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血梅花最新章节!

    第一仗是在距濛江县城三十公里的乌龙坡打的。早先得到消息,日兵要经过乌龙坡。留下两个看家的,其余人马林闯都带出来了。林闯要柳东雨也留下,说她是军师,不能轻易抛头露面。你看人家诸葛亮,任务一派,就在家里等消息,论功行赏。柳东雨知道林闯担心她。故意说如果嫌她碍事,她就自己干。林闯急道,别呀,妹子,没了你,北方抗日军还不得散架?我是心疼你呀,要是看大戏,我第一个让你去。

    候了一天,日兵的影子也没有。林闯躁了,说就带两天干粮,这么下去,等不到日兵,自己先挂了。柳东雨让他耐住性子,已经等了一天一夜,就再等一天一夜。林闯说我倒是有耐性,毕竟咱是木匠,就怕弟兄们耗不住。柳东雨说北方抗日军的第一仗,人全带出来,日兵的毛也没拔一根就退回,传出去,你林寨主林司令的脸还叫脸么?林闯顿了顿,突然又笑嘻嘻的,行呀,妹子,骂人的水平挺有长进,你骂我,我还得竖大拇指。柳东雨说,别贫了,你的兵快掐起来了。时间稍久些,林闯那些弟兄都有些松懈,有的玩游戏狼吃羊,有的抬杠,乱哄哄的。

    柳东雨留三豆和冯大个儿随她盯着坡下的路,让林闯和众人休息。林闯的嘴闲不住,他说话,手下人就没心思干别的。林闯讲三国说水浒,有时候三国的人跑到梁山,有时水浒里的人蹿到三国,挺混乱的。弟兄们都听得津津有味。林闯这项本事,柳东雨挺佩服的。无论怎样胡编乱造,情节都特别生动。那天林闯讲捉鬼的故事,就发生在疙瘩山,主角是他。

    一干人就在柳东雨身后,柳东雨听得清清楚楚。那个老在夜里偷玉米的鬼,其实是人,不过画了鬼的样子。林闯捆了小偷的手腕,牵着往村里走。到村口,觉得不对劲儿,回头一瞅,小偷竟然不见了。他绾了两个死疙瘩,就是割断也不容易呢。

    知道我当时什么感觉吗?林闯停了停,整个头皮都麻了,咱眼睛不大,那一刻绝对是铜铃。不过……最让我怕的还不是这个,我发现地上丢了块花手绢。

    林寨主,快讲呀,谁丢的花手绢?

    林寨主,你捉的到底是人还是鬼?

    ……

    柳东雨悄悄笑了。她想林闯不是编好才讲,他是即兴的,张口就编,说到哪儿编到哪儿。讲不下去就是暂时编不出来。她轻轻碰碰三豆,问他爱听不。三豆说爱听呀,没一个弟兄不爱听。有次寨主讲到半夜不讲了,弟兄们央求他讲完,听到天亮呢。三豆还说谁犯了规矩,寨主的惩罚就是不让听故事。柳东雨问管用吗?三豆说太管用啦,不听寨主讲故事,那不得闷死!柳东雨撇撇嘴,你们寨主全是胡说八道。三豆有些不大高兴,姐,寨主可是尽说你好话呢。柳东雨故意冷了脸,怎么,你觉得我在说他的坏话?三豆忙道,不是,姐,只是……他挠挠头,寨主就是胡说八道,弟兄们也爱听呢。柳东雨暗道,林闯挺厉害的。

    第二日上午,一队日兵终于进入视野。那时,是林闯与柳东雨一起趴着。林闯正骂,鬼子要不来,我操他八辈祖宗。柳东雨撞撞他。林闯兀自乐了,真灵验,原来这帮小鬼子是欠骂。他吩咐三豆,三豆学布谷鸟叫一声,一干人等迅速按照先前的布置隐蔽好。柳东雨这才明白,三豆不同的鸟语其实是代林闯下达不同的命令。

    那队日兵共二十人,真正的鬼子也就六个,其他都是二鬼子。林闯和柳东雨说,柳东雨认为他又在胡扯。距离尚远,怎么就断定鬼子只有六个?几分钟后,柳东雨也确定了。林闯没个正经话,关键时候,眼力劲儿毒着呢。

