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庆余年最新章节!

    听着陛下的声音越来越高,群臣惊惧,极少见陛下如此发怒,更少看见陛下对陈大人如此严厉训斥。陈萍萍却是面sè不变,开口自辩道:“回京之时,因为朝中有人意图劫走北齐密谍司理理,这位司理理与前些rì子范氏子遇刺一案有关,兹事体大,我得院报之后绕了一段路,押那探子回来,所以耽搁了些时辰。”

    “嗯,原来如此,那倒罢了。”皇帝轻轻嗯了一声,竟是将这事儿高高举起,却又轻轻落下。

    众大臣原本惊的不行,心想陛下似乎连陈大人都不怎么喜欢了,接着发现如此发落,才明白原来迟归一事,终究不成体统,陛下是借此事将这笔帐清掉。但众人紧接着想到陈萍萍所言司理理一事,大臣们还是头一次听说有人意图劫囚,不免心头震惊,暗忖莫非真的有朝中大员与北齐勾结,妄图惑乱朝政。

    “司理理一事暂且放下,先将宰相公子这件案子查个水落石出。”皇帝冷冷看着陈萍萍。

    陈萍萍在轮椅上欠了欠身子,又看了林若甫一眼,才微笑说道:“这两件案子,其实……倒是一件。”

    “怎么讲?”不止是皇帝,就连其余那几位大臣也来了兴趣,唯有林若甫似乎想到了什么,脸sè变得十分难看。

    “宰相大人心忧子逝,有些话我本不当说,不过做臣子的,在陛下面前不敢隐瞒,还请陛下恕过臣出言无状之罪。”

    皇帝皱眉道:“说来听听。”

    陈萍萍握着满是青筋的枯手成拳,堵在唇边咳了几声,似乎将胸里的闷痰全部咳了出来,才淡淡说道:“宰相二公子林珙被杀之时,与吴伯安在一起。”

    “这吴伯安是谁?”皇帝皱眉道:“讲清楚些。”

    吴伯安在京都官场中颇有几分名声,此时屋里的大臣大多知道,只是以往总以为这个谋士是在太子与二皇子之间摇摆,哪里想到竟是会与宰相家的公子呆在一起,此时再投往宰相大人的目光,不免多了几分担忧,毕竟大家是文官一体,如果被疯狗陈萍萍咬出什么,大家都没颜面。

    林若甫此时却是安坐圆凳之上,双眼红肿未消,却看不出有什么担心的。

    “臣rì前追查范氏子遇刺一事,司理理供认,与北齐方面联系的人,正是吴伯安,而私放西蛮箭手入京都的人,是巡城司参将方达人,在沧州城外意图劫囚的骑兵首领,是方达人远房堂弟梧州参军方休的手下……如今看来,这事件的筹划者便是吴伯安,方休与方达人都是执行者,负责接应北齐的刺客及杀人灭口,至于那些箭手的尸体被抢先火化一事,目前还没有查到什么头绪。”

    “你想说什么?”

    “臣无它意,只是好奇,为什么林二公子死前,会与前些rì子范氏子遇刺事件的主谋者呆在苍山脚下的庄园里。”

    此言一出,群臣哗然,礼部尚书郭攸之率先出来为宰相辩解:“且不说那司理理是不是受刑不过,胡乱攀咬,即便吴伯安与前宗案子有关。”他转向皇帝请罪道:“臣一时情急,陛下莫怪,着实是因为那吴伯安乃二十年前进士,在京中颇有才名,交游甚广,林二公子与他在一处实属寻常,岂能因此事而随意诬蔑死者?宰相大人丧子之痛未去,陈大人便如此胡言乱语,实在是……不堪!不堪!”

    林若甫此时站了起来,对陛下躬身行礼,沉痛说道:“犬子不肖,行事孟浪,遭致不测,但若说他有此不臣之心,老臣是断断不信的。”他又说道:“那吴伯安臣也见过,确实是个有才之人,还曾与他游历京都四周名胜,若与吴伯安有故,便与命案有关,那岂不是臣也脱不得这嫌隙?”

    “不错。”一名大臣也摇头说道:“臣也曾与那吴伯安见面,观其人面,似乎颇正,若此人真是狼心狗肺之徒,这又与林二公子何干?陈大人当谨言才是。”

    林若甫面现激动说道:“若臣与此事有关,天厌之,天厌之!”见宰相大人说了如此重的话,几位大臣随他一同跪了下来。见大臣们跪着,皇帝撑颌于椅斜瞥了陈萍萍一眼,眼里却尽是笑意。转瞬间,皇帝面sè如霜,请诸臣起身,正sè道:“陈萍萍已先请罪,还未说完,容他先说下去。”

    朝堂之上总是如此,陈萍萍一院独大,文官系统总是喜欢抱团。陈萍萍淡淡看了林若甫一眼,说道:“宰相大人息怒,本官只是觉得不解。监察院暗索京都一rì一夜,都没有找到吴伯安,贵公子却能与这位谋士在葡萄架下把酒言欢,自然想问个明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