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贝克街生存记[综]最新章节!

    请在72小时后再尝试阅读,防盗设置, 敬请原谅, 请支持正版。  “夏洛克, 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 死亡时间在昨天晚上七点到八点之间。呃,因为只有一只脚, 所以死因还不能确定。我们已经开始将死者和失踪人口做DNA比对了。”雷斯垂德将一份文件递给夏洛克之后就坐在沙发上, 等着夏洛克将自己的发现告诉自己。

    但是可惜,夏洛克什么都不想说,拿过那份报告看了几眼就丢在沙发上, 看起来很不屑的样子。

    “你们苏格兰场的智商也只能做这些了, 那个汽车排查怎么样?”

    雷斯垂德探长果然是被嘲讽习惯了, 连表情都不变, “夏洛克, 你要知道你不告诉我你发现了什么的话,我是不会把我们的发现告诉你的。”

    奥莉薇亚看着两人,叹了口气, 起身往厨房走去。

    “一杯咖啡,两颗糖, 谢谢。”夏洛克马上开口说道。

    奥莉薇亚没有理会夏洛克,这个时间她饿了啊。今天逛了那么久,后面还遇到了那么多的事情, 根本就没有时间让自己吃饭。看着客厅了几个男士的样子, 是不用指望他们了, 还是自己自力更生吧。

    奥莉薇亚不想弄太麻烦的东西,直接按每人煎了一块牛排,再煮些意大利面,顺便煮了一壶咖啡,所以没过多久就弄好了。

    “探长,我煮了你的份,你也一起吃吧。”奥莉薇亚看着还在和夏洛克对峙的雷斯垂德,好心地开口问道。

    “哦,太好了。谢谢你,奥莉薇亚。对了,你们今天从警局出来之后又去了哪里?”雷斯垂德在221B的待遇第一次那么好,有些受宠若惊。果然女士会比较细心,夏洛克是和奥莉薇亚一起出去的,那位奥莉薇亚也可以。

    这么想着,探长就把目光转向了奥莉薇亚,希望能从她哪里知道夏洛克下午出去又发现了什么。每次夏洛克自己查案总让他们陷入被动,虽然破案率很高,但是也会被其他组耻笑的。

    “哈,你居然还想套她的话?”夏洛克嗤笑道。

    奥莉薇亚瞪了夏洛克一眼,然后微笑着对探长说道,“哦,我们去哈罗德商场逛了一下,夏洛克还慷慨地送了我一份小礼物,我很喜欢呢。”

    “呵呵。”夏洛克在旁边不屑。

    只有华生看完了麦考夫和雷斯垂德来之后的事情,所以当然知道他们俩去商场就是查案。但是他就是不说,一切深藏功与名,安静地吃饭。话说,奥莉薇亚的厨艺真的不错,要是以后经常煮就好了。

    奥莉薇亚起身去厨房将煮好的咖啡拿了过来,放在桌子上。

    “一杯咖啡,谢谢。”夏洛克看着自己手边的咖啡杯,对着奥莉薇亚说道。

    “你把你用来说话的时间用来倒咖啡的话,你已经在喝咖啡了。自己动手,先生。我和约翰没让你洗碗,你就该感谢我们。”奥莉薇亚淡定地喝了一口,拒绝了夏洛克的要求。

    夏洛克抿了抿唇,最后只好自己动手。

    四人快要吃完的时候,雷斯垂德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表情严肃地接通了电话,“是吗?好的,我这就回去。”

    “找到那辆车和车主了。”雷斯垂德看了夏洛克一眼,然后如实地说了他们的进展。

    夏洛克听到这个马上站了起来,奥莉薇亚、约翰?你们还坐着干嘛?我们要快点过去。”

    奥莉薇亚和约翰对视了一眼,然后约翰转过头,轻咳一声,“咳,夏洛克。让奥莉薇亚陪你去就好了,我晚上还有个约会。我和莎拉约好了去看电影。”

    “这可是碎尸案!你不写你的博客了吗?”

    “我问奥莉薇亚就可以写了,而且我已经爽约了好几回了。奥莉薇亚,你们快去吧。”约翰最后看向奥莉薇亚,眼神说着,你快点把他拉走,下回你有事我来救你!

    奥莉薇亚秒懂,“夏洛克,我们走吧。可能等一下我们还要去别的地方,时间要不够了。”

    奥莉薇亚开口暗示夏洛克,她不要想都知道以夏洛克的行事风格,等下他们还要去凯琳的家里探查一下。而且还是拜托了苏格兰场的人之后,两个人单独行动。

    “走吧。”夏洛克拿起风衣穿好之后就出门去了。

    等奥莉薇亚出门的时候,门口已经停着一辆的士。

    “其实你有专车还是不错的,至少我们不用把时间花在等车上面。”奥莉薇亚羡慕地对着夏洛克说道。想想今天自己出门的时候想打的,可是等了好久,在伦敦打的好困难。

    三人来到苏格兰场的时候看到了这位嫌疑人,一身笔挺的西装、手腕上的名表,眼神里有闪躲,对于警察的询问沉默不语。夏洛克看了看他的资料,然后盯着他观察了一下。

    随后,夏洛克拉着奥莉薇亚就进了审讯室,“艾伦·约翰逊,32岁,已婚,还有一个3岁的孩子。从事金融期货的相关工作,两年前日子的失误让你赔得几乎倾家荡产,之后就开始酗酒,所以前些日子妻子向你提出了离婚。不得不说你妻子的选择是正确的。”

