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血梅花最新章节!

    回到山寨的次日,柳东雨随林闯去看娘。

    林闯走在前面,柳东雨与他拉开五六米的距离。

    羊肠道被杂草封着。草不高,但很密,偶有几丛野花,羞答答的。

    柳东雨站住,你到底要领我去哪儿?

    林闯回头,他瘦下去很多,嘴唇似乎更厚了。看咱娘呀!

    柳东雨往坡上瞅瞅,满心疑惑,为什么让大娘住这么远?

    林闯纠正,叫娘,她可把你当亲闺女呢。就算哄她也得叫娘,不然她会伤心。她伤心我就心疼,就不高兴,我不高兴弟兄们脾气就不好,弟兄们脾气不好,还会给你做饭吗?到头来……

    柳东雨制止他,半年没见,你这说废话的劲儿又见长啊。大娘……噢,娘——

    林闯再次纠正,是咱娘。

    柳东雨无可奈何地说,咱娘,行了吧?

    林闯满脸严肃,你叫得不情愿呢,这不行!

    柳东雨突然就没了耐性,咱娘就是咱娘,你能不能少废话?!

    林闯马上嬉皮笑脸的,这就对了么?

    柳东雨问,你是不是惹咱娘生气了?

    林闯说,没有啊,我哪有那么大胆子,敢惹咱娘生气?他把咱娘咬得很重,拉得很长。

    柳东雨问,那她为什么住这么远?

    林闯说,她的脾气你还不知道?拗起来拉不住。她要干什么我敢管吗?要不一会儿你劝劝她?

    柳东雨问,她平时不下来吗?谁给她送饭?

    林闯说,咱娘没白疼你。

    柳东雨叫,问你话呢!

    林闯依然是嬉皮相,这么没耐性?脾气咋见长了呢?

    柳东雨板起脸,少扯,跟你说正经的呢。

    林闯说,我就是跟你说正经的啊。放心吧,饿不着她,到那儿你就知道了。

    柳东雨试图从林闯的表情中勾出些内容,林闯已经掉转头。柳东雨也只好跟在他身后。昨天黄昏,柳东雨随三豆和冯大个儿回到山寨,就急着去见林闯娘。她没打算回来的,但最终还是回来了。林闯却告诉她,娘在另外一个地方住,有点儿远,只能明早领她过去。天不亮,柳东雨就拍了林闯的屋门。

    坡势渐陡,柳东雨再次停住。疑惑如云团,怎么都拨不开。

    林闯回头,走不动了?我拉你?

    柳东雨盯住他,你到底要领我去哪儿?

    林闯的笑有点儿邪,胆小了?怕我拐跑你?就算我是个土匪吧,心也是肉长的,怎么会拐自个儿妹子?再说,你这个样子谁敢要你?头天买了第二天就得找我退货,我不是自找麻烦吗?不退吧不义气,要是退了——

    柳东雨叫,你再啰唆,我不跟你去了。天天乱嚼,就不能让舌头消停一会儿?

    林闯又乐起来,妹子,我这辈子就指望这舌头呢。越嚼舌头越好使,不信你试试?

    柳东雨不理他。

    林闯说,妹子生气了?别嘛,刚刚回来就生气,我又没惹你对不对?

    柳东雨并没生气,他给她盘缠,派人四处寻她,他所有的好,她都知道,不然就不会跟着三豆回来了。不理他,实在是怕他扯起来没个完。此刻根本没心思听他废话,只想早早见到他娘,还真挺想她的。可越走越觉得不对劲儿,于是再次盯住他,娘在上面?

    林闯点点头。

    柳东雨问,什么时候住到上面的?

    林闯比划着。

    柳东雨跺脚,说话呀!

    林闯长舒一口气,这可是你让我说的。快到年根儿的时候。

    柳东雨问,过年也没下来?

    林闯摇头,你知道她的脾气,她瞅准的事,我哪敢说别的?

    柳东雨问,她不是生我的气吧?

