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贝克街生存记[综]最新章节!

    请在72小时后再尝试阅读, 防盗设置, 敬请原谅,请支持正版。  奥莉薇亚接过夏洛克递过来的放大镜,仔细地查看了夏洛克说的地方,在车辆副驾驶座位靠近窗户的侧边上, 有一些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的物质粘在上面,呈长条状,但是并不完整, 只有三、四厘米长一、二厘米宽。这个痕迹是怎么造成的?

    陷入思考中的奥莉薇亚无意识地退后了一步, 将手中的放大镜交给了在自己身后的华生, 然后站在一旁一言不发。夏洛克见状挑了挑眉, 但是并没有说什么,而是静静地看着华生。

    华生其实也想知道夏洛克到底发现了什么,但是夏洛克这个家伙把放大镜交给了奥莉薇亚,所以他只好站在一旁看着,也许奥莉薇亚能给他们解释一下夏洛克的发现?

    但是没过几分钟, 他的想法就被打破了,奥莉薇亚查看了夏洛克说的痕迹之后就退了回来, 把放大镜交给自己什么也不说了。面对自己的两个室友, 无可奈何的华生只好接过奥莉薇亚手中的放大镜, 凑上前去,但是他看了好久, 也没有看出来这是什么, 以及这个有什么调查的价值。

    知道自己看不出什么的华生将放大镜交给了最后的雷斯垂德, 然后就站在旁边等着。夏洛克看了华生一眼,也没有阻止,而是把目光投向了还在思考着的奥莉薇亚,嘴角有些上扬。

    雷斯垂德看完之后直接对着夏洛克问道,“夏洛克,这能说明什么?不就是一个污渍痕迹而已吗?”

    华生看到雷斯垂德探长的发问,心里也对夏洛克的发现好奇得很,但是看夏洛克的样子问了估计会被嘲讽,不过还好有雷斯垂德在,这种事情还是他来问吧。

    夏洛克听到雷斯垂德的话轻蔑地笑道,“哈,你是来讲笑话的吗?这么重要的线索你居然视而不见,果然苏格兰场的水平也就只有这样。”

    雷斯垂德已经习惯了夏洛克的嘲讽,虽然有些尴尬,但是案件要紧,也就没有和夏洛克争辩,只能顺着夏洛克的话说道,“夏洛克,但是这个线索只有你看出来了,并不是显而易见的,你还是解释解释吧?”

    “NO,并不只有我看出来了,只是你没看出来而已。这上面的主要成分为多聚异氰酸酯与多元醚、醇,是聚氨酯类粘合剂。”夏洛克看了一眼奥莉薇亚,然后懒懒地开口解释道。

    雷斯垂德:???聚氨酯类粘合剂是什么?很特殊?

    华生:???聚氨酯类粘合剂?不知道是什么,应该是粘合剂的一种?但是这个和案子有什么关系??

    夏洛克简单地说完了之后看到旁边一脸茫然的两人,感觉有些索然无味,下巴一扬,“奥莉薇亚,你来说。”

    奥莉薇亚还在想着自己的疑问,听到夏洛克在叫自己,这才回过神来,看到华生和雷斯垂德探长期待地看着自己,嘴角有些抽搐,“夏洛克,你下回解释的时候用简单一些的语言就不用那么麻烦了。你可以直接告诉华生和探长,聚氨酯类粘合剂就是透明胶的胶面物质。”

    “这是基础的知识,小学就应该知道,而且我并没有将它的成分分析一遍,这样会更复杂。”夏洛克对于奥莉薇亚的话不以为然,这已经是最简单的了。

    “原来是透明胶,夏洛克,小学并不学这种知识,并不是每个人的智商都和你一样。但是就算是透明胶那又怎么样?透明胶是很常见的东西,出现在哪里都不奇怪吧?这个又和案子有什么关系?”雷斯垂德对于夏洛克的理论很无语,所以后面的话是对着奥莉薇亚问的。

    奥莉薇亚看到雷斯垂德探长等着自己解释的样子,虽然自己有些想法,但是在没有弄清楚之前并不想说出来,于是奥莉薇亚摊了摊手,“那你得问夏洛克,他才是咨询侦探。”

    夏洛克闻言撇了她一眼,继续查看车里的其他东西,奥莉薇亚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走上前去一起查看。

    车辆是受害者驾驶的,所以奥莉薇亚先去驾驶室的座位查看一下,座位上有几道抓痕,应该是受害者被凶手抓走的时候挣扎留下来的。但是除了这些东西,其他的地方没有看出有什么异常,难道是凶手把车里的痕迹都消除了?

