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血梅花最新章节!

    那一路,波折不断。

    好容易离开黑石镇,柳东雨又被扣住。

    一整天没吃东西了。林闯娘坐在路边,有气无力地说,歇歇吧,闺女。她带了些乞求,也有点儿不好意思,显然觉得拖累了柳东雨。柳东雨让她坐着别动,林闯娘晓得她要干什么,说还是算了吧。柳东雨没听。无论如何,不能饿昏吧。

    走出不远,柳东雨看到一片萝卜地。瞅瞅四外没人,躬了腰过去。萝卜还没长成,比拇指略粗些。刚拔出两根,觉得背后有动静,还未来得及回身,后背挨了一棍。柳东雨倒下去。那个人扑上来欲摁柳东雨。柳东雨翻转身,快速闪开。是个中年汉子。中年汉子被激怒,抓起棍子还要打。柳东雨抓住棍子一用力,同时使个绊子,中年汉子扑倒在地上。几个回合,中年汉子干脆坐着哭起来。声音很响。

    柳东雨一时不知怎么好,整个人愣住。

    汉子哭诉着,偷萝卜还打人,老天呀。我的萝卜呀,还没长成呢,快让你们这帮人拔光了呀,老天呀……

    汉子的样子很可怜。柳东雨意识到下手重了,毕竟是她偷人家的萝卜。可他刚才的样子太凶,她若示弱,没准肋骨就被敲断了。柳东雨说,大哥,我实在是饿了,对不住了大哥。汉子扬起脸,泪汪汪的,谁不饿?我两天没正经吃东西了,我自个儿都舍不得拔呀。柳东雨劝,你别哭了好不好?再怎么哭萝卜也长不回去。汉子说,我心疼呀,还指望这些个萝卜过冬呢。柳东雨说,算我买的。汉子马上问,你有钱吗?柳东雨迟疑一下,现在是没有,不过很快就有了。汉子的脸又耷拉下去,谁信你的鬼话。柳东雨说,我说到做到,这个冬天保准儿不让你饿着。汉子仍抽抽哒哒的。柳东雨不耐烦,你个男人家,咋这么腻歪?汉子说,你还踹了我呢。柳东雨被气笑,你还计较这个呀。这样,你踹我两脚,我保证不躲不哭。汉子问,当真?柳东雨说,跟你废什么话?汉子站起来,你转过身去,你这么盯着我,我不敢。柳东雨笑笑,毛病还真不少。她慢慢转过身,汉子突然将她扑倒。柳东雨气乎乎的,你这是干什么?报仇也不是这么个报法啊。孰料汉子竟然拽出绳子,几下就把柳东雨捆住。柳东雨想抽脱已经不可能。不过她并不害怕,只是担心林闯娘。她不回去,林闯娘会着急。若是胡乱找她,再走迷就麻烦了。

    柳东雨让汉子放了她,她还要赶路。汉子捆了柳东雨,脏兮兮的脸却带着沮丧。他说要走可以,你赔我萝卜。柳东雨说萝卜我也没带走,你不是两天没吃饭吗?自己吃吧。汉子叫,我没你这么狠心!萝卜还没长成,我舍不得!柳东雨说,赔钱也可以,不过现在没有。汉子说,我不信你的鬼话,要么现在给钱,要么——柳东雨问,怎么?汉子顿了顿,似乎下了很大决心,要么我把你送到官府。柳东雨看出汉子虚张声势,故意激他,好啊,我正愁没地方吃饭呢。汉子吓唬她,可要坐牢的。柳东雨笑笑,拔两个萝卜就坐牢,是你想出来的吧?汉子大叫,反正你不能就这么走。柳东雨说,留我住下啊?管饭不?我家人还在路边,一块接过来吧,你家里地方大不大?汉子惊问,你还有同伙?柳东雨说,当然。