    林闯的目光在柳东雨脸上停留了好一会儿,你想着她,她就不会生你的气。

    柳东雨催促,少说点儿废话,快走吧。

    终于上到坡顶。坡顶是大片平地,草的长势也好。林闯没回头,说就在前面。绕过几棵松树,林闯说到了。

    柳东雨雷击一样定住。一个大大的土包。林闯太过分了,怎么开这样的玩笑?撞到林闯的目光,柳东雨突然明白,他没开玩笑。这次他竟然没开玩笑。其实坟前立着碑,只是她不愿意往上面看。

    娘,东雨妹子来看你了。

    柳东雨双腿跪下去,失声哭出来,娘啊……

    林闯把柳东雨拉起来,劝她别哭了,娘知道她哭成这样,会心疼呢。随后讲了经过。年根儿,他带弟兄们下山筹备年货,留下两个弟兄照看娘。往常三五天就回来了,年根儿那趟时间久了点儿,返回的路上遭遇日兵伏击,死了两个弟兄,还被日兵俘虏一个。林闯折回去,拼全力把那个弟兄救出来,结果又一个弟兄搭上命。林闯觉得晦气,拐到松林镇抢了家富户,这一折腾,半个月过去了。回到山寨,娘已经离开人世。据留下照看的弟兄说,娘只是拉肚子,后来就体弱出不了屋。那两个弟兄想留屋里守着,他娘不让。等天亮进去,老娘已经栽到地上。

    林闯少有的沉重,本想让娘享福的……唉,我不去抢那个大户就好了……可是,弟兄们总得过年啊。

    柳东雨说,娘要强,怕劳烦人。与林闯娘相处的情景一页页掀过,柳东雨又湿了眼眶。

    林闯说,娘一直嚷着要回疙瘩山,要不是等你……该把她埋到疙瘩山的。刚损失三个弟兄,我不忍再折腾,所以把娘埋到林家寨最高处,她能望见疙瘩山吧。

    柳东雨很内疚,我其实在骗娘,我没打算回来。

    林闯说,娘不会怪你,你又不是骗她一个。你骗人习惯了,不由人呗。

    柳东雨狠狠捣他一拳。

    林闯哎哟一声,娘哎,你闺女打人了!

    柳东雨厉声道,在娘的坟头,你就不能正经点儿?

    林闯点点头,好吧,我跟你说啊,你回来了,就算是骗她,娘也不怪你,这行了吧?顿顿又说,不是你,她早死鬼子手里了,这年头命不值钱,晚上睡大觉,早上没准脑袋就搬家了。所以呀,妹子,哭哭就行了。

    柳东雨不知说什么好,真是个活宝!

    夜晚,柳东雨独自发呆,林闯敲门起来。林闯瞅瞅桌上的盘碗,哈,听说你闹绝食,我不信,真的啊?我又没招惹你,你为什么要绝食?我没得罪你吧?我怎么得罪你啦?

    柳东雨没理他。

    林闯问,除了绝食,话也没了?

    柳东雨没好气,你就不能少说点儿废话?我心口疼,吃不下去!

    林闯说,我知道你心里难过,难过也得吃饭啊。不吃饭哪来力气杀鬼子?三豆可是把你吹到天上去了。

    柳东雨说,我和娘那一路,多半都没饭吃……再说不下去,扭开脸,肩微微耸着。

    林闯附和,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你想咱娘……突然哽住。

    柳东雨转过,触见桌上那个布袋,定了足足有一刻钟。她知道是什么。

    林闯说,哈尔滨是大城市,花销大,你那点钱早花完了吧。近来没下山,这些你先拿着。什么时候有了就派三豆送过去。有我花的就有你的,谁让你是我妹子呢。

    柳东雨问,你要撵我走?

    林闯反问,我不撵你就不走了?

    柳东雨说,不走了。

    林闯龇龇牙,妹子,我心脏不好,你可别吓我。

    柳东雨说,我真不打算走了。

    林闯问,留下当女匪?

    柳东雨沉吟,是留下,但不是当女匪。

    独木不成林。在哈尔滨那些日子,柳东雨不断反思,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伤不到日兵的筋骨。若组织一支队伍就不同了。而且并不影响她单独行动,她依然可以让日兵的脑门绽放梅花。在哈尔滨很可能被那个人抓住。她会和他短兵相接,但不是现在,要等到他快发疯的时候。

    林闯击掌,太好了,这口气我早憋着了。哦,忘了告诉你,加入林闯寨的可不止你一个女侠。

    柳东雨问,还有谁?

    林闯嘿嘿一笑,是你的姐妹呢。

    我不是坏人呀。

    多年后,我奶奶柳东雨仍能记起松岛绝望而悲伤的眼神。她的心被他的眼神烙伤,稍稍一碰就有粉末掉下来。他疼,她更疼。是的,他不是坏人,她相信。但她没说相信他,不能说的。怕他窥见她受伤的心。不能让他看到,不能让哥哥嫂子看到。和松岛在一起她总是很凶,就是和哥哥说起,也是咬牙切齿的。她在掩饰,很费力很卖力地掩饰。松岛病好离开后,嫂子问哥哥,他不会再来了吧?柳东雨抢先道,再来我非给他一枪。触到哥哥诧异的目光,柳东雨补充,我讨厌他。突然意识到表演过分了。哥哥的目光有没有刺进她心里?柳东雨一阵心慌。

