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庆余年最新章节!

    天大地大不如君大,君不在,则师大,师远行,则君子最大。所谓君子,不是小人的反义词,而是地地道道的君之子,也就是说,还是个小人的三皇子,如今在苏州城里最大,所以史阐立并不担心什么,假意苦恼半晌后,终于答应了殿下的要求。

    三皇子狠狠命令才从宫里赶过来的那些老嬷子和太监留在府中,大咧咧的带着史阐立还有几个侍卫就出了府。看着小主子消失在门口,那些太监嬷嬷们浑身害怕的抖了起来,心想提司大人不在,这便马上翻了天,忍不住暗自祈求提司大人赶紧回来,却哪里想到本来就是范闲要借三皇子的身份压人。

    三皇子难得有这么个游玩的机会,当然并不着急,一行人换了行装,扮作出游的富家公子哥,史阐立很有些惶恐地被安排了一个长兄的角sè,三皇子自然是弟弟,坐着马车绕着苏州城转着,看了些好景致,又凑在湖上看了几座花舫,三皇子的兴趣终于弱了下来。

    “这天气太冷,姑娘们身上穿的太多,哪里能看出风流来?”一身贵气的小公子哥儿皱着眉头,“先去把地方选好,范闲要做的买卖,我也得费费心,不然说你带着我到处瞎逛,只怕他会生气。”

    史阐立心中暗道,早就该这样了啊。

    选址的问题很容易解决,反正就着苏州城里最热闹的地儿,一行人就拼命地往里面扎,找着热闹之中最热闹的街道,又前后寻摸了一下,发现开了不少青楼,已经是发展起来的熟地,这便定了大致的方向。

    然后又在这一大片区域里,挑那门脸最清亮的楼便看,哪家看着大气就看哪家,这一行人很简单地便瞧中了对象,是一家酒楼,占了这条街上最好的位置,极豪奢的三层楼,楼宇开阔,后面隐隐可以看着院墙,占地极大。

    三皇子小手一挥:“甭再找了,我看这家位置就最好。”

    史阐立心头那个痛快,他在京都打理抱月楼也做了些rì子的生意,可从来没有想过,带着皇子挑店址,会爽利到这种程度,有钱有势,做起事情来果然干净利落。

    但他站在那酒楼门口,还是动了动心思,小声说道:“这地方太打眼,我看后面总有背景。”

    三皇子一怔,问道:“这天底下还有谁家背景比我家的背景更大?”

    史阐立张大了嘴,半天没有说出话来,强行将那口鲜血咽下肚去,小意说道:“万一……有总督府的份子,或是巡抚家的,殿下虽然不在乎什么,但总要给这些官员们些面子。”

    三皇子年纪虽小,却不是个糊涂家伙,一想到确实是这个理,总督薛清就不是自己能轻易得罪的人物,再说自己这行人千里迢迢从京都来,当头便要夺江南大官们的面子,只怕这事儿不大好看。

    但他看着这酒楼的位置,是越看越心痒,越看越美妙,皱着细眉毛想了半天,说道:“也得问问啊,要把这个风水宝地放走了,范闲不心疼,我还要心疼好多天。”

    这一行人已经在酒楼外面呆了半晌,光注意看格局,便挡在了酒楼进口处,不吃饭光嗅香,苏州城虽然三教九流混杂,可也没这种事儿啊,这行人在楼门口指指点点,窃窃私语,顿时引起了这条街上人们的注意,只是看着对方衣着光鲜,护卫孔武有力,不似江湖上的人物,所以街上商家都约束着自己看热闹的八卦之心。

    只有酒楼里的掌柜迫不得已走了出来,堆起职业化的微笑,问道:“诸位,可要进楼尝尝本店的招牌菜?本店竹园馆,与江南居并称为苏州二楼,确实有些不错的吃食。”

    他看着楼前这些人似乎是外地来的,而且身份应该不俗,所以小意应着,这竹园馆身后自有背景,但经商之人,自然是生着颗七巧玲珑心,只说生意,言语间根本没有一丝怪罪对方堵在楼前的意思。

    史阐立一愣,温和笑着说道:“实在不好意思,一时竟走神,掌柜莫怪。”

    掌柜赶紧连道客官客气。三皇子不耐烦这么慢慢来,说道:“进去坐着再说。”领着一行人便往楼里走,末了还丢了句话:“掌柜的,安排个清静的房间,有些事情要讨教一下。”

    掌柜一愣,心想你家兄长没发话,怎么小的却抢先说话?史阐立咳了两声,掩饰了一下,便跟着往楼里走。

    众人在楼间一处房间里尚未坐稳,掌柜亲自进屋招呼着。三皇子也不废话,很直接地问道:“掌柜的,你这楼卖不卖?”