    正说着,林闯娘从那边过来。她看看捆得结结实实的柳东雨,又瞅瞅汉子,你捆的?汉子说,她偷我的萝卜。林闯娘问,偷几个萝卜就把人捆了?你快赶上日本人了。汉子的脖子突然涨红,别提那帮龟孙子,我才和他们不一样呢。林闯娘说,不一样?不一样还捆人?汉子说,她偷……林闯娘打断他,你长得倒像个爷们儿,像爷们就该对付日本人。欺侮一个姑娘家算什么本事?你是不是觉得日本人没招惹你?等他们招惹你,就不是拔你的萝卜了。汉子似乎被林闯娘臊着,声音低下去许多,她自己说要赔我。林闯娘说,钱是没有,割块肉给你吧。她走到柳东雨身边,蹲下去从裤角摸出柳东雨的刀。插刀的兜子是她替柳东雨缝的,紧贴裤子内侧。然后,林闯娘盯住汉子,冷声问,要哪块?胳膊?大腿还是脸?汉子明显紧张起来。林闯娘说,我这张脸老了,割下来你也不稀罕。从胳膊上削吧,不肥不瘦正好呢。汉子急声道,别别,你可别!林闯娘问,还让赔不?汉子又带出哭腔,不让了,你们快走吧。林闯娘冲柳东雨笑笑,替她解绳。汉子拴得牢。林闯娘回头训斥汉子,也没个眼力劲儿,没瞧我解不开吗?汉子慌忙过去给柳东雨解了。

    柳东雨没有一丝紧张,看着林闯娘气哼哼地板着脸,心里直乐。林闯和他老娘真有点儿像呢。

    柳东雨和林闯娘没有马上离开,一番折腾,体内仅有的力气耗光了。汉子见两人迟迟不动,又紧张起来,咋……你们怎么还不走?林闯娘说,饿了,走不动,歇歇。柳东雨说,我们歇一会儿就走。汉子抓起丢在地上的萝卜,说算我倒霉,你们吃了吧。柳东雨和林闯娘也不客气,萝卜樱子都吞掉了。汉子催促,怎么还不走?柳东雨说,我都说过要赔你,索性让我们吃饱吧。汉子脑门上暴起青筋,不行,还没长成,这不是成心糟蹋吗?林闯娘拽柳东雨,算了吧,怪可怜的。柳东雨说,肯定不白吃他的。柳东雨清楚两个小萝卜不会支撑多久,总不能让林闯娘倒在路上。柳东雨说,那我们就在这儿歇着,反正是走不动了。饿死在这儿,总比饿死在路上强。柳东雨被自己惊着,她这无赖口气与林闯母子简直一模一样。汉子呼哧一会儿,蹲下去抱住头,我咋这么倒霉呀,你们……你们……柳东雨问,同意了?汉子突然嚷出来,吃吃吃,还等我喂你们啊?柳东雨说,我叫你一声哥,你听好,半月之内,我保证赔你。林闯娘小声道,真吃?柳东雨说,吃吧,填个半饱,咱好上路。林闯娘说,真吃,还真不忍心呢。柳东雨说,我保证赔他的。林闯娘也豁出去了,反正恶人做过了,咋也比饿死强。

    路上,林闯娘说那个男人让咱祸害苦了。柳东雨也不是滋味,如果不吃那些萝卜,她和林闯娘根本没力气走路。她说要赔他,并不是诓语。她把老娘送上山,林闯怎么也得给她些盘缠吧。柳东雨安慰林闯娘,肯定加倍赔他,你就别老惦记这个了。林闯娘问,你半个月怎么返得回来?柳东雨暗吃一惊,林闯娘是替汉子盘算着呢。随后笑笑说,也许半个月,也许一个月,不过肯定不是空话,不是骗他的。林闯娘重重地叹口气。