    次年春天,松岛又来了。柳东雨没有将松岛怎样。柳东风和魏红侠可能早忘了柳东雨说过什么。柳东雨也就悄悄装个哑巴。

    松岛是摇钱树,当向导可以,必须付双倍费用。谁让他是日本人呢?不敲日本人敲谁?反正他的钱也是挣中国人的。

    柳东风劝柳东雨,别让松岛感觉她只认得钱。柳东雨气哼哼的,又没逼他,这是公平交易。

    柳东雨依然很凶。在哥哥嫂嫂面前如此,和松岛单独在一起亦如此。凶是武器,是保护她的壳。她必须把自己包裹严实。坚硬的外壳包裹着柔软的内心。她享受柔软,又害怕柔软。不能让壳碎裂,绝对不能!所以就只能凶。

    两人多是分头寻找,彼此呼应。他似乎怕她甩下他,把他一个人丢在森林里,每隔几分钟便朝她这边望望。那天,他悄悄溜到她背后,轻轻拍她一下。柳东雨吓了一跳,狠狠踹他一脚,发什么神经啊?吓死我了!松岛求饶,我错了,我错了好吧?别生气。然后扬了扬,说想给柳东雨一个惊喜。他挖到一棵野参。柳东雨接过来,突然就发了脾气,还没长成呢?挖出来干什么?还说不是坏人,你就是坏人,大坏人,大坏蛋!你们日本人没一个好人!

    松岛显然没料到柳东雨暴发,有些懵,愣怔好半天才说,你怎么了?至于发这么大脾气吗?柳东雨咬咬牙,长白山人都懂得,一根参就是一条命,没长成挖出来你就是凶手。松岛挠挠脖颈,要不,我栽回去?柳东雨冷笑,你有这个本事还用整天钻长白山?松岛很无辜的,那怎么办?柳东雨恨恨的,把手剁了!松岛笑笑,这个惩罚也太重了吧?柳东雨说,嫌重啊?这是轻的!松岛说,别吓我了,我认错还不行吗?以后不了,好不?柳东雨依然没好气,光认错就行了?松岛说,只要你不生气,剁手我也认了。柳东雨说,那就剁啊。松岛左右瞅瞅,先记上账,万一以后还要剁什么,一块剁疼一次,这点儿交情咱俩还有吧?

    柳东雨使劲忍着没笑出来,那就留着一块儿算。松岛往前凑凑,柳东雨心里一阵慌,往后闪开,你干什么?松岛很纳闷地,我明明感觉你笑了嘛,怎么又冷了脸?变得也太快了。柳东雨叫,去去去,别没皮没脸的。松岛竖直腰,好吧,不过有个问题请教你,又怕你生气。柳东雨依然是冷腔调,是废话就别说!松岛忙道,别啊,不是废话,就是怕你生气才不敢说。柳东雨知道松岛在吊她胃口,可她就是那么愿意上钩。于是放缓语气,那要看你是什么问题,你没说我怎么知道会不会生气?

    松岛顿了顿,似乎在积聚勇气,你怎么越来越凶啊?

    柳东雨的心猛地跳了一下。松岛感觉到她的异常,是不是也明白了她异常的原因?这小子很鬼的!柳东雨故意拉长声调,想知道?松岛很认真幅度很大地点点头。柳东雨说,因为你不是宋高了,你成了松岛。镇上那几个日本警察怎么祸害老百姓,你知道吧?松岛大呼冤枉,我又不是警察,他们是他们我是我,那一样吗?柳东雨恨恨道,反正一个窝里出来的,你也好不到哪儿去。松岛垂头丧气的,我是日本人,这能改吗?你是中国人,也改不掉对吧?你总得讲点儿理吧?我要是一直装着,你和东风兄说不定永远不知道我是日本人。那天不是怕土肥田伤害东风兄,我着急嘛!

    松岛的神色,也可能是他的语气,让柳东雨特别不忍。柳东雨承认,那天若不是松岛以日本人的身份阻拦土肥田,不定出什么事儿呢。于是点点头,你是比土肥田强点儿。

    松岛大喜过望,我就说嘛,东雨通情达理,不会把我等同土肥田这类人。

    柳东雨故意打击他,你还当真了啊?强也没强多少,至多强一个指头。

    松岛又垂下头,你就会耍我。

    柳东雨说,实话你就不爱听了?

