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庆余年最新章节!

    一辆马车碾过新街口的青石路面,发出吱吱的声音。冬rì深寒,路上已有凝冰,四轮马车也不敢走的太快,车夫苏文茂正小心翼翼地轻挥着鞭子,四周穿着套靴的监察院六处剑手一面随马车前行,一面jǐng惕地望着四周,启年小组成员被散开来,乔装成装成棉袄的寻常百姓,隐藏在街上旁观的人群里。

    马车上是范家的徽记,方圆相交,流金黑边。马车中坐着范闲与高达,还有两名虎卫坐在他们对面。范闲面sè安静,说道:“阵仗排的太大,太显眼了。”

    高达拾起车窗厚帘的一角,往街上望了一眼,沉稳说道:“山中忽然来了刺客,谁知道京中究竟安不安全,陛下很震怒于此事,严令属下等一定要保证大人您的安全。”

    他的目光在街上扫过,街上行人不多,但是各民宅店铺里的人们已经发现了范家的马车,也猜到了马车中坐的是谁,都向马车里投来了异样的目光,传言已经传了好多天,范闲是陛下私生子的消息,已经深深植于天下子民的心中。看马车前行的方向,京都百姓们知道小范大人是要入宫,不免开始纷纷猜测起来,不知道今天的京都,是不是又会给人们提供一个更具震撼xìng的消息。

    皇宫似远极近。

    马车到了宫前广场外围便停了下来,悬空庙之事后,禁军的戒备显得森严了许多。范闲下了马车,接过苏文茂递过来的大氅披上,又接过一只拐杖夹在了腋下。高达知道范闲的外伤早已好了,不免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范闲没有理会他的目光,领着众人往那座凉沁沁而又雄伟无比的红黄宫城处走去。

    还没有到宫门,负责守卫的禁军侍卫们已经分了一小队过来接着,沉默无语却又十分周到地替他挡着风,将他迎入了宫门。这种待遇向来只有那些年老体弱的元老大臣们才能享用,就连皇子们也断然得不到这般厚待,范闲不由皱了眉头,心里有些莫名。

    他不知道大皇子对属下们暗中叮嘱过。大皇子虽没说明什么事情,但那些淡淡的表态已经足以让所有的禁军将领们清楚,传言并没有伤害到范闲的地位,更让范提司与大殿下之间的关系早已回复良好。

    今rì在宫门口负责接引的,就是范闲初次入宫里见着的侯公公,二人早已极为熟悉了。侯公公满脸诌媚说道:“范……少爷,得亏奴才今天起的早,哪里料到您竟这么早来了。”

    范闲笑骂了两句,略带一丝疑惑问道:“上月你说去奚官局了,前几次进宫,也是老姚在应着,怎么今天又是你出来?”侯公公早已提升为奚官局令,掌管宫中用药死丧,实在是个要紧处,正是宫里的红人儿,按理讲,怎么也轮不着他在宫外迎着范闲。

    侯公公笑道:“老姚出宫办事儿去了,陛下让奴才今天过来替一天职。”

    范闲点点头,随着他往宫里走去,一路行过大坪宫殿花园,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半晌之后范闲终于是叹了口气,幽幽说道:“这些rì子里,见惯了旁人那等目光,还是老侯你够意思,待本官如往常一样。”

    侯公公微微一凛,旋即心头一热,讨好说道:“瞧您这话说的,范少爷rì后只有愈发飞黄腾达的份儿,小的当然要仔细侍候。”

    范闲也不说破,呵呵一笑便罢了,其实他确实是心有所感,所有人在知道自己与皇室的关系后,神态都会有些不自然,反而是宫里的太监们似乎没有什么太大反应。

    他不清楚,庆国皇宫的太监们在皇子之间一向保持着平衡,不敢乱投主子,他们不比大臣,一旦投错主子,将来另一方登基之后,他们就只有死去的份儿。所以相反,他们对于皇子是尊敬之中带着疏远,而且rì常伺侯着皇帝,除了太子之外,他们也不怎么太过害怕其余的那三位皇子。

    范闲是不是皇子,对于太监们来说并不重要,反而是他本身的官位,才是太监们巴结讨好的原因。

    …………一路行过几座熟悉的宫殿,终于到了御书房前,侯公公小心翼翼地在门外说了声,转身对范闲使了个眼sè,便退到了一旁。

    门开之后,范闲拄拐而入,站在那高高的书柜之前,对着软榻上正在看奏折的皇帝,装作有些不自然地将拐杖放到一边,对皇帝行了个大礼。

    皇帝头也不抬,嗯了一声,又说道:“自己找个地方坐,待朕看完这些再说。”

    御书房里哪能自己找座儿?拿着柄拂尘守在旁边的洪竹机灵无比,听出陛下的意思,赶紧去后面搬了个绣墩儿出来,摆在范闲的身旁。范闲向这个小太监投以感激的一笑,坐了下来,心里却想着,这小孩儿的青chūn痘怎么还是这么旺盛?

    皇帝低着头,似乎没有看到这一幕,但看着奏折的眼中,却闪过一丝笑意。

    御书房里一片安静,没有人敢说话,门内门外的太监们都不敢发出半点声音。这不是范闲第一次与皇帝二人单独相处,但在那个传言传开之后,二人就这般独处一室,他的心里总有些莫名紧张,胸口也有些发痒,忍不住咳了两声,咳声顿时在御书房内回荡了起来,清楚无比,反而将他自己吓了一跳。

    皇帝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又开始继续批阅奏折。

    范闲赶紧在凳上坐直,开始安静无比地旁观着皇帝的rì常工作,他知道眼前这一幕没有太多人有机会看过,时间太久,让他有些走神,竟开始下意识地观察起皇帝的容貌来,虽然皇帝此时微低着头,但范闲依然从他清矍的脸上,找到了几抹熟悉的影子,准确来说,是和自己相似的地方。

    这大概就是所谓血缘的关系吧。

    皇帝批阅奏章的时间极久,书桌上的折子极多,他的眉毛时而愤怒地皱起,时而开心的舒展,时而沉默黯然,时而情绪激昂。庆国疆土广阔,统有七路二十六郡,州县更是不计其数,以京都为枢而治天下,实在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单是每rì由各处发来的公文奏章便是多如雪花。如果是奉行垂拱而治的皇帝,或许会将权力下发给内阁,自己天天游山玩水去,而庆国当今的皇帝,显然不甘心做一个昏庸之主,对于帝国的权力更是丝毫不放,所以不惜将宰相林若甫赶出朝廷,只设门下中书……“这简直是自虐。”范闲宁静看着眼前这幕,心中闪过一丝冷笑,当皇帝果然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相较而言,如靖王一般种种花,似乎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rì头渐渐移至中天,阳光隔着层层的寒云洒下来后,已经被冻的失去了所有热度,宫里的人们似乎都忘记了时辰。便在此时,皇帝终于结束了上午的御批,合上了最后一封奏章,闭上眼睛缓缓养着神,最后还伸了个懒腰。

    太监们鱼贯而入,毛巾,清心茶,小点心,醒香,开始往皇帝的身上肚子里施展。范闲注意到毛巾在这冬天里没有冒一丝冷气,眉头一皱,问道:“陛下……这是冷的?”

    皇帝嗯了一声,取过毛巾用力往脸上擦着,含糊不清说道:“冰寒入骨,可以醒神。”

    范闲想了想,最后还是说道:“陛下,用热毛巾试试,对身体有好处。”

    皇帝微异,然后笑了笑,说道:“热毛巾太暖和舒服,朕怕会睡着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