死总行了吧?口气硬,鼻子却酸了。折腾一番,还是没斗过这个厚嘴无赖。心里这么想着,结果就骂出来。声音很低,林闯还是捕捉到,无赖?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说我。无赖就无赖吧,比猪狗好听点儿。

    林闯离开,柳东雨一跃而起。林闯张开双臂,做个拦的动作。柳东雨没有再跑,林闯满意地点点头,这就对了嘛,活着多好?干吗想不开?

    柳东雨问,你还没说够?不累?

    林闯说,不爱听了?那就不说了。人长嘴为什么?不就说话的吗?

    一阵风掠过,两只蝴蝶飞来,绕柳东雨转着圈儿。蝴蝶也戏弄她。

    柳东雨突然有些伤心,语气就带出乞求,放我走,行吗?

    林闯似乎很意外,求我?

    柳东雨说,是,算我求你。

    林闯挠挠脖梗,很不好意思的样子,然后扮出痛苦状,你是女娃,女娃怎么能求人呢?若你一直硬下去,我或许会考虑。你竟然求我,太让我失望,太伤我心了。

    柳东雨恼了,滚!

    林闯说,别恼嘛。这可不能怪我,我就是不会说假话。

    柳东雨问,你是铁了心让我坐牢了?

    林闯摇摇头,没有没有,咱哪儿敢?看来你是真呆不住了,有吃有喝也呆不下去了。我可以让你走,但得有个说法。不管怎么说,是咱救了你没错吧?比又比不赢,让我想……猛一拍脑袋,有了,妹子,你是讲信誉的对不对?那就给你个机会。

    两天后,柳东雨离开林闯的寨子。

    林闯当然没有白白让柳东雨离开。距梅河口二十公里有个叫疙瘩山的村庄,那是林闯的老家。林闯的老娘至今住在疙瘩山。林闯想把老娘接到寨子,可老娘脾气倔,知道林闯落草当了土匪,几次都把林闯骂出来,林闯派人去接也不成,带去的米面肉都被老娘丢到门外。老娘说死也要死在疙瘩山,林闯认她这个娘就离开土匪窝回家。林闯回疙瘩山是不可能的,他干了什么事老娘根本不知道。柳东雨插话,问他都干了什么事。林闯说,妹子,你莫知道得多,对你不好。林闯牵挂老娘又接不出来,他和柳东雨订了个契约,柳东雨去疙瘩山侍候老娘三个月就可以离开。林闯怕柳东雨不同意,好一通胡扯,什么他救她一命,她就是做三年工这买卖也是她划算,什么这是公平契约,他绝不强迫。林闯好玩,也就他能想出这种烂主意。对柳东雨倒没什么,同意这个烂主意就能离开,柳东雨也感觉很划算。可是,他就不怕柳东雨对他老娘不敬?柳东雨挺好奇的。林闯说,我相信你不会。柳东雨问凭什么相信她。林闯说你嘴凶人不凶。柳东雨突然有些感动,停停又问,你不怕我中途跑掉?林闯说,你跑什么跑?没准还会撞我手里呢。再说日本人正一拨一拨来中国,再落日本人手里就惨了。不过,你不会跑,对不对?柳东雨说,你相信我不会对你老娘不敬,又说我不跑,怎么我说弄把匣子枪给你,你就笑话我?林闯说,这是一回事吗?弄枪你没那本事,省省心吧。柳东雨没再理他。只要能离开,签个契约就当最后一次陪他玩。

    林闯派两个人护送柳东雨。柳东雨明白,是怕她中途跑了,这家伙贼着呢。护送,还不如押送更直接。不过押送这两人都不怎么凶。一个叫冯大个儿,四十来岁,说话就脸红。另一个叫三豆,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三豆平时跟在林闯身边,据说能听懂鸟语。两人都不爱言语,柳东雨想,寨子里大概就林闯一个人胡扯,把别人的话都抢了。正好清静一会儿,这几天真是烦透了。

    中间一个晚上,三个人是在树林度过的。冯大个儿三豆各偎一棵树,柳东雨靠着另一棵树,三人呈三角状,相距七八米远。一觉醒来,柳东雨动了动,摸到一块石头。这么近,虽然在黑暗中,击中冯大个儿的脑袋不在话下,至于三豆,不是她的对手。最终,柳东雨把石头放下。既然和林闯签了约,就该遵守执行。她虽然讨厌他,可他不坏。如他所言,如果是恶匪,早对她动手了。就是逃也没必要伤这两个无辜的人。在森林里,她有的是办法。那次柳东风惹了她,她躲到树上,他急得乱转就是没发现,一遍遍唤她。想起柳东风惶急的样子,柳东雨悄悄笑了。很快,柳东雨又拧起眉,不知哥哥现在怎样了,松岛——实在耻于提这个名字——说的是真的?不,柳东雨不相信。柳东风没那么容易被擒到。

