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贝克街生存记[综]最新章节!

    请在72小时后再尝试阅读,防盗设置, 敬请原谅, 请支持正版。  “离上班的时间还有半个月呢, 我就是在家呆着无聊, 提前出来玩玩而已。但是我对伦敦不熟,明天再出去逛逛,平时我也是懒得出门。”奥莉薇亚想了想,还是如实说自己的宅属性吧, 要是以后看到自己一直待在房间不出来以为自己出事了,那就尴尬了。

    “奥莉薇亚,麻烦帮我从冰箱拿一瓶蓝色的试剂出来。Please。”在一旁的夏洛克突然对着旁边的奥莉薇亚说道。

    奥莉薇亚有些茫然, 转过头,眼神疑惑地看着夏洛克,从这里到冰箱,不是夏洛克比较近吗?

    “我很忙, 我在思考。”像是看出来了奥莉薇亚的疑问, 夏洛克出声解释道, 然后又转回去双手合十, 不知道在想什么。

    奥莉薇亚无奈地站起身来, 径直走到冰箱前面,打开冰箱一看,一个人头正好对着自己, 眼皮好像被什么东西粘住了, 眼睛睁开对着自己。

    奥莉薇亚吓得马上砰地一声关掉了冰箱门, “你们居然把人头放在冰箱?!”奥莉薇亚吓得回过头来对着夏洛克大声问道。

    “噢,夏洛克!你居然又把人头放进去了!”华生听到奥莉薇亚的话也知道女孩看到了什么,马上转身谴责自家室友,然后安慰受到惊吓的女孩。

    “奥莉薇亚,你没事吧?那个,夏洛克只是在做实验。我会监督他,下回不准放这些东西的。”放也不能让人小姑娘看见!

    “哼,就是一些人体组织……”

    “不是说分子是运动的吗?你们把吃的东西和这些东西放在一起,真的好吗?这不就是跟在厕所放吃的一样?”奥莉薇亚嘴角微抽,实在是不能理解这些高智商们的想法。

    已经吃了冰箱里的食物·被这个比喻恶心·约翰·华生:其实你可以不说出来。

    奥莉薇亚冷静下来之后重新打开冰箱,绕开那个人头,找了一下,并没有什么蓝色的试剂,“冰箱里没有什么蓝色的试剂啊?”

    “哦,那可能是我用完了,忘记了。”

    呵呵,我信你,就你的记忆力还能忘记了?这其实就是试探吧?不过奥莉薇亚没有在意,让她有些意外的是电视剧里也提到过夏洛克往冰箱里放人体组织,不过自己这是第一次看见这么血腥的东西,为什么除了刚开始被吓了一跳之后就觉得好像是司空见惯了一样呢?奥莉薇亚突然觉得有些不对,但是想了想,好像也说不出是什么。奥莉薇亚心比较大,想不出来的东西一般就不想,没心没肺。

    在奥莉薇亚吃着点心喝着茶的时候,楼下的门铃响了。奥莉薇亚转头看了看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夏洛克,还有在看报纸的华生,只好认命自己下去一趟。嗯,没准是找自己的。

    奥莉薇亚打开门,门外站的是一位快递小哥,长得还真是不错。

    “您好,请问羲和·顾小姐在吗?她的国际邮件。”

    奥莉薇亚有些惊讶,自己这才到伦敦第二天,怎么就有邮件到了呢?而且看这个包装应该是信件或者文件之类的,原主没亲戚没朋友,这个邮件很可疑啊?但是这个也装不了炸弹这些危险的东西,应该没什么事情吧。

    奥莉薇亚签收了邮件之后,一边打量着手里的信封,一边往楼上走去。

    “你的信?”华生医生看见奥莉薇亚手里拿着一个信封有些奇怪,才刚到伦敦就有信件了?

    奥莉薇亚点了点头,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可能是以前的同事寄的吧。”

    “撒谎。你根本就没有把你在伦敦的地址给你任何一个同事或者朋友,所以你收到信的时候很疑惑。”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夏洛克突然出声说道。

    “哦……”谎言被拆穿后的奥莉薇亚冷漠的回应。

    华生看到这个情景连忙猜测,“也许是你叔叔寄过来的,他的朋友不是帮忙过来看房子了吗?”