    二鬼子走在前面,鬼子压阵。

    进入射程,林闯悄悄问柳东雨,妹子,这第一枪是你开还是我开?柳东雨说你是头儿,你开。虽然林闯说她的枪法超过他,柳东雨清楚比他还是差了那么点儿。林闯说那哥哥就不客气了。

    一个鬼子被林闯撂倒。

    也就二十分钟。林闯说别打了,省下子弹吧。没死的就两个二鬼子了,活捉狗日的。柳东雨暗暗惊异,那队人都在地上趴着,他怎么看出来的?林闯觉察到柳东雨的心思,说,错不了,妹子,不信咱打个赌。话音未落,一个鬼子爬起来逃跑。林闯骂,娘的,耍老子啊。柳东雨忙说,这个交给我。没等林闯回应,柳东雨已经跳出去。

    那个鬼子带点儿罗圈腿。片刻工夫柳东雨便追上他。柳东雨没开枪也没用刀。她想玩死这个小鬼子才来劲儿。柳东雨紧盯着鬼子,他手里抓着枪,只要他还击,她立马结果他。鬼子吓昏头或被柳东雨追昏头,只顾疯跑。柳东雨听见他粗重的喘息。

    鬼子终于跑不动了,踉跄一下,没摔倒,被枪撑住。这个时候,他似乎才反应过来手里有枪。没等他举起,柳东雨的刀已经甩出去。林闯说得没错,子弹能省就省。

    鬼子停止抽搐,脖子仍然有血在涌。柳东雨蹲下去,在鬼子额头画了朵梅花。那个人突然闪出来。他未必看得到,但肯定会听到。梅花处处开,柳东雨忽然想,该写幅字寄给他。

    柳东雨拎着鬼子的长枪返回,林闯正给两个二鬼子训话呢。两个二鬼子都受了伤,一个伤了胳膊一个伤了腿,都包扎过了。

    你俩都是爹娘养的,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都说怀胎十月,就算你俩月份不足,在娘肚里也有七八个月吧。不知你俩的爹娘是干什么的,肯定是中国人没错吧?肯定指望你俩有出息也没错吧?瞧瞧你俩干的好事。不能封个官当个财主也就罢了,怎么也不能舔鬼子的屁股啊。你们说说,鬼子的屁股香还是咋的?林闯非让两个二鬼子回答这个问题。直到两人说鬼子的屁股不香,他才接着训。不香为什么要舔?都是爹娘养的,都是中国人,你们的骨头咋那么贱?我要是你们的爹娘,早把你俩的腿筋抽了,免得你们跟着鬼子祸害人。本该砍下你俩的脑袋,不过本司令高兴,今天给你俩留条命,要是还舔鬼子屁股,被咱逮住,你俩知道吧?借两个脑袋也不够用。

    两个二鬼子一连串地点头。

    一个弟兄喊,寨主,崩了狗日的算了,这些家伙没骨头,转身就给鬼子报信了。

    林闯问,还报信吗?

