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庆余年最新章节!

    一直保持着非人般冷漠平静的言冰云,确实是位极其优秀的谍报人员,但在这一瞬间所爆发出来的怒火,又证明了他身为庆国驻北齐密谍总头目的威势和掌控能力。面对着这位囚犯眼中所shè出来的怒焰,就连范闲都下意识地想躲避一下。

    言冰云的嘴唇抖了两下,用极低的声音,极快的语速,像爆炸的爆竹一样,凑到范闲的耳边说道:“肖恩还在掌控中?”

    范闲摇了摇头,小声说道:“雾渡河之后,就交给了北齐的锦衣卫,估计已经入京了。”

    “有没有办法杀死他?”

    “没有。”

    “他嘴里的秘密问出来没有?”

    范闲一凛,与言冰云的距离拉开一些,双眼宁静望着对方,问道:“你知道他嘴里的秘密?”

    言冰云看着面前这个年轻的提司大人,唇角泛起一丝异样,说道:“我在北齐呆了四年,自然知道北齐皇室一直对肖恩念念不忘,虽然不知道那个秘密的具体内容,但是……既然能让北齐皇室如此看重,想来肯定不简单。”

    顿了顿,言冰云忽然说道:“你知道肖恩是什么人吗?”

    范闲点点头,笑着说道:“我相信我比所有人都要清楚一些。”

    言冰云用快速的语速咒骂道:“既然你知道,怎么可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范闲宁静地看着对方,缓缓说道:“陛下与院长大人的意思很清楚,肖恩已经老了,你还年轻,所以这项交易,实际上是我们占了便宜。”

    言冰云再次陷入沉默之中,他没有料到因为自己的关系,南庆朝廷竟然舍得用肖恩来交换,但这个事实却让这位北谍大统领感到了一丝挫败,自己被北齐锦衣卫生擒,本来就是椿屈辱,如今又要朝廷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毫无疑问更是一椿屈辱。

    他很失望,笼在白sè袍子里的身体,似乎都缩了起来。

    范闲平静望着他,说道:“你是聪明人,既然事情已经成了定数,所以你一定要平安回到南方,这样我们才不至于亏的太多。”

    言冰云冷漠无语,知道这位平空冒出来的监察院提司,说了最正确的一句废话。

    “三天后,我在使团等你。”

    范闲微笑着,与王启年并肩走了出去,在门外守侯的卫华及那位副招抚使的陪伴下,上了马车,直接回到了使团。

    回到使团之后,庆国诸人聚在一起将这些天的事情归拢了一下,便散了,只留下范闲与王启年两个人,范闲撑颌陷入沉思之中,半晌没有说话。

    王启年小意问道:“范大人,您在想什么?”

    “为什么那位沈小姐会出现在那里?”范闲打了个呵欠,接着说道:“这可能是北齐人想乱我们的心思,至少想弱化朝廷对言冰云的信任。”

    “怎么会?”王启年不解,“言大人用的手段,朝廷自然清楚。”

    “事情总是会变得复杂起来的。”范闲面无表情说道:“如果有心人想做些什么,这就可能是个缺口……另外我还还一直不明白,老王你告诉我,为什么我们去看言大人,明明他可以回国,我却从他的脸上看不到一丝高兴?”

    “因为朝廷为了让他回国,付出的代价太大。”王启年是监察院老人,对于院中这些古怪的大人们,比范闲更加清楚,恭敬说道:“如果让言大人知道朝廷会用肖恩与他进行交换,也许在被捕之初,他自己就会选择自尽,而不是等到现在。”

    范闲似乎很难理解这些监察院官员们的心理状态,皱着眉头说道:“难道……一位优秀的监察院官员……真的……”他斟酌了许久措辞,才小意问道:“真的如此甘于为国牺牲?”

    “是的。”王启年偷偷看了范闲一眼,发现大人的脸上只是有些惘然,这才恭敬说道:“下官很佩服言大人,不过身为监察院官员,或者说身为朝廷的密探,在入院之初,就应该有为国牺牲的思想准备,院中密探只信奉一句话,为了这个目的,什么样的手段,什么样的牺牲都是被允许的。”

    “什么目的?”

    “一切为了庆国。”王启年的脸上露出一丝有些狂热的神采。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