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庆余年最新章节!

    王启年看了范闲一眼,似乎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些异样来,毕竟司理理此时一去,便会永入深宫,只怕二人再无相见的机会。

    不料范闲的脸上依然是一片平静,双眼如清潭一般无波无绪,微笑着走上前去,隔着那堆妇女对司理理拱手一礼,正准备说些什么,不料旁边却有一双极鄙夷的目光盯了过来。

    范闲略感不爽,侧头望去,发现是一位穿着打扮明显有些地位的老嬷嬷。

    还未等他说话,这位老嬷嬷已经十分冷淡鄙夷说道:“这位南齐官员,司姑娘如今已经踏上我朝疆土,不用再听你训斥了吧?”

    范闲眉头微皱,心想这是从何说起,又听着这老嬷嬷蔑视轻声自言自语道:“这南朝官员,居然敢直楞楞地盯着姑娘家看,真是毫没有一丝礼数。”

    这位老嬷嬷是皇宫里的老人,向来极有地位,司理理小时候在北齐上京皇宫居住时,便曾经被她服侍过,这次北齐皇帝心痛司理理在南庆受苦,又怕她一路受南庆官员太多委屈,才命这位嬷嬷到边境处来接人,想让司理理好生调养一下。

    范闲再皱眉,忽然抬步往司理理站着的马车处走去,他本身体内真气霸道,此时只是淡淡散出一丝,便让身周那些女子哎哟俏呼一片,往两边倒去,给他空出一条道路,道路那头,就是马车下有些不安的司理理。

    “好蛮横的家伙!”老嬷嬷大怒,骂道:“你这南蛮子想做什么?来人啊,把这人赶出去。”

    听着这话,北齐那边的锦衣卫与官员赶紧过来,有几个不长眼的家伙,竟是准备拔出腰间弯刀。北齐接待使团的官员,可是知道范闲背景的人物,堂堂宰相女婿,尚书长子,南庆皇帝的同郡主驸马,将北齐大家庄墨韩激的吐血的诗仙……这可不是一般的官员!

    去年一战,北齐连败,此次缔交协议,本就是心虚的一方,哪里敢对这种重要人物无礼,那名官员连忙斥退了锦衣卫。

    老嬷嬷气的更加厉害,指着那名官员骂道:“我朝疆土之上,岂能容这些南蛮放肆!”这老鱼眼珠子仗着自己在皇宫里呆过,只知道后海的深浅,哪里知道这天下的深浅,把老虫牙一咬,老腮帮子一鼓,老枯树掌一挥,竟是一个耳光向范闲的脸上扇了过来!

    啪的一声!范闲微笑握住这老嬷嬷的手腕,偏头看了她两眼。

    老嬷嬷被这两眼看的有些发毛,却兀自强嘴说道:“放手!看老身不扇你一个实在的!”

    啪的再一声!这次却是这位老嬷嬷被凄凉无比地扇了记耳光,脚下一软,竟是跌倒在官道黄土之中,老太婆捂着生痛的脸,吃惊地看着范闲,大概是很多年没有被人打过了,所以被打之后,太过震惊,一时竟是忘了呼痛。

    范闲收回手掌,有些厌恶掌心触到老树皮,在衣衫随意擦了擦,静静说道:“既然你说我是南蛮,那我就蛮给你看。”

    这一耳光扇的所有人都晕了,谁也想不到一代诗仙范闲提司,竟然会对这样一个老太婆动手,那位官员赶紧抹着汗再来解释,说道:“这位是宫中老人,就连一般官员都要给几分面子的。”

    范闲看着那个捂着嘴,坐在地上哭嚎惊天的老太婆,微微摇头,轻笑回答道:“我不是你们北齐的官员,自然不用给她面子,不要说是什么宫中老人,在我心中,就是一个宫中老不要脸的。”

    这话实在是太过狂妄,竟是连北齐皇宫的面子也没有摆在心上。那位官员咬牙低头,知道时势比人强,就算范闲动手打了人,自己也根本不能多说什么。

    范闲直接从空出来的那条道路上,走到了马车身边,此时再也无人敢于拦他。他微笑望着司理理,轻声说道:“此去宫中多珍重。”

    司理理浅浅一福,先前微有慌乱的眼神,此时已经被极好的掩饰起来,轻抿双唇,淡淡回道:“一路大人多有照顾,大人之德,小女子无以为报,实在是有些手足无措。”

    范闲微笑说道:“手足……自然是不错的,你放心吧。”简简单单几句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