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庆余年最新章节!

    请扔掉庆国监察院条例疏注,翻开监察院内部参考材料第五册的最后一页。

    第五册是监察院这么多年来的案例汇总,抄写了最近几十年来,有代表xìng的各类案件的分析与总结,针对于形形sèsè的案件,详细阐明了事件筹划之初的起源,蕴酿的过程,在其中的变数影响,以至于最后达成的结果。

    第五册里包涵的案例很多,再凭借监察院的情报系统,以及在事件中所寻觅到的相关证据,便足以用来论述清楚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所谓yīn谋,找到事情发生的真正原因,以及中间的流程安排——因为人类实际上远远不如他们自己认为的那么有想像力。

    但也有一类案件,人们永远只能挖掘到事情的一面或者两面,而不能解释所有,这也就是第五册最后一页上写的那三个字,那三个范闲和陈萍萍都很熟悉的三个字。

    “神仙局。”

    …………所谓神仙局,是指事件之中出现了以常理无法判断到的变数,从而导致了神仙也无法预判的局面。

    比如当年陈萍萍率领黑骑千里突击,深入北魏国境,抓住了秘密回乡参加儿子婚礼的肖恩。监察院已经算准了所有的细节,甚至连付出更惨重的代价都算计在内,可是肖恩在婚礼上,实际上并没有喝费介大人jīng心调致的美酒,这位北魏密谍头目用一种冷静到冷酷的程度,控制着自己的饮食与身周的一切。

    但当庆国人以为这件yīn谋不可能再按照流程发展下去的时候,故事发生了一个很令人想像不到的变化——肖恩听着新房里传来的吵闹声,开始郁闷,开始想喝闷酒,而很凑巧的是,负责替他看管皮囊中美酒的亲兵队长,在旅途上没忍住酒馋,已经将酒喝光了,所以这位不负责任的亲兵队长,在肖恩大人要酒的时候,惶恐之下昏了头,直接灌了袋婚礼上的用酒。

    于是肖恩中了毒,于是陈萍萍和费介成功。而直到很久以后,陈萍萍他们才知道,之所以肖恩会如此郁闷,是因为他的儿子……不能人道。

    这种变数,不存在于计划之中,却对局面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又比如在二十年前,南方一位盐商在寿宴之后忽然暴毙,刑部一直没有查出来案件的缘由,便转交给了监察院四处处理,谁知道查来查去,竟然查出了当夜有十四个人有犯罪嫌疑,包括姨太太们在内,似乎每个人都想让那位富甲一方的大商人赶紧死掉。

    而真正的凶手是谁呢?

    又过了三年,一位穷苦老头儿偷烧饼被人抓到了官府,他大约是不想活了,担承三年前的盐商就是死在他的手里。得到这个消息,监察院四处的人又羞又惊,心想自己这些专业人士怎么可能放过真正的凶嫌?赶到案发地一审,众人才恍然大悟,难堪不已。

    那老头儿和盐商是小时候的邻居,自小一起长大,后来老头儿去梧州生活,返乡定居的时候看见那位盐商做大寿,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竟是爬进了院中,拿起一块石头,就将醉后的盐商生生砸死了。

    监察院曾经注意过院墙上的蹭痕,但始终是没想到,一位回乡定居的老头儿竟然会冒着大险,爬入院中行凶,还没有被家丁护卫们发现。

    当时还没有成为四处主办的言若海好奇问老头:“后来我调过案宗,保正也向你问过话,你为什么一点都不紧张?”

    老头儿说道:“有什么好紧张的?大不了赔条命给他。”

    言若海大约也是头一遭看见这等彪悍的人物,但还是很奇怪:“你为什么要杀他?”

    老头儿理直气壮地回答道:“小时候,他打过我一巴掌。”

    …………悬空庙的刺杀事件,似乎也是一个神仙局。

    皇帝陛下因为对叶家逐渐生疑,又忌惮着对方家里有一位大宗师,便想了如此无耻的招数来陷害对方,一方面借用后宫的名义将宫典调走,一方面就在悬空庙楼下放了一把小火。至于这把火,估摸着范建和陈萍萍都心知肚明。

    而火起之后,顶楼稍乱,那位西胡的刺客见着这等机会,终于忍不住出了手。他在宫里呆了十几年,实在有些熬不下去了,这种无间的rì子实在难受,三年之后又三年,不知何rì才是终止——当时洪公公护着太后下了楼,他对于范闲强悍实力的判断又有些偏差,所以看着自己自己只有几步远的皇帝,决然出手!