    两个二鬼子大力摇头。

    林闯说,信该报还是要报的。

    两个二鬼子忙不迭发誓。

    林闯骂,少他妈废话,让你报你就报。今天揍你们的不是别人,是北方抗日军,爷是头儿,叫林闯,有种的找爷算账。

    得了赦令,两个二鬼子逃得比兔子还快。

    返回途中,林闯问柳东雨怎么去那么久,柳东雨说有阵子没跑了,练练腿。听柳东雨说几乎把鬼子累死,林闯乐了,妹子呀,你整天绷着个脸,没想和我一样爱玩呢。柳东雨没好气,谁绷脸了?林闯指指,这不,又绷了吧?不过,你今儿就是绷,弟兄们也敬你。你立了头功呢。柳东雨说,少来!弟兄们都辛苦呢。林闯一本正经的,头功肯定是你的,要不是你坚持,我早带弟兄们回了。真回去,不得后悔死?看来有女人跟着没坏处啊。柳东雨让他老实讲,出来的时候是不是觉得她是累赘。林闯叫,我真是替妹子想,你是军师,军师多重要啊。柳东雨让他说实话。林闯嘿嘿笑,妹子,咋还带秋后算账的?和你,我就没一句虚的,我这人呢,就这点儿好,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当然,要说这是缺点也可……柳东雨说行了行了,又扯一堆废话。林闯摸摸自己的脸,瞧瞧,又烦了吧?就刚刚这一会儿没绷脸。柳东雨突然笑了。林闯问她怎么了。柳东雨说想做个实验。林闯不解,什么实验?柳东雨说,下次惩罚二鬼子,就让你和他说,我敢肯定,没几个二鬼子有撑劲儿,都得让你说死。林闯说,又变着法子损我不是?柳东雨没理他,要不他又是一通胡扯。

    两天后的傍晚,林闯夹个包裹进来。柳东雨逗他,干什么?给我送礼?林闯嘿嘿笑着,也不知东雨妹子喜欢不喜欢,我自个儿做的。打开包裹,是个精巧的梳妆盒。林闯果然好手艺。柳东雨知道林闯有一间屋子,做木匠活儿专用。可这阵子忙忙碌碌的,没见他进那间屋,不知什么时候做好的。

    柳东雨问,不要钱吧?不要我就收下。林闯说,你立了头功,理应赏你,寨里没别的,我就做了这个。柳东雨惊问,这两天做的?林闯又开始卖弄,这有什么啊,最快的时候,咱一天就能做一个。柳东雨刺儿他,别说你咳嗽你就喘上来。林闯说,别的不敢吹,要说木匠活儿——柳东雨截住他,这世上就没你不敢吹的。林闯叹息,妹子呀,也就是你奚落你哥,这一寨的人,谁见哥不给个笑脸。柳东雨说,那不是真笑,是怕你,装出来的。林闯很认真地纠正,你错了,妹子,他们不怕我,倒是我怕他们呢。有时候我的唾沫都没了,他们还让我说。为不扫他们的兴,我就卯着劲儿胡编。柳东雨想起三豆的话,突然就笑起来。

    林闯说趁柳东雨高兴,商量一下怎么打下一仗。柳东雨说这才两天,得休整一段吧。林闯说弟兄都嚷嚷不过瘾,趁着热乎劲儿,怎么也得干一把。柳东雨说这次咱们打胜,是因为事先得了信儿,没有消息就贸然下山,万一被鬼子吃掉呢?林闯说我不是没想过……然后告诉柳东雨,原先就那么几条枪,谁下山谁用。这次缴了二十余条枪,可以分了,又不够分。他虽是寨主,但向来公平,现在这事摆不平了,所以趸摸再干一仗,就算要不了鬼子的命,缴几条枪也好。弟兄们没女人争,争条枪也不过分。意识到说偏,林闯做个掌嘴的动作。柳东雨斜着他,别装样子,狠劲儿扇啊。林闯嬉皮笑脸的,咱脸皮厚,扇了等于没扇,还是省点儿力气吧。

    柳东雨劝他不要蛮干,日子长着呢,不要说一人一条枪,一人几条枪都有可能。林闯来了劲儿,行呀,妹子,你这心思老哥都吃惊呢,那就听妹子的,打有准备的仗。然后又自语,咱堂堂司令,什么主都做不了。柳东雨没理他,不然他又该磨那锅豆腐,实在惹不起。

    林闯说既然休整,他趁这个功夫下趟山。柳东雨颇意外,下山干什么?你现在身份不同,是北方抗日军司令,不能随随便便下山。林闯笑笑,什么司令,不就个寨主么,再说咱命大。柳东雨追问,下山干什么?林闯的眼神稍有些躲闪,我看看木头的行情。柳东雨突然明白过来。林闯迟疑,濛江近些,又立马警告,妹子,你可别乱猜啊,我只是去看看木头。大白桃……柳东雨差点儿说出来,又硬咽回去。她说好啊,濛江的鬼子正等你送上门呢。林闯说,每次去我都化装呢。柳东雨的目光聚到林闯厚厚的唇上,每次?还真用心呢,你这腿就是跑濛江跑细的吧。林闯嘿嘿笑着,别笑话你哥,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我确实是看看木头的行情。柳东雨不能再拦,叮嘱他带上三豆和冯大个儿。林闯说,我不喜欢带人,又不是打仗。柳东雨怪自己乱操心,人家和相好的约会,当然愿意一个人。那是他的秘密。