    夏洛克的话音刚落,艾伦就像是被人解开了伤疤一样,愤怒地瞪着夏洛克,几次挣扎着想过来揍他。

    奥莉薇亚在旁边看着手有些抖的艾伦,脑子里闪过了今天在巷子里看到的那截小腿的切口,切口平滑,腿骨完整,像是一个专业的人解剖出来的。而眼前的这个艾伦,似乎不应该是他。

    “闭嘴!她是爱我的,她不会离开我的,不会的!对,那个人不是我杀的,我醒来的时候那个腿就已经在我家里了。我不记得我从哪里拿回来的,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艾伦开始大声地辩解。

    夏洛克不耐烦地打断了他,“说说你22号,也就是昨天的行踪。”

    “我昨晚在酒吧喝酒,从下午六点,到凌晨两点都在酒吧。两点多的时候就开车回家了,等我到家就上*床睡觉了。早上7点多的时候醒来,出去拿了牛奶和报纸,坐在沙发上才发现那截人腿就在茶几上。当时我被吓得都站不稳了,再加上酒精的作用,我就想着不能让人看见,所以就拿报纸包着拿东西,拿垃圾袋一装,把它丢到附近的垃圾桶去,就没有人发现了。真的不是我杀的人!”艾伦有些懊悔地陈述了昨天发生的事情。

    “你开车回去的路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早上你发现那个人腿的时候,它什么包裹的东西都没有?”奥莉薇亚见夏洛克没有说话,于是问了自己想问的问题。

    夏洛克看了奥莉薇亚一眼,没有阻止她的问话。

    艾伦极力地回忆昨天晚上自己开车回去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实在是喝得太多,只能记得一些片段。

    “我记得我当时好像去看了泰晤士河?然后发现了一根权杖?我记不清楚了,我真的是喝太多了记不清楚了。早上我看到它的时候它就是那样什么也没有,所以我才用报纸包着的。”艾伦对于自己昨晚的行踪实在是毫无印象,话语间都带着不确定,让人很难相信。

    奥莉薇亚看着也问不出什么,看着夏洛克,两人对视一眼,然后夏洛克转身出去了。

    审讯室外雷斯垂德探长刚刚还在观看夏洛克和疑犯的对话,但是他觉得凶手一般都说自己不是凶手,他就没见过多少主动承认自己杀人的人。

    “他不是凶手。”夏洛克一眼就看得出来探长在想什么,对于苏格兰场的愚蠢他印象深刻,所以一开口就直接将自己的结论抛了出来。

    “哦,怪……。又是你,有谁会主动承认自己杀了人?那些凶手哪一个不是都在狡辩以求能逃脱罪责?你的那些小把戏又想告诉我们什么?还有,女孩,跟在这么一个人身后,你不害怕吗?”旁边突然冒出一个人嘲笑的声音。

    奥莉薇亚转过头来一看,这是之前见过的那位安德森警官,看着这一脸挑衅的样子,这是有仇?

    奥莉薇亚仔细观察了对方,忍不住嗤笑一声,“你和多诺万警官的关系真好,你们身上有同一款香水味、同一款须后水的味道、同一款除臭剂的味道。”

    “你在乱说什么?我可以告你诽谤的。”安德森嚷嚷道。

    奥莉薇亚无奈地摊了摊手,“我只是说你们关系好而已。好吧,你们关系不好,可以了吗?”

    在警局的其他人当然知道安德森和多诺万的关系,此时警局里的人都在窃笑,甚至有的根本就不加以掩饰。

    “反正那个疑犯就是抛尸的人,不能因为你们一两句话就说明他没问题。”

    奥莉薇亚现在根本就懒得理他,对着夏洛克说道,“我们走吧,我抵抗力比较低,会被传染的。”

    “嗯,走吧。愚蠢真的会传染。”夏洛克一本正经地回答。

    苏格兰场的其他人:……

    总感觉夏洛克加上他新来的室友战斗力比以前更加强了。

    不过奥莉薇亚对于夏洛克在想什么是不知道的。所以在夏洛克让自己用脑的时候,就开启了推理模式。

    这间房子是凯琳租住的地方,并不是很大。屋子里的东西摆放整齐有序,地面清洁程度都说明主人是一个爱干净的人。但是房间的摆设以及衣柜的衣物、鞋柜上的鞋子、房间里的化妆品等都说明对方的经济条件一般。

    一个经济条件一般的人,为了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