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庆余年最新章节!

    苏州府今天有件大八卦发生,爱好热闹又不怎么畏惧官府的苏州市民们早就得了消息,一大早就涌到了府衙门口,一面议论着,一面等待着。

    众人议论的,自然是近rì来在苏州城传的沸沸扬扬,已经渐渐吸引了整个江南目光的那件事情——明家家产之争。

    谁也没有想到,当年早就应该病死了的明七公子,忽然又出现在了众人面前,而且摇身一变,成为了江南水寨的统领,黑道中的著名人物,而且经由内库一事,这位明七公子身份再变,成为负责打理内库北路行销的皇商。

    不过不论他的身份怎么变,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他乃明家后人的身份。今rì夏栖飞入苏州府禀上状纸,要打家产官司,不知道明园里住着的那些人们会做怎样的反应。

    而明家富可敌国的家产,究竟会落到谁的手上?

    在绝大多数人的心中,其实还是偏向明家的,一来是因为明家对自己的黑暗面遮掩的好,在江南士绅百姓心中营造了一个极为清明的形象。二来明青达乃是明家长房长子,就算夏栖飞真的是明家七子,依照庆律以及千古以来的成例,家产自然应该归嫡长子继承。

    更何况,谁又能证明夏栖飞真的就是明青城?

    此时苏州府衙外热闹着,衙内却是紧张无比,苏州府知州头痛不已地半伏在大案之上,有气无力对身边的师爷哀叹道:“说说,今天可怎么办?”

    明家百年大族,不知道与江南官场有多少联系,根本早就撕扯不开,如果明家出了事情,只怕江南一小半的官员都要跟着赔进去,而像苏州府这种重要位置,明家更早就把对方喂饱了。今天夏栖飞要入禀打家产官司,苏州知州当然要站在明青达和老太君的立场上考虑问题,可是……夏栖飞的身后是钦差,也不是知州大人敢得罪的人物。

    师爷也是满脸惶恐,急的在地上团团转,忽然间他立住了身形,将纸扇在手中一合,发出啪的一声。

    “大人,该是做位清官的时候了。”师爷的眉心挤成难看的肉圈,咬着牙说道。

    苏州知州一慌,大怒说道:“这是什么屁话?难道本官往常不是清官?”说完这话,想到某些事情,知州大人忽然泄了气,说道:“这是明家的事情,本官也不好置身事外,毕竟往年也是靠了老太君,本官才坐到了这个位置。”

    师爷知道老爷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赶紧凑上前去说了几句,压低声音解释道:“老爷,您看明家这两天可有人来说过什么?”

    苏州知州一愣,想了想后奇怪说道:“对啊,明家一直没有派人来与本官通通气。”

    师爷yīn笑道:“如此看来,明家自然是胸有成竹,知道这官司不论怎么打,夏栖飞的手里有什么东西……明家这庞大的家产依然只可能归明老爷子拿着……既然明家都不担心,自然是有必胜的信心,老爷又何必替他们着急?”

    苏州知州微微低头,用极低的声音问道:“那依你说,本官应该如何做?”

    这位师爷专攻刑名,对庆律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刷的一声打开折扇,傲然说道:“不管夏栖飞能不能找到当年老人,证明他自己的身世,就算他真的是明家七子,依庆律论,这家产也没有他的份儿。老爷既然两边都不想得罪,而明家如今有庆律保护,那您还愁什么?今rì只需禀公办理,依庆律判案……想必钦差大人也不好怪罪你。”

    这震惊江南的案子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看着,苏州知州皱眉想了许久,觉得似乎只有依这法子。禀公办案,依律定夺,自己可以不得罪范闲,又可以默看明家成功,还可竖起官声,似乎是个三赢的局面。

    想到此节,这位知州大人终于放松了下来,长舒一口气道:“便是如此,不动便是动。”

    正此时,府衙外的那面破鼓咚咚响了起来。

    知州一皱眉,骂道:“这姓夏的水匪还真是着急。”话是如此说着,他却不敢怠慢,整理官服,堆起威严之中夹着慈祥的笑容,走出了书房,往公堂走去。

    ————————————————————————来到公堂之上,只听得府外是喧哗一片,一阵杀威声起,才将外面的苏州市民鼓噪的声音压了下去。

    知州大人眯眼望着堂下,有些意外地发现,今rì夏栖飞是一个人来到公堂之上,身边并没有带着其余的人,看来钦差大人也没有派人来襄助夏栖飞。

    “堂下何人?”

    “草民夏栖飞?”

