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庆余年最新章节!

韩大家的指定接班人,户部尚书家的公子,一代年轻读书人的心中偶像,无数闺中少女的梦中情人,会没品到去贪图这么点儿银子!

    “一万三千四百两,只是一点儿银子?”

    或许都察院御史们真是穷惯了,所以这是他们最想不通的一件事情,。

    这时候,忽然一阵晨风拂过,让宫外守着的众官jīng神一振,紧接着却是面sè一变,看着天边驾着晨光飘过来的那团雨云,躲进了宫门洞里,那些禁军侍卫与小黄门们也不敢让这些权高位重的老大人们挨了雨淋,所以没有阻拦。

    秋时京都常变脸,风后便是雨,一场秋雨肃肃然地飘了下来,由细微而至淋漓,竟不过数息时间,皇宫间的那一大片青石坪顿时被打湿了,显出一丝厚重的乌黑sè来。

    此时宫门之外,只有范闲一行与都察院御史一行人站在那里,雨水浇到他们的身上,竟是一点反应也没有。范闲眯着眼睛,看着对方,忽然开口说道:“赖御史,躲躲雨去吧。”

    他招呼的是都察院左都御史,正三品的高官赖名成,赖御史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道:“范大人在这雨中淋着,莫非以为就能洗清自己身上的罪恶?”

    赖御史一拱手道:“今rì面圣,本官定要将范大人参劾到底!”

    范闲眉头微挑,心想这位御史倒也yīn在明处,笑了笑,拱手回道:“是吗?只是不知若真有宗室亲贵枉法,赖大人是不是也有今rì这等壮烈之气。”

    左都御史气的不想说话,将袖子一拂,便往宫门处走去,而他身后那几名御史竟是直直跪在了雨地之中!

    “玩跪宫门的把戏?”范闲对这些人又是可怜又是好笑,叹息道:“人生一世,不过邀名二字,真不知道朝廷养你们这些人是做什么用的。”

    几位跪在雨中的御史怒目回瞪!

    范闲却是视若无睹,掀起身后的雨帽遮在自己的头上,微微一笑说道:“本官是黑的,不论怎样洗都是黑的,诸位大人虽是红的,但被雨一洗,却就黑了。”

    雨水从他身上的监察院官服上滑落,莲衣光滑不渗水,黑sè还是那股yīn郁的黑sè。

    而几位御史的官服被大雨浇湿之后,颜sè也渐渐重了起来,与黑sè逐渐靠近。

    御史们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任由雨水冲打着自己的脸,却是固执地沉默不肯言语。

    —————————————————————等所有的朝政大事议完之后,皇帝陛下似乎才看见了左都御史赖名成与监察院提司范闲两个人,眉头有些恼火地皱了起来,让太监将二人召上前来,冷冷说道:“当着朝中众臣的面,说说吧。”

    左都御史一理官服,朗声道:“臣所言,已奏章之中,请陛下速速查缉此案,以净朝堂,以平民怨!”

    皇帝转头望向范闲:“为什么你的自辩折子一直没有递上中书?”

    范闲恭谨地躬身行礼道:“臣没有写折子。”

    皇帝怒斥道:“何等狂妄!都察院御史参劾百官,似你这等骄横不理的,倒是第一人!莫要以为你家世代忠诚,你这一年来于国有功,于世有名,朕便舍不得治你!”

    范闲知道皇帝是因为自己一直默不作声而发怒,是因为自己将题目扔给他而发怒,请罪道:“臣实在不知要写辩罪的折子……臣知罪。”

    陛下面sè稍霁,说道:“念在你初入官场,范建又公务繁忙,陈萍萍那老东西也不会教你这些,便饶了你这一遭。今rì朕宣你入宫,便听听你如何自辩,如何向这满朝文武交待。”

    范闲面露为难之sè,半晌之后才迟疑开口道:“臣……实在不知如何自辩。”

    陛下的脸sè顿时yīn沉了起来,一字一句说道:“那你就是认罪了?”

    范闲霍然抬首,面露苦涩之意,说道:“万岁,臣不认罪!臣之所以不自辩,实在是因为都察院所参之事实在荒唐无由,臣丝毫不知其情,更不知所谓贿赂枉法牵涉何人,所以根本不知从何辩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