    松岛忙说,爱听爱听,你骂我都爱听。

    柳东雨再次心动。为什么和松岛在一起,会这么经常频繁的心动?柳东雨有些气自己。

    松岛抓耳挠腮的,我做梦也想听你说话,听你骂呢。

    松岛这话太直白,柳东雨不知怎么接。于是咬住嘴唇。

    松岛说,你在梦里骂得更好听。

    松岛的眼神让柳东雨发慌,她扭开脑袋,骂,滚一边儿去!

    返回的途中,柳东雨问他,她踹他,他为什么不躲,怎么傻子一样呆着?松岛很委屈地,我不躲你还生气呢,我躲你还不气炸?不躲挨一脚,躲还不定几脚呢。柳东雨突然乐了,很快又装出气哼哼的样子,你就是欠揍!松岛说,对,我欠揍,当你的出气筒,我乐意!柳东雨撇撇嘴,哄谁呢?刚才还嫌我凶。松岛说,凶点儿也没什么的,可……太凶了就……他顿住,瞄瞄柳东雨。柳东雨叫,就……怎么了?松岛忙说,没怎么啊,太凶也好,凶不凶都好。柳东雨再也憋不住,大笑起来。

    松岛以守为攻,柳东雨已经显出败退迹象。

    壳毕竟是壳,不是城墙,很容易碎裂。那天中途下起小雨,松岛问柳东雨要不要返回去。柳东雨说,已经走到这儿,回去你也得付全天的钱。松岛说钱是小问题,他是担心——柳东雨打断他,你的命就那么值钱?松岛说不是担心自己,是担心柳东雨。柳东雨没给他好脸色,少来!用你担心?松岛说他确实担心柳东雨。柳东雨心里美,脸上仍是凶相,骗人都不会!担心你自己也不用拉上我。松岛说你不信我也没办法,我个大男人有什么好担心的?柳东雨说,你什么记性啊?我是森林里长大的,不能白挣你的钱,还是走吧。她意识到是怕他返回去,她想和他在一起。太想太想。柳东雨又羞又恼。天啊,怎么就……柳东雨加快脚步,把松岛甩在身后,不想让他看到她泛红的脸。

    松岛喊她,柳东雨没理,走得更快了。

    路有些滑,柳东雨没有回头,但知道松岛跌倒了。她停住,听他跟上来,就再走。

    那道坡不高,稍陡了点儿。柳东雨爬到一半,叮嘱,小心啊。松岛气喘吁吁地回应,没事的。柳东雨就要到坡顶了,松岛突然哎呀一声。柳东雨只当他逗她。身后半天没声儿,柳东雨回头,松岛没了影儿。喊他也没应。柳东雨脑袋轰隆一声,火速溜下去。

    松岛果然栽下去了。他脸色霎白,牙关紧闭。柳东雨想起第一次看到松岛的情形。她喊他,又摇了摇,松岛毫无反应。他昏过去了。柳东雨检查一下,并无伤势,只脑门有两道划痕,也不是很长。也许一会儿就没事了,但也可能醒不过来……柳东雨的心一阵紧缩。她把松岛放平,掐着他的人中,摇着他,你醒醒啊。松岛没有任何反应。试试脉搏,有跳动,但极微弱。柳东雨真慌了,背起松岛就走。

    也许,不等回去松岛就咽气了。这么想着,柳东雨又把松岛放下,再掐他的人中。松岛,你醒醒啊,你个小日本,你醒醒啊!柳东雨带出哭腔。

    办法用尽,松岛仍没醒过来。柳东雨反而冷静下来,还是得背松岛回去,只要松岛有一口气,哥哥就有办法。哥哥是她最坚实的依靠,她所有的希望都在哥哥身上。

    走了十几步,柳东雨感觉耳根发热,猛然定住。

    东雨哎 ——

    柳东雨松手的同时往前一跳,松岛扑嗵摔在地上。柳东雨回头,松岛龇牙咧嘴的,你咋这么狠?

    柳东雨快速返身,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松岛说,我没跌死,倒是差点让你摔死。

    柳东雨突然醒过神儿,你是不是早就醒了?……你开始就是装的?

    松岛否认,没有啊,我刚刚醒过来就让你摔地上了。

    柳东雨叫,不对,你就是故意吓我。

    松岛说,没有呢,我怎么舍得吓你啊。

    柳东雨依然捕到松岛脸上一闪而逝的狡黠,明白被他耍了,不由大怒。松岛!

    松岛声音有些颤,怎么了你?

    柳东雨又想踹他,松岛没有躲避,只是缩了缩。

    柳东雨突然间不忍心,冲松岛旁边的树猛踢几脚。

    松岛说,我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