    星光从树叶间露下来,滴到脸上便湿了。柳东雨抹了抹,又抹了抹,怎么也抹不干净。柳东雨突然有些恼恨自己,想换个地方,刚爬起身,一个声音就拦住她,你去哪儿?冯大个儿竟然掏出枪,他耳朵够灵的。三豆也醒了,不声不响站到柳东雨另一侧。柳东雨说,我想跑,你开枪吧。冯大个儿收回枪,没……没有,我是怕……林里有野兽,咬伤你,我和三豆没法向闯王交代。柳东雨哈一声,你还真叫他闯王啊,他算哪门子的闯王!我要走了,有种你开枪!冯大个儿慌了,张开胳膊挡住柳东雨,别……别啊……

    柳东雨当然不会跑,他们这么小心提防,她就是生气。柳东雨靠着树坐下去,不再言声。

    你哭了?三豆的声音传过来。柳东雨有些吃惊,隔得挺远的,咋就看到她流泪了?冯大个儿往前探探,差点触到柳东雨脸上。三豆嗨一声,冯大个儿,你干嘛呢?冯大个儿问,她真哭了?三豆说,她是哭了。冯大个儿问,我怎么看不到?三豆说,看不到就看不到,你离远点儿。冯大个儿说,我怕她跑了。三豆说,她不会跑的。冯大个儿说,你咋知道她不会跑?她跑了咋向闯王交代?三豆说,我说她不会跑她就不会跑。

    两人抬着杠,把柳东雨晾在一边儿。还以为是两个闷葫芦呢,说起来和林闯一个德性。柳东雨想玩个恶作剧,失踪一下逗逗他们,又怕两个人没头苍蝇一样乱扑,再伤着就麻烦了。不能把在林闯那儿受的气撒冯大个儿和三豆身上。

    柳东雨说,我睡不着,心里烦,想走走,不放心你们就跟着。听到身后的沙沙声,那个念头又冒出来。三豆突然道,姐,小心!音犹在耳,柳东雨已被藤条绊倒。三豆跑过来扶起她,没事吧姐?柳东雨摸摸脸和额头,似乎没被扎破。然后问三豆,你刚才叫我什么?三豆顿了一下,说,我叫错了。柳东雨大声问,你叫我什么?三豆明显慌了,叫姐来着。柳东雨哦一声,叫姐就挺好,那会儿你看到藤条了?三豆说,看到了。柳东雨问,你真能听懂鸟语?不等三豆答,冯大个儿抢先道,他不光听懂鸟说话,还能听懂虫子吵架。柳东雨没理冯大个儿,望着三豆。三豆说,我是森林里长大的。柳东雨暗暗心惊,好半天没说话。显然三豆比她更熟悉森林。三豆肯定还有别的本事,难怪林闯让他跟着。那个厚嘴唇的家伙心倒是蛮细的。

    走了四天才到。疙瘩村在半山腰,有二三十户人家。正是黄昏时分,一层薄薄的雾霭在村庄流淌,房屋、树木有种说不出的祥和。柳东雨突然想起柳条屯。疙瘩山和柳条屯竟然有几分相像。

    林闯家在最北端,两间房低矮老旧,石头院墙半人高,好几个豁口。冯大个儿和三豆分别从身上解下挎包,一个挎包是米,另一个是两块腊肉。林闯老娘咬得动腊肉吗?柳东雨暗想。冯大个儿说他俩就不进去了,免得挨骂。柳东雨问,你们连夜回吗?三豆说,姐放心,夜里走路更方便。柳东雨说,好吧,回去告诉林二狗,也让他放心。

    柳东雨喊了一声,没人应。站到院里喊了一声,还是没人应,便推门进去。屋里也没人。柳东雨瞅了瞅,揭开锅看看,打算生火做饭。灶坑儿一根柴禾都没有。暗叹这日子过的。正要出去,一个老女人背着一捆树枝进了院。

    林闯娘扔掉柴禾,警惕地问,你是谁?

    柳东雨说,大娘,不好意思,没你同意我就进屋了。我是逃难的,能借助一晚吗?