    “有何事入禀?”

    夏栖飞微一沉默,有些走神,一时忘了应话。他今天穿着一身纯青的棉袍,下巴上的胡须刮的jīng光,露出青青的皮肤,看着悍气十足,jīng神百倍,露在袖口外的双手有些微微颤抖,看来今rì之事,对于这位明七公子的意义确实极大。

    知州大人有些厌恶地看了他一眼,觉得此人傲立堂间,对于自己的权威是个不小的挑战,而且竟然当着本官的面,居然……不跪!

    他正准备发飚,却发现袖子被师爷扯了一下。

    师爷轻声说道:“范……范……小事情就别管了。”

    知州一惊,一想也是,计较这些小处做什么?

    恰在此时,夏栖飞终于沉声开口了,只见他一抱双拳,朗声说道:“草民夏栖飞,本姓明,名青城,乃是苏州明家明老太爷讳业第七子,自幼被悍妇逐出家门,颠沛流离至今,失怙丧家,今rì不得已入衙堂,便是状告苏州明家明老太君及长房家主明青达勾结匪人,妄害人命,夺我家产……请青天大老爷为小民讨回公道!”

    此言一出满院大哗,都知道今天夏栖飞是来抢家产的,但谁也没有想到,他一开口就直指明老太君和明青达当年曾经想yīn害人命,字字诛心,而且在言语中更是悍妇匪人连出,一点不留余地!

    衙外的百姓们都哄闹起来,在他们的心中,明老太君乃是位慈祥老妇,这些年来不知道做了多少善事,怎么和悍妇扯的上关系?

    其实这些人的心里也隐隐猜到,明家七公子当年离奇消失,只怕和明老太君与如今的明家主人明青达脱不开干系……但人们总是愿意相信自己相信的事情,相信已经说服了自己的事情,所以对于明青达这个指控都报以嘘声。

    苏州知州也皱起了眉头,厌恶说道:“兹事体大,言语不可谨,状纸何在?”

    夏栖飞从怀里取出状纸,双手递给下堂的师爷转交。师爷将状纸递给知州大人后,两人凑一处略微一看,便感觉心头大惊,这篇状纸写的是华丽锐利,字字直指明家老太君,而且极巧妙地规避了庆律里关于这方面的规矩,只是一味将字眼扣在当年明老太爷的遗嘱之上,而关于夏栖飞这些年来的可怜流离生活,可是不惜笔墨,令睹者无不动容。

    知州大人动容,心里却是暗自冷笑,双眼一眯,想着这等文章用来做话本小说是不错,可用来打官司,却没有什么作用了。

    他一拍惊堂木,厉声喝道:“夏栖飞,你可有实证呈上?”

    夏栖飞满脸平静说道:“明家之人没有到,大人何必如此心急?”

    看着夏栖飞平静自信的神sè,知州大人皱起了眉头,心想难道对方手里真有什么致命武器?他略一沉吟,与师爷商量了两句,便差人去请明家的人前来应讼。

    依庆律旁疏格式注,此等民事之讼,本不需要被告一方来人应讼,但今天争的事情太大,双方背后的势力太大,在江南一带造成的影响太大,苏州知州也不敢太过托大,反正知晓明家肯定不会置身事外,所以才会差人去请。

    果不其然,衙役前脚出去,明家的人后脚就跟着进来,看来明家早就准备好了应讼之人,只等着打这必胜的一仗。

    看见来人,苏州知州又皱了皱眉,寒声说道:“来者何人?”

    那位翩翩贵公子微微一笑,欠身行礼道:“明兰石,向大人问安。”

    这位明家少爷当然知道苏州知州这时候是在演戏,要在市民之前扮演那位刚正不阿的角sè,才会说话如此冷淡,平rì里这位知州在自己面前可是要亲热的多,不过这几rì明家分析之后,认定这家产官司是必赢的局面,所以明兰石明白苏州知州的想法,并不怎么介怀。

    “嗯。”苏州知州说道:“明老爷子近rì身体不适,你身为长房长孙来应此事,也算合理,来人啊,将状纸交与明兰石一观。”

    师爷将状纸携了下去,没料到明兰石竟是不接,反是微笑行礼道:“大人,我明家不是好讼的恶人,所以不是很明白此中纠结,故请了位讼师相助。”

    他说完这句话后,往旁边看了一眼,所谓“好讼之恶人”自然是针对站在一边的夏栖飞,夏栖飞也没有什么反应,也没有去看自己的大侄子一眼。

    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