    进入森林不久,柳东雨猎了一只野鸡。林闯娘赞叹,你还真有两下子。柳东雨说,这不算什么的,我哥甩飞刀比我厉害多了。林闯娘说,中国人都像你哥那样,日本鬼子就不敢在中国乱蹦跶了。我看你不比你哥差。柳东雨忽然想起那个人,凄凉地笑笑,我比我哥差远了。我很愚蠢呢。林闯娘说,闺女,好好的怎么作践自个儿?我这把年纪,还没见过比你更灵巧的姑娘呢。柳东雨说,真的大娘,就是因为愚蠢,我犯了大错。可能是柳东雨的神色有些异样,林闯娘小心翼翼的,闺女,我是老糊涂了,乱说的话你莫当真。柳东雨说,大娘别多心,我就是突然想到我哥,就……林闯娘说,你哥很疼你吧?别担心闺女,你哥本事大,这会儿没准正干着大事呢……我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像你哥就好了。柳东雨说,咋就不成器了,不是个好木匠么?林闯娘说,世道没这么乱该多好,现在我准抱上孙子了。你说这日本人,在自家呆着嫌憋屈还是咋的,非要跑别人炕头上闹事。柳东雨有些乐,大娘,还真让你说对了,他们那个国家,全加起来也没咱东三省大呢。林闯娘说,我就说嘛,肯定是嫌憋屈。这些龟孙子来中国尽干些缺德事,我要有这么个儿子,非摁盆里淹死他。柳东雨被林闯娘逗笑,现在觉得你儿子好了吧。林闯娘正色道,别拿他和日本鬼子比,他再不成器也是我儿子。柳东雨忙说,你儿子没准儿这会也正干着大事呢。

    两人吃下烤野鸡,林闯娘立马就来了精气神儿。走着走着,突然狐疑道,不是去承德吗?怎么往山里走?柳东雨说,咱得抄近道。林闯娘说,你别是诓我吧,全是树,哪里有道。柳东雨说,大娘一路都护我,我干吗诓你?森林里哪儿都是路,我是猎人啊,在森林里走,又能认路,又饿不死,不挺好吗?林闯娘乐了,鬼丫头,都是你的理,我不是担心你迷路嘛。柳东雨说,在森林里,我哥闭着眼睛也能走,我不如他,也不会迷路。大娘放心。林闯娘有些不信,闭着眼睛咋走路?不怕碰着?柳东雨说,我哥鼻子灵,闻味儿就可以的。林闯娘又赞叹,你哥真有本事。柳东雨心里有东西坠下去。她努力调整自己,不让林闯娘瞧出异样。离林闯的寨子越来越近,必须打起精神应对。林闯的老娘可不好糊弄呢。

    林闯娘爱听柳东风的事,正好借此分散她的注意力。

    你说什么,野兽在地上撒了尿,你哥都能闻出来?柳东雨有些得意,我哥厉害吧?林闯娘说,厉害是厉害,不过也有不好,老遭罪了吧?柳东雨不解,遭……遭什么罪?林闯娘说,鼻子这么灵,肯定什么味儿都能闻出来,还不是遭罪?柳东雨笑道,他没事也不乱闻啊,打猎的时候才闻的。林闯娘说,这就对了。你哥鼻子肯定有机关,需要就闻,不需要就不闻,自个儿可以控制。柳东雨愣怔片刻,笑笑说,差不多吧。林闯娘吁口气,我还想着,什么时候让你哥去疙瘩山住阵子呢。又怕他嫌屋里味儿重。噢……要不这样,在院里搭个木屋。我儿子在就好了,干这个最在行。林闯娘轻轻叹口气。柳东雨忽然想起柳秀才的茅草屋。你说,你哥喜欢不?见柳东雨发呆,林闯娘推推她,闺女,你怎么了?柳东雨掩饰地笑笑,没怎么,大娘你刚说什么来着?林闯娘盯柳东雨一会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啊?柳东雨的心猛地一跳,没有呀,可能就是有点儿累吧。林闯娘说,不对,你心里肯定藏着事。又担心你哥吧?凭你哥的本事,走哪儿都没事,除非自个儿找罪受。柳东雨忽然想起那个下午,在哈尔滨公园,柳东风说没有选择时的冷峻表情。彼时,她彻底蒙了。不该问哥哥那个问题的,真的不该。是的。没有选择。路很多,但没有选择。如果有选择,谁愿意找罪受?

