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婚婚欲罪最新章节!

    郁姝寒打了个冷战,猛然将这个轻浮的男人给推开,转身就走。“不是就算了。”

    这个男人太过于危险,而且,还是在这样黑灯瞎火的地方,她还是先离开再说吧。

    手腕被大力的抓住,他的动作幅度并不大,看起来似乎还有几分的绅士,仿佛就只是因为他这么轻轻的一拽,郁姝寒就被拽到了他的怀里去,浓重的雄性的气息扑面而来,带着些许炽热的温度,让她觉得危险度暴增。

    下意识的伸手去推她,却被他给拉住,十指相扣,他往前一步,她后退一步,身后的墙冰冷刺骨,粗糙的水泥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硌的她的后背疼。

    可是,他的体温,又是那么的烫人,带着浓浓的禁欲已久的男人的压抑。

    “你要干什么,姓慕的。”郁姝寒的明眸里闪过一丝惊慌。

    慕兮泽却笑着,修长的手指,从她的脸颊上滑落,经过她秀美纤细的脖颈,这个女人,本就是他的妻子,新婚之夜让他吃了不少苦头,今天,也该还给她了,感觉到她因为自己的触碰而轻轻的颤抖着,他越发的觉得快慰。

    “叫我谨之。”慕兮泽的声音很温热,带着一丝沙哑。

    “滚,放开我。”郁姝寒大声的呼救。

    “春宵苦短,这夜太长了,碰巧我们两个就在这里遇见了,上天成全,我们何不趁着这个机会,做点什么?”

    “你无耻,我根本就不认识你。”郁姝寒下意识的抗拒,可手腕被钳制的无法动弹。

    慕兮泽的眼神似戏谑,似怜悯,低下头轻轻的吻上了她的唇,郁姝寒躲闪不及,只觉得自己是被捕兽夹里受伤的动物,眼看着猎人磨刀霍霍,可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

    “卑鄙,你变态,你再这样,我就叫人了。”

    “嗯,是甜的。”慕兮泽颇为享受的点了点头。“哦,想叫?那就叫吧。”

    反正他是和自己的合法妻子亲热,虽然地点是奔放了些,可警察也奈何不了他吧。

    “你,救命啊,来人啊,救命啊。”

    郁姝寒直接扯开了嗓子喊,然而这里人实在是少,荒凉的很,她几乎喊破了嗓子,回答她的,也只有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

    慕兮泽慵懒的靠在她的身上,手里玩弄着她的长发,一边看似无意的调开了她衬衫的衣领,露出她雪白的肌肤,还有美丽的锁骨。

    郁姝寒抖动的更加厉害了,风吹过自己肌肤上带来的不寒而栗的感觉,让她真想和这个男人同归于尽。

    “谨,谨之,我们商量一下,你要怎么才能放过我?”

    骨气,和清白,两者之下,她做了一个聪明的选择,不能继续惹怒这个男人,她只能放缓自己的语气,向他低头。

    慕兮泽的动作顿了一下,破天荒的,这是郁姝寒第一次在他的面前低头,此刻垂着眸子,脸色被吓得有些苍白,柔细的脖颈,雪白的一截,身子微微的缩着,像一只受惊的兔子,连带着声音也糯糯的。

    “我,我跟你道歉,以后,再也不跟你作对了。”

    慕兮泽的心情大好,松开了郁姝寒,她如蒙大赦,脚底下跟抹了油似的,飞也似的跑了。

    “跑的真快,先让你缓一缓,回家,再战。”看着她快速的消失在黑暗中的身影,他倒是扬起了笑容,理了理自己有些凌乱的衣服。

    原本,他今天也只是想要捉弄她一下,可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就失控了,差点没把持住。

    不过,他也的确不想在这么简陋的地方,完成他和这个女人的第一次。

    反正,长夜漫漫,回家了,有的是时间。

    逃过一劫,郁姝寒简直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小路不能走,坚决不能走,她都不知道从那个人的手中跑出来之后,自己又是怎么回来的。

    踏进这个偌大的别墅,她叹了一口气,家,原本是个可以疗伤的地方,可是,这里却并非如此,反而更让她觉得不安而压抑。

    “少夫人回来了。”保姆李嫂笑眯眯的走了过来,帮她接过了包。

    “谢谢。”郁姝寒疲惫的换了鞋子,塔拉着往楼上走去。“我先去洗个澡,一会再吃饭。”

    “好的,少夫人。”李嫂答应着。

    郁姝寒回到房间里,便赶紧换了衣服去泡澡,身上的味道简直醉人,小鼠,兔子,还有那个臭男人的气息,都让她觉得讨厌。

    她闻了一下衣服,嫌弃的丢在一边,都臭成这个样子了,那男人还亲的下去,未免也太饥渴了吧。

    郁姝寒躺在浴缸里,想到今天发生的所有的事情,莫名的觉得恼怒。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