    侍卫出手,又给了那位白衣剑客一个机会。

    白衣剑客出手,那位王公之后,隐藏了许久的小太监,看见皇帝离自己不到一尺的后背,想着那柄离自己不到一步,藏在木柱里的匕首——他认为这是上天给自己的一个机会——面对这种**裸的诱惑,矢志复仇,毅然割了小**入宫的他,怎能错过?

    …………皇帝陛下一个荒唐的放火开始,所有隐藏在黑暗里面的人们,敏感地嗅到了事件当中有太多的可趁之机,刺客们当然都是些决然勇武之辈,虽然彼此之间从无联系,却异常漂亮地选择了先后觅机出手,正所谓帮助对方就是满足自己,只要能够杀死庆国的皇帝,他们不惜己身,却更要珍惜这个yīn差阳错造就的机会。

    他们来自五湖四海,为了同一个目标,走到了一起,走的格外决然和默契。

    ————————————————————深夜里的广信宫,范闲躺在床上,望着床上的幔纱,怎样也是睡不着,伤后这些天在皇宫里养着,白天睡的实在是多了些。

    宫中的烛火有些黯淡,他双眼盯着那层薄薄的幔纱,似乎是想用樱木的绝杀技,将这层幔纱撕扯开,看清楚它背后的真相。

    婉儿已经睡了,在大床上离自己远远的,是怕晚上动弹的时候,碰到了自己胸腹处的伤口。范闲扭头望了她一眼,有些怜惜地用目光抚摩了一下她露在枕外的黑sè长发。宫里很安静,太监都睡了,值夜的宫女正趴在方墩子上面小憩,范闲又将目光对准了天上,开始自言自语了起来。

    只是嘴唇微开微合,并没有发出丝毫声音,他是在对自己发问,同时也是在梳笼一下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西胡的刺客,隐藏的小太监,这都是留下死证活据的对象,所以监察院的判断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黑夜中他的嘴唇无声地开合着,看上去有些怪异,“可是影子呢?除了自己之外,大概没有人知道那名白衣剑客,就是长年生活在黑暗之中,从来没有人见过的六处头目,庆国最厉害的刺客影子。”

    他的眉毛有些好看地扭曲了起来。

    “神仙局?我看这神仙肯定是个跛子。”他冷笑着,对着空无一人的床上方蔑笑着:“皇帝想安排一个局,剔除掉叶家在京都的势力,提前斩断长公主有可能握着的手……想必连皇帝也觉得,我把老**的太狠,而且他肯定知道自己年后对信阳方面的动作。”

    范闲想到这里,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不知道是伤口疼痛引起的,还是想到皇帝的下流手段而受了惊,心想着:“陛下真是太卑鄙,太无耻了!”

    “那你是想做什么呢?”他猜忖着陈萍萍的真实用意。“如果我当面问你,想来你只会坐在轮椅上,不yīn不阳地说一句:在陈园,我就和你说过,关于圣眷这种事情,我会处理。”

    “圣眷?”

    “在事态横生变故之后,你还有此闲情安排影子去行刺,再让自己来做这个英雄?”

    “事情有这么简单吗?”

    身为庆国第一刺客,影子能够瞒过洪公公的耳朵,这并不是一件多么难以想像的事情。只是范闲不肯相信,影子的出手,就单纯只是为了设个局,让自己救皇上一命,从而救驾负伤,获得难以动摇的圣眷,动静太大,结果不够丰富,不符合陈萍萍算计到骨头里的xìng格,所以总觉得陈萍萍有些什么事情在瞒着自己。

    “而且你并不害怕我知道是影子出手。”范闲挑起了眉头,“可是如果说你是想行刺皇帝,这又说不过去,先不说忠狗忽然不忠的问题,只是以你的力量,如果想谋刺,一定会营造更完美的环境。你想代皇帝试探那几个皇子?我cāo,你这老狗也未免太多管闲事,而且皇帝估计可不想这么担惊受怕。”

    想来想去,他纠缠于局面之中,始终无法解脱,只好叹声气,缓缓睡去,但哪怕在睡梦之中,他依然相信,母亲的老战友,一定将内心最深处的黑暗想法隐藏的极为深沉,而不肯给任何人半点窥看之机。

    ———————————————————————“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的神仙局。”陈萍萍坐在轮椅上,对着园子林间那位蒙着眼睛的人轻声说道:“你也知道的,五册上面提到的盐商之死……之所以那个抢烧饼的老头儿能够轻而易举地杀死盐商,是因为府中的家丁护卫早就已经被那些姨娘们买通了,他们很乐意看到有人帮助他们做这件事情。”

    “而那老头会对盐商下手,也不是因为许多年前,盐商打了他一记耳光那么简单。”

    “准确的原因是,那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