    但是很快奥莉薇亚又否认了这个猜测,因为当时下雨,雨水可以销毁很多的线索,同时也能带来一些无法抹去的痕迹,不可能什么有没有。而且当时的天气,要销毁证据有些麻烦。

    “受害者开车来到这里之后,看到了凶手在这里等候,之后她打开了车门,然后被凶手制服,抗走了。”奥莉薇亚在查看过车内的情况之后突然开口将自己的推断说了出来。

    在一旁的人听到奥莉薇亚的话有些不太认同,“她在这么偏僻的地方看到凶手还会自己开门出去吗?这是不是有一些荒谬?”雷斯垂德探长听到奥莉薇亚的话之后也对她的说法产生了质疑。

    华生倒是没有对奥莉薇亚的话产生什么质疑,毕竟他身边还有一位咨询侦探之前已经让他了解到了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人能让你怀疑人生,但是他只是疑惑奥莉薇亚是从哪里看出来的。

    奥莉薇亚还特意看了夏洛克一眼,对方既没有赞同也没有反对,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像是在等她的下一步推论。说实话,在夏洛克面前推论真的是需要勇气,因为对方的智商能碾压你,而且还嘴毒,说得不对他会开启嘲讽技能,能把你的血槽清空,让你感觉自己的愚蠢,羞愧而死。但是奥莉薇亚经过系统那些老师的“教导”,已经习以为常。

    “汽车的脚垫是呢绒材质的,容易吸水。在靠近车门这一侧的地方可以看得出来颜色明显地不一样,这是因为它被雨水淋湿了。雨水是从车门这边进来的,而且还是完全打开车门才会弄湿到这个位置。但是车窗上却完全没有什么刮痕之类的,所以并不是被暴力打开的,只能是车里坐在驾驶室的人自己打开了车门。而驾驶座位上的皮坐垫痕迹很明显是最近被抓出来的,而里面的填充的海绵露出来的地方有一点湿。至于为什么说受害者来的时候凶手就在这,那是因为有一个脚印的痕迹和其他走路形成的脚印不一样。那应该是凶手一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形成的,它的深浅、清晰度、里面的水量都和其他的脚印不一样。这是在暴雨中站了一段时间所形成的脚印。”奥莉薇亚走到离车子不远的地方,指着地上的水坑跟旁边的人解释道。

    雷斯垂德听完奥莉薇亚的话,也走上前去,蹲下*身子去观察那个水坑,但是无论自己怎么看,也没能看出什么信息,最后只能作罢。

    “但是为什么受害者会在这种天气自己一个人开车来到这种地方,看到凶手还自己打开车门?这简直不和常理啊。”雷斯垂德对于受害者的行为还是一直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是她和凶手是认识的,他们约好了在这里见面,所以她自己开车来到这里,看到凶手的时候才会打开车门?”华生对于受害者的行为也很疑惑。

    夏洛克难以忍受地开口道,“哈,那她可能比苏格兰场的人还要蠢,真是难得。”

    “一个单身的女性正常情况下不可能和别人约在这种地方见面,而且加上当时的天气,约好的可能性很小,更可能是受到了什么胁迫之类的。”奥莉薇亚装作没有听到夏洛克的话,提出自己的想法。

    “但是我们看了那天的视频,她下电梯的时候还是正常的,身边也没有什么人劫持她,除了那个电话。但是我不明白,是什么样的电话能让人明知道是危险还要去以身犯险呢?电话里面到底说了些什么?”华生也觉得奥莉薇亚说的有道理,但是一想到之前他们查到的监控资料,受害者在没有人劫持的情况下,就算是被电话里的人威胁了,应该也不会自己跑去那么偏僻的地方。

    奥莉薇亚响了想之前看到的监控视频,想到里面受害者的一些举动,突然灵光一闪,她猛地转过头看着夏洛克,看到了对方带着笑意的眼睛,这家伙果然是知道的。

    “夏洛克,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死亡时间在昨天晚上七点到八点之间。呃,因为只有一只脚,所以死因还不能确定。我们已经开始将死者和失踪人口做DNA比对了。”雷斯垂德将一份文件递给夏洛克之后就坐在沙发上,等着夏洛克将自己的发现告诉自己。

    但是可惜,夏洛克什么都不想说,拿过那份报告看了几眼就丢在沙发上,看起来很不屑的样子。

    “你们苏格兰场的智商也只能做这些了,那个汽车排查怎么样?”

    雷斯垂德探长果然是被嘲讽习惯了,连表情都不变,“夏洛克,你要知道你不告诉我你发现了什么的话,我是不会把我们的发现告诉你的。”

    奥莉薇亚看着两人,叹了口气,起身往厨房走去。

    “一杯咖啡,两颗糖,谢谢。”夏洛克马上开口说道。

    奥莉薇亚没有理会夏洛克,这个时间她饿了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