    林闯娘走过来,上上下下打量着柳东雨,混浊的目光夹着针尖样的东西,你哪儿来的?

    柳东雨说,安图。

    林闯娘似乎不信,逃难?

    柳东雨说,那块儿闹日本呢,呆不下去了。

    林闯娘说,你来错地方了,这块儿也闹呢。你瞅见了吧,没鸡没鸭,都抢光了。村里也没几个人,跑得差不多了。

    柳东雨问,你咋不跑?

    林闯娘说,这是自个儿的家,我往哪儿跑?我老成这样,也不怕日本人抢去。一张老皮,日本人也不稀罕。闺女,你歇歇脚该往哪儿跑往哪儿跑,说不定哪天日本人就过来了。村里二柱媳妇让日本人糟蹋了,那帮孙子!

    看到挎包里的米和腊肉,林闯娘起了疑心,追问,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柳东雨说,逃难的呀。林闯娘摇摇头,瞧你带的这些东西,哪像逃难的。柳东雨说,半路捡的。林闯娘说,你别哄我,兵荒马乱的,捡个窝窝头都甭想,你还捡肉?老实说,是不是林二狗派你来的?柳东雨愣怔着,林二狗是谁?林闯娘问,你不认识他?柳东雨说,我怎么会认识他?我是逃来的啊。大娘,他是你什么人呢?你的亲戚?林闯娘说不是,我没有这种亲戚。是个土匪!柳东雨吃惊道,大娘,你咋惹上土匪了?林闯娘说,我没惹他,是他惹我。柳东雨说,大娘你是得罪了他吧,还好是土匪,不是日本人。林闯娘转移话题,快别提那小子了。柳东雨暗乐,她的鬼话奏效了。

    次日,柳东雨吃过饭,张罗着走。她要给林闯娘切块腊肉,林闯娘摆手,我就剩三颗牙了,咬不动的,留了浪费。柳东雨要舀米给她,她说,闺女,别寒碜老婆子,我不是开店的,不收店钱。柳东雨就收拾了,刚走到门口,突然捂了肚子蹲下去。林闯娘问怎么了,柳东雨说肚子疼。林闯娘说放米的罐子平时都埋着,大概米发霉了。劝柳东雨躺躺再走。柳东雨摇摇头,走到院里,又蹲下去。林闯娘把柳东雨扶回屋,说什么也不让柳东雨走了。

    柳东雨暗暗得意,一个小把戏就留下来。不能说是林闯派来的,林闯娘既然轰林闯的手下,也会轰她。她是想赶快离开,可心里又较着劲。林闯不是认为她没本事吗?她要让他知道,他弟兄做不到的,她可以。还有就是契约在身,虽然一纸空文,但是林闯于她确实有救命之恩。三个月,熬熬就过去了。

    住了两日,林闯娘问柳东雨打算去什么地方。柳东雨叹口气,说想去承德投奔亲戚,路上听说承德也闹日本,心里落慌,不知该去还是不该去。林闯娘问家里还有什么人,柳东雨说父母都不在了,只有一个哥哥,也没有下落。说到哥哥,柳东雨的心顿时被利箭射穿,疼得一阵紧缩。林闯娘小心翼翼的,说柳东雨要不嫌弃,就跟她住在这儿,反正到处闹日本,没个太平地儿。柳东雨有些不安,这不合适吧?林闯娘朗声道,我没儿没女,就个孤老婆子,能有个说话的,我也稀罕呢。柳东雨说,大娘要是不嫌麻烦,我就……林闯娘说,这有什么麻烦的?随后叹息道,就怕你留不长,日本人说来就来,到时候你别管我,赶紧往后山跑。我瞅你腿脚挺麻利的。柳东雨说,把大娘丢下哪行?林闯娘声音硬硬的,在这儿你就得听我的,你年轻轻的,活命要紧!我老朽不中用,还能把我咋的?柳东雨说,那也不成,真到那种时候,我得把大娘拽上。林闯娘突然恼了,你这孩子咋不听话?在这儿,听我的!柳东雨点点头,好好,我听,听大娘的。

    白天,柳东雨和林闯娘一起捡柴。林闯娘腿脚不好,柳东雨说她一个人就够了,林闯娘说不放心,非要跟着。夜晚,柳东雨陪她说话。柳东雨讲父亲始终没有消息,母亲和嫂子侄儿的死,讲柳东风的失踪。她语速慢,声音也轻。林闯娘听着,骂着,也感叹着。