    闺女,林闯娘伸出手,在柳东雨面前晃晃,又走神了?

    柳东雨不好意思地笑笑。

    林闯娘说,要不歇会儿吧,这一路真是难为你,一个姑娘家。

    柳东雨摇摇头,天还早,走吧。

    到了上次被解开遮眼布的地方,柳东雨站住。林闯娘揣测着柳东雨的神情,不认路了?柳东雨说,我瞅瞅往哪个方向合适。林闯娘说,我怎么觉得越走越高了。柳东雨说,大娘别担心,不会错的。

    林闯坐在对面,目光一圈一圈地箍着柳东雨。也不说话,就那么直定定的。柳东雨就有些来气,不由骂道,死相!哑了?

    林闯重重地击一下掌,作感叹状,不简单呢。我派那么多人都让老娘骂回来,没想到你一个丫头片子,倒把她哄上山了。

    柳东雨皱皱眉,少废话,把盘缠给我,我还有事。

    林闯说,你违约了,还要盘缠?

    柳东雨问,我怎么违约了?

    林闯说,我让你侍候老娘三个月,并没让你带她上山。你是帮了我的大忙,可咱协议里没这一条啊。

    柳东雨恨恨的,你真是个无赖。

    林闯说,好马出在腿上,好汉说在嘴上。有理说理,骂人可不对啊。

    柳东雨说,我不把你娘哄出来,你这辈子再别想见她。日本人三天两头去村里。

    林闯说,我当然感激你啊。感激归感激,理归理,不是一回事。再说了,逃出疙瘩山,你自己不也捡条命吗?

    柳东雨跳起来,你什么意思?

    林闯摆摆手,坐下坐下,别急嘛,我就是想和你唠唠,说说这个理。

    柳东雨说,哪有时间听你胡扯。

    林闯说,就是离开,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的对不对?

    柳东雨说,来痛快的,给,还是不给?

    林闯说,总得让我想想吧?我没欠你吧?

    柳东雨气乎乎的,没有。

    林闯乐了,这不就得了,我没欠你,你为什么气冲冲的?没有这么欺负人的,我好歹也是个寨主,弟兄们知道了,我的脸往哪儿搁?你不能只为自己考虑,也得替我想想啊。

    柳东雨说,你能不能少说点废话?跟你说正经的呢。

    林闯说,我就是跟你说正经的啊。弟兄们都爱听我说话呢。

    柳东雨说,那你和他们扯去,我不爱听!

    林闯说,问题是他们没冲我要盘缠呢。

    柳东雨问,到底给不给?

    林闯说,我可给你带了不少呢,都花了?你不是天天给我娘摆筵席吧?

    柳东雨说,鬼子抢走了。

    林闯说,你不能全推鬼子身上,你藏好,鬼子能抢走?

    柳东雨不答话。林闯说的有道理,那是她的失误。

    林闯说,是你的错吧?

    柳东雨说,这样,我叫你声林大哥,你相信我不?

    林闯嘿嘿一笑,妹子,挖什么坑儿?

    柳东雨说,算我借的,一定还你。来的路上我也欠了钱呢,都是你娘帮我脱的身,要不我俩半路就饿死了。简单讲了那些自己都感觉羞愧的事。

    林闯沉吟道,你是不是想告诉我,你是讲信用的,对不对?其实,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

    柳东雨再次立起,不借算了。

    林闯张开胳膊,想走?这可不成!

    柳东雨瞪着他,怎么,我把你老娘弄到寨里,你还不放我走?

    林闯说,你不把我老娘弄到山上,我倒是可以放你走。现在不同了,咱得说道说道。

    柳东雨骂,无赖,十足的无赖。

    林闯嬉皮笑脸的,骂吧,反正不管怎么着,你都认定我不是好鸟对不对?也是啊,品行端正就不落草当土匪了。不只是我,这寨子里都不是好东西。这成了吧?是不是还不解气?