    “哦,华生,很明显那个来看房子的根本就不是她的叔叔的朋友,她也没有叔叔。”夏洛克在一旁一脸你真单蠢的表情。

    奥莉薇亚没有理他们两个人,而是拆开了信件,里面就是一张信纸,上面就是一些问候语,没有署名,但是信纸最右侧有一个印章的痕迹,而且印章只有一半。应该是整个印章盖到了两张纸的边缘,合起来就是一个完整的印章,这张纸是其中的一部分。

    奥莉薇亚看完了内容,若无其事地收起信纸,“哦,是我叔叔寄过来的,问了一下我在这边的情况。”

    “哈,你叔叔在你登上飞机之前就寄了一封信问候你在伦敦的情况?那他真是关心你。”夏洛克在旁边嘲讽道。

    奥莉薇亚对于夏洛克的嘲讽完全不在意,坚持那就是自己叔叔的说法,扬起笑脸,对着夏洛克感叹道,“是啊,叔叔真的很关心我呢!”一副我就是说谎了,你能拿我怎么办的样子。

    夏洛克抿着嘴唇,以前他揭穿别人的谎言,对方都会尴尬或者慌张,然后露出马脚,这个时候自己想知道什么自然能够利用该对方的心理防线崩溃。但是眼前的人并不在意,甚至连呼吸都和刚才一样平稳。

    奥莉薇亚不在乎夏洛克打量的眼神,反正她现在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能再活一次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但是让她以后畏首畏尾的,她真的做不出来。她本来就不是那种随便可以欺负的人,而且看样子自己应该没有触到对方的底线,所以怎么开心怎么来。

    奥莉薇亚在夏洛克探究的目光中吃了些点心喝了茶,然后站起来,“我回去整理东西去了,你们,慢慢、聊……”然后转身离开,回房间去了。奥莉薇亚加重了慢慢聊着三个字,其中的暗示不言而喻。

    华生无奈地开口“哦。奥莉薇亚,我和夏洛克只是室友,我不是GAY啊。”

    奥莉薇亚闻言眼中一亮,“原来只有你不是啊?”说完就径直离开,也不给华生解释的机会。

    回到房间的奥莉薇亚收敛起刚才的笑容,面无表情地查看手里的信件,眉头微皱。她当然没有叔叔,父母两边的亲戚都没有,所以在当时出了事情之后都没人出来做决定。直到那个人的出现,也就是现在奥莉薇亚口中的那个叔叔。

    那个人自称是母亲这边关系较远的亲戚,得知他们出了事情,所以过来看望。刚开始原主以为真的是妈妈这边的远亲,在后来才知道,其实只是合作伙伴而已。

    原主的父母是做古玩生意的,当时开了一家古玩店,所以她从小耳濡目染,对于古董鉴定才有一定的研究。父母出事的时候原主才16岁,还需要监护人,那个人站出来帮助她处理了父母的后事,还帮着原主变卖了古玩店,所有的钱都交给了原主。

    因为原主还是未成年人,需要一个监护人,不然的话就要去孤儿院,所以原主不得不向吴叔求助。当时年少的原主找到吴叔并以父母的印章为约,答应以后帮吴叔做一件事,而吴叔则答应做了她的监护人。

    其实但是吴叔处理完原主父母的后事之后并不打算管那么多的,毕竟非亲非故的,这么做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但是看到原主拿着父母的印章在两张纸上盖下印,将其中一张交给自己,说以后可以凭此来找她做一件事,当时的原主让吴叔心软了才会同意。

    而当时,那两张纸有一张留给了吴叔,一张原主自己留着,要是原主收到有这张纸的信的时候,一定要帮对方一个忙。只是没想到当年的诺言现在真的会以这个方式出现。

    吴叔虽然是监护人,但是两人就像是交易一样,接触并不多。但是吴叔会偶尔帮原主一些小忙。原主来伦敦也是吴叔帮忙安排,但那会没想到自己今天就接到了这封信,信纸上还有这半个印章。按照约定,不管吴叔的要求是什么,自己都不能拒绝。

    奥莉薇亚有些无奈,自己这里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自己穿的这个人身上的麻烦也太多了。算了,还是先看看对方想让自己干嘛吧。如果不过分的话,奥莉薇亚打算就按他说的做,还请原主所欠的人情,以后分道扬镳也好有个说法。

    但是原主和他们有自己的暗语方式,所以奥莉薇亚要想知道对方来信的目的,还要解开这封信的暗语。

    因为约翰逊说他在清醒之后看到茶几上的肢体没有包裹物,但是如果没有包裹物的话出现在别的地方肯定会留下痕迹,特别是在河边的话肯定会有泥沙之类的。所以这个原来应该是有包裹物的,只是被喝醉的约翰逊弄出来了,那他昨晚看到的什么权杖应该就是那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