    掌柜今儿吃了不少惊,暗道这位小公子说话的口气真是不小,但他这一世不知应付了多少难缠事,谦恭笑着说道:“小公子,这楼眼下生意不错,东家似乎没有转盘的意思。”

    “敢请教东家贵姓?”史阐立在一旁暗怨殿下心急,转而温和问道。

    掌柜不卑不亢应道:“东家姓钱。”

    …………等掌柜退出之后,史阐立皱眉说道:“这初来苏州,根本摸不清其中的关系,也不知道姓钱的是何方神圣。”

    三皇子站起身来,推开包厢里的窗子,面sè不由一怔,似乎看见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史阐立心头生疑,走到他身后往窗外望去,一时间不由也怔在了原地。

    只见窗外乃是这竹园馆的后园,园子里竟有一方平湖,湖面虽然不阔,但是胜在清幽,两边有院墙与闹市隔开,院中草坪未青,但可以想见chūn天时的美丽景sè。

    “真像……”

    二人同时开口感叹道。这里说的像,当然是指这楼后的设置与京都抱月楼的设置极像,尤其是那些草坪之上,如果再修些清幽小院,只怕与京都抱月楼会变成双生儿。

    看着竹园馆的后园,抱月楼的前后两任管理者都动了心,大大的动心——这楼一定要买下来!

    “买下来!”

    三皇子与史阐立又极有默契地同时开口,然后呵呵一笑,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等回去后想办法打听一下这个竹园馆的背景,只希望对方的背景不要太雄厚就是,如果牵扯到太高层的官员,事情会比较麻烦。

    三皇子小小年纪,却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多感叹:“如果范思辙在这块儿,只怕要和这家酒楼的东家打官司,非指着对方鼻子骂对方无耻抄袭自己的设计。”

    史阐立一想,范二少爷还确实是这种xìng情,不由噗哧一笑。

    “笑什么笑?”三皇子瞪了他一眼,“我那二表哥可比大表哥还要yīn……当然,他们哥俩儿都不是什么善茬儿,硬生生玩了招金蝉脱壳,欺负我年纪小,yīn了我的股份,甭忘了,这事儿你也有份搀和!”

    史阐立畏畏缩缩地哪敢接话。

    一行人在包厢里用了一顿饭,对这间酒楼的厨艺是大为赞赏,而三皇子更是动了将原本的厨子也一拢招过来的念头。

    饭毕之后,众人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发现掌柜的急匆匆地走进包厢,满脸大汗地重新行了个礼,一面擦着汗,一面柔着声音说道:“这几位客官,先前说买楼之事,可否再议一下?”

    三皇子这行人好生奇怪,这楼子明显生意极佳,而且前面问的时候,对方明显有防备之意,怎么这时候的态度却忽然变化的这么大?

    史阐立试探着问道:“掌柜的,这是什么意思?”

    掌柜的干笑了两声,说道:“先前东家听说了这事儿,一想着最近生意不如往年,既有贵客出价,干脆便放了出来,只希望贵客们能给个合适的价钱,另外就是……还希望转手之后,贵客们能将这楼子好生打理下去。”

    史阐立越发奇怪了,正准备问什么,三皇子却抢先笑眯眯说道:“这是自然,我们也是做生意的人,当然会将这楼子做好,只是你先前说合适的价钱,不知道什么价码才是比较合适?”

    包厢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掌柜双眼一呆,心想敢请这位小爷这就让自己出价了?可东家没个吩咐,这价能怎么出?看东家的意思,肯定是打算双手白送,对方却似乎没查觉到……要自个儿出价?

    他额头上的汗渗的越来越快,面sè红胀,似乎这初chūn料峭的天气,已经化作了三伏之季,憋了半天,掌柜终于鼓足勇气,伸出四个手指头!

    史阐立一愣,房间里的护卫们再愣,心想四万两?就算这地方的狮子头再出名,也没有这么狮子大开口的啊!

    掌柜的看对方没有接话,心里更是害怕,赶紧收回了三根手指头,就留根食指可怜兮兮地竖着。

    史阐立险些再次吐血,这价杀的真叫古怪,自己不用说话,转眼间便从四万两变成一万两,想了想后,觉得这价钱其实已经不错了,点头说道:“一万两银子虽然不多……但是……”

    掌柜的双腿一软,险些哭了出来,说道:“这位先生,错了,错了。”

    史阐立讶异道:“怎么错了?”

    “是……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