    柳东雨咬牙道,你就是把我剁成肉块,我滚也要滚出你这破地儿。

    林闯再次击掌,好样的,有志气!我就是不明白了,你成了肉块还怎么离开?不出寨门就让狐狸乌鸦叼光了。

    柳东雨欲走,林闯拦住她,我不是不放你走,钱也不是不给你,你得把我娘安抚好了。

    柳东雨问,这关我什么事?

    林闯说,是你把我娘哄上山的,当然关你的事。你瞧见了吧,她见我就是一顿臭骂,现在还绝着食呢。她要是饿死了,你说说,是不是关你的事,是不是你害了她?

    柳东雨说,是你想让她上山。

    林闯说,我是想让她来,有吃有喝,有人侍候,鬼子也打不到这儿,可她拗啊。你把她哄上山还不成,得哄她留下。

    柳东雨犯难了。她害怕见到林闯娘。

    林闯废话连篇,但也在理。他老娘绝食,她是有责任的。林闯娘那么信任她,她利用了她的信任。

    林闯难得地,很正经地说,妹子,算我求你。

    柳东雨问,你娘吃饭,你就放我走?

    林闯说,我给你带足盘缠。

    柳东雨说,好吧,我试试。

    林闯把柳东雨领过去,还没到门口便顿住。我娘耳朵尖,能听出我的脚步,我就不找骂了。柳东雨看到门口有守卫,问,你就这样招待自己的娘?林闯的脸扭成麻花,她那性子,不看着行吗?柳东雨哼一声,林闯难得有个怕的。

    柳东雨推开门,林闯娘便喝道,出去,再来烦我,老娘砸烂你的头!柳东雨轻声道,大娘,是我。

    好一会儿,林闯娘没说话。她面朝墙躺着,如枯干的木头。

    柳东雨在她身边立定,大娘,是我不好,我不该骗你。

    林闯娘动了动,又动了动,慢慢起身。我一直把你当闺女呢。

    柳东雨说,是我不好,我……

    林闯娘说,鹞鹰让麻雀啄了,丢人呢。

    柳东雨说,大娘,你罚我吧,怎么罚都行。

    林闯娘说,你一个姑娘家,咋就和他们混在一起了?

    柳东雨低声道,鬼才和他们一伙。见林闯娘有些愣怔,忙说,他们不是坏人呢。

    林闯娘哦一声,一窝子土匪,还不是坏人?

    柳东雨说,这个乱世道,好多土匪都是被迫的。你儿子专打日本人呢。

    林闯娘问,你见过?

    柳东雨点点头,讲了那天的事。

    林闯娘问,你就入伙了?

    柳东雨摇头,没有。

    林闯娘似乎舒了一口气,我说嘛,你看不上他们的。

    柳东雨说,不,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做,我不能留在这儿。

    林闯娘问,找你哥?

    柳东雨点头,是。

    林闯娘问,怎么不让他们帮你找,你一个人行吗?

    柳东雨说,别人帮不上忙。

    林闯娘说,你别乱编,说来说去你还是瞅不上他们。瞅不上,就说明他们没走正道。

    柳东雨说,大娘别误会他们,他们只对付日本人,真的不是坏人。

    林闯娘说,窝在这么个地方,能见到日本人?

    柳东雨说,大娘,打日本人的事你不懂,你先把饭吃了吧。哄你是我不对,你也不能糟蹋自己的身体呀。

    林闯娘说,林二狗派你来的吧。

    柳东雨说,他怕你,不敢来。

    林闯娘说,叫他进来。我是他娘,不是狼。

    柳东雨说,你先把饭吃了。

    林闯娘指着门,去,喊他过来。

    林闯跑过来——他就在不远处候着呢。进屋还是那副嬉皮相,娘,想我了吧,我也天天梦见娘呢。你瞅见我的白头发了吧?都是想娘想的呢。再见不到娘,我就变成老头了。柳东雨暗笑,这个活宝,和自己老娘说话也这副德性。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