    谁没有秘密呢?柳东雨想起青涩的自己。

    柳东雨再没有理由去安图,更没有理由见松岛。日本人已经占领松树镇,哥哥的脸阴得能挤出水来。但柳东雨并没有老老实实在家呆着,几乎每天都往森林跑。她心里狂躁,静不下来,又担心被柳东风识破,只能躲。柳条屯附近的山林已经难觅猎物的踪迹,她常常追着风狂奔,借以平复心底的躁乱。竟然喜欢上一个日本佬,她以为只是一时冲动,当他离去,她就会忘掉他。可是,他离去,她并没有忘掉他,这个日本佬在她心里扎得很深,也很牢。她鄙视自己,惩罚自己,骂自己无耻。可是,统统没有用。当咒骂作践惩罚停歇,那个人就冒出来。随他冒出的还有另外的声音。为什么不可以喜欢他?他又不坏。他和那些日本兵日本警察不一样,他只是个生意人。若不是他阻拦,哥哥早就被土肥田带走了。他是日本人,但不是他的错。他说过的,她记着呢。

    两个声音在脑里纠缠拉锯,柳东雨快疯掉了。她只能疯跑,在疯跑中忘记。

    傍晚回家,柳东雨的狂躁就平复下去。不再是饥饿的狮子,而是柔顺的小猫。她帮嫂子干活,和嫂子拉家常。她知道这样的嫂子有多么好,所以常常暗暗感激。感激老天爷让她有这么好的嫂子。她依然会和哥哥撅嘴,谁让他是哥哥呢?但极少和哥哥顶撞。她似乎变了。她确实变了。

    那样的情形不会持续太久,躺下去,她的心就不再安静。狂躁攻击着她,睡意被击得七零八落。饥饿的狮子吞掉柔顺的小猫。次日清晨,她再次跑进山林。

    这一切都是松岛造成的。该死的日本佬!可恶的日本佬!

    松岛竟然又来了,还带着东西。这个不要脸的家伙。柳东雨在山林里,没见到他。柳东雨几乎要崩溃了。可恶的日本佬,偏偏她不在家的时候来。还以为他聪明呢,其实就一傻子。傻子!而她,竟然喜欢上一个傻子。那就比傻子更傻。多么令人绝望啊!

    这样也好,眼不见心不烦。他看不见她,她也不用看他。如果这样永远不见就好了,就算她疯也认了。可该死的日本佬再次登门,被她撞上。柳东雨相信天意。天意让她和哥哥救了他,天意让她在绝望的时候见到他。平时她天黑才回来,那天心口突然疼起来,蹲下窝了半天都不行,提前回来。再晚那么一小会儿,她和他就错过了。听到他的声音,她的腿突然软下去,抓着门使劲靠住才没摔倒。她很快调整过来,没有惊喜,没有愤怒,松岛不过是个平平常常的客人。松岛打招呼,她也不怎么搭理。她得绷紧了,必须绷紧。她面对着哥哥嫂子松岛,他们都盯着她呢。

    松岛要走了,好像她刚才没意识到,突然间明白过来的样子。她有些慌。可是,他还没怎么和她说话呢,日本佬好容易送上门,她还没来得及戏弄他,他就要走了?那可不行!

    柳东雨追出去,心里着火,脸上冰冷。

    你真不要脸!

    松岛笑中带着些窘,还以为你来送我呢。

    柳东雨冷冷的,想得倒美,日本佬!

    松岛说,忘了我怎么送你了?出城二十多里呢。

    柳东雨说,我让你送了?你还不是自找的?

    松岛说,东雨,你怎么这么冲的火药味啊?