    林闯娘不怎么说自家的事。那天柳东雨很随意地问,大娘,你一直一个人吗?林闯娘犹豫一下说,其实,我有个儿子,后来……和你哥哥一样失踪了,好几年了,没一点儿消息。柳东雨使劲忍着才没笑出来。这是套林闯老底儿的机会,得抓住。柳东雨问,怎么失踪的?林闯娘说,他说去梅河口相亲,一去就没了影儿。柳东雨哦一声,没准他招了女婿,忘了你老人家。林闯娘不大高兴,他很孝顺的,不会丢下我。柳东雨说,这世道乱,没准儿他跟人当了土匪呢。林闯娘终于生气了,我怎么会养出这种儿子?柳东雨忙道,我是乱猜的,大娘别生气。林闯娘缓上一口气,他要是当了土匪,我敲断他的腿。柳东雨说,听说好多土匪专打日本人呢,土匪也不全是干坏事。林闯娘哼一声,麻雀下多大的蛋也变不成喜鹊。柳东雨听老太太又要来气,不敢再招惹她,就闭了嘴。

    清早,林闯娘有些不安,说,我昨儿发脾气了吧?柳东雨说,没有,大娘的话都在理呢。林闯娘说,我脾气爆,是个炮筒子,二狗爹活着的时候都让着我。二狗也让。柳东雨说,您老算有福人呢。林闯娘说,可不,如果不闹日本……算了,不提这帮狗东西了。告诉你吧,我儿子是个好木匠呢。柳东雨佯装吃惊,真的呀。林闯娘让柳东雨一样一样看,小方桌,柜,凳子,都是我儿子做的,还有个木匣子,带抽盖儿。林闯娘说这是儿子专门给她做的,放个针线零碎什么的。柳东雨仔细翻看,不得不承认,林闯是个细致的木匠。林闯娘有些得意,说村里的木匠活儿都找她儿子做,她儿子还会吊大梁,村里人修房子也找她儿子。一个木匠现在却成了土匪头子。柳东雨又想起哥哥。打猎之外,柳东风还喜欢画画。画鹿画狐画草画树。柳东风告诉她,父亲说过要送他到安图,除了私塾,安图还有专门教画画的。柳东雨甚至觉得柳东风对画画的偏好超过打猎。谁能想到呢?又怎么想得到,柳东风既没学画,又没安安稳稳当个猎人。血梅花杀手,这样的身份无论如何与柳东风联系不到一起。如果不是柳东风亲自告诉她,她绝对不敢相信。她更不敢相信从柳东风口中得知的另外一个秘密。她浑身战栗,连着追问,真的?你说的是真的?那个午后,柳东风约她到公园。还以为柳东风带她逛公园呢,没想到柳东风是告诉她那些。天突然就暗了,不,是塌了。她的天塌了。柳东风的天没有塌,他的目光火热,但是面目冰冷。难道这就是杀手的表情?她记得当时脑里冒出这样的疑问。柳东风陪了她一下午,直到她的情绪稳定。可是,那个午后,一切都变了。

    柳东雨抽搐了一下。

    林闯娘觉察到,问,闺女,你怎么了?

    柳东雨笑笑,没怎么,想家了。怕林闯娘再问,转身走开。

    那天晚上,柳东雨对林闯娘说,她要去趟海龙县城。林闯娘有些紧张,你要走?柳东雨说,办点儿事,完后再回来。林闯娘担心道,那地儿肯定也有日本人,闺女,你可要当心。非得去吗?柳东雨说,非得去。

    柳东风随父亲进山打猎是妹妹柳东雨出生一个月后。

    父亲和母亲为此有过争执。母亲的意思是等柳东风再长大些。父亲说,再大?等他长出胡子?我像他这个年龄,手脱过几层皮了。箭和猎枪都要早练,练不准进森林还不是送死?母亲埋怨,你就不能好好说话?死呀活的!父亲说,就你事儿多,老偏袒他。母亲说,我是他娘!父亲说,早进山早熟悉早锻炼,往后拖就是害他。母亲抽了几下鼻子,还是想争取,要不……再等一年?让东风帮我照看东雨。父亲没有任何回旋余地,不行,弓箭都准备好了。母亲妥协,你非要这么做……不过……母亲声音突然压低,你只许带他打猎,不能带他去那里,他还小。父亲说,他是我的儿子。母亲的声音没有提高,但是重了许多,不行!绝对不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