    柳东雨有些夸张地,火药味?我还想崩了你呢。

    松岛说,行啊,死在你手下,我也知足了。

    柳东雨突然就慌了。她原本就慌着,但没露出来。刚才似乎露出来了。滚!

    松岛没动,没滚,很平静地看着她。

    为什么不走?还想赖在这儿?

    松岛压低声音,送送我吧。

    柳东雨霜着脸,想得倒美!

    松岛果然就耍赖了,你不送,我就不走。

    柳东雨骂,你活得不耐烦了?

    松岛伤感道,你这么讨厌我,我活得还有什么意思?死了算了!竟然挺挺胸,仿佛等待柳东雨崩了他。

    柳东雨急了,我哥还盯着呢。她猛地挥挥胳膊,走啊!恼怒弱下去,掺杂进乞求的成分。

    松岛诡秘地笑笑,咱还会见面的,下次不能这么凶哦。

    柳东雨气得跺脚,松岛总算离去。

    那几天,柳东雨反复咀嚼着对松岛的羞辱,嚼着嚼着就笑出来。活该!谁让他是日本佬呢?谁让他不在安图缩着一趟趟往柳条屯跑呢。他就是找骂。他就是该羞。没削他的脑袋算轻饶他。这个欠揍的家伙还要来呢。他诡秘的笑闪出来,咱们还会见面的。她暗骂,真不要脸,还咱们呢,谁和你是咱们?柳东雨又乐了,还没见过这么厚的脸皮,都说了不欢迎他,还一趟趟跑。图什么呢?这个问题冒出来,柳东雨突然被吓着。她傻愣着,思维彻底瘫痪。心里有声音在响,起初是一面鼓,接着锣鼓喧天万马奔腾。她试图让这些声音停下,根本做不到。她不由摸脸,脸有异样了,她能感觉到。不会的,她对自己说,不能的,她又对自己说。她并不清楚自己说这话的意思。那个意思可能冒出来过,但稍纵即逝。她试图弄清楚那个意思,但失败了。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他还会来。她还要骂他呢。所以,不能错过与他见面。她不能整日守在家里,那会露馅。但是跑到森林里就可能与他错过。她相信老天爷。第一次老天爷没让她见,就是让她第二次见。那么,第三次呢?她不知道老天爷的心思。她求着老天爷,老天爷或许没打算让她见,但她这么央求,老天爷没准儿就动了恻隐之心呢。她得骂他啊,得羞他啊,谁让他是日本佬呢?不欺负他欺负谁?

    老天爷果然动了恻隐之心。那天,柳东雨到山林不久,发现忘带刀了。柳东风练刀,柳东雨让哥哥给她也打了两把。猎物难觅踪影,刀还是要带。万一撞见猎物呢?人在森林,没武器防身可不行。柳东雨心乱,但起码的常识不敢忘的。她返回去。又撞上了。不。是老天爷暗示她呢。

    柳东雨没那么笨,没有故伎重演。没等松岛告辞就先出来。她在屯外的路上截住松岛。

    松岛呀一声,抚着胸口,吓我一跳,以为又遇上土匪呢。送我来了?

    柳东雨冷着脸,以为我稀罕你?

    松岛说,你不稀罕我,恨不得扒掉我的皮嚼碎我的骨头。我有自知之明吧。

    柳东雨说,知道就好。

    松岛转了语气,可,那怎么可能呢?

    柳东雨说,怎么?以为我不敢?

    松岛说,不是不敢。没有你不敢的。不过你不会对不对?你心那么好,怎么会呢?扒我的皮嚼我的骨头?哪得什么仇恨啊?东雨,不能我搭什么梯子你都往上爬啊。你该告诉我,不会的,扒谁的皮也不会扒你松岛的皮。

    柳东雨有些意外。松岛比往常油滑。

    松岛说,怎样?没等扒我的皮你就难过了吧?

    柳东雨有些气恼,别自作多情了,你去松树镇看看,你们日本人都干了什么好事?

    松岛耷拉下脑袋,你怎么和东风兄一个腔调?那不是我的错。

    柳东雨问,那是谁的错?

    松岛说,反正不是我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