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庆余年最新章节!

    “其实,去澹州没有别的什么意思。”

    皇帝推着轮椅走到了太极殿的边角,身前的栏杆在夜里反着幽幽的白光,与面前广场略有几尺高度的落差感,让庆国乃至天下配合最久,也是最为恐怖的这一对君臣同一时间叹息了声。宫墙虽然高大,但与广阔的广场一比,就显得不那么高了,远处南方的夜空上有点点星光洒了下来。

    “朕只是想去看看。”皇帝很随意地说道:“有很久没有去过了,也不知道那里现在还是不是像当年一样,有那么多鱼。”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当年圣上去澹州的时候,那里还不能完全算是咱大庆的辖郡。”

    “是啊,从东夷坐船到澹州似乎更近一些。如果澹州北边不是有那么一大片吃死人不吐骨头的密林……四顾剑想必不会放弃那么好的一个港口。”

    “幸亏有那片林子。”陈萍萍微笑说道:“她才会坐船,我们才会在海上遇到她。”

    皇帝沉默了,很明显不想继续这个回忆。于是陈萍萍叹了口气,转而说道:“陛下站的比天下人高,看的比天下人远,我不敢置疑您的判断与决定,只是……我想不出来,如果长公主真有那个心思……她怎么说动那两个人。”

    皇帝不加思索,直接说道:“不需要说动。如果有机会能将朕刺于剑下,这等天下最大的诱惑,不论是苦荷那个苦修士,还是四顾剑那个白痴,想必都舍不得错过。”

    如果范闲此时在旁边听着,一定会无比赞叹于皇帝此时的分析与梧州城里那位老相爷的分析竟是如此的一致,庆国少了个林若甫,不知道皇帝心里会不会觉得有些可惜。

    陈萍萍一直抚摩着膝盖的双手缓缓地止住,似乎是在消化陛下的这句话,片刻后,缓缓说道:“如果那两位真的孤注一掷,我大庆朝应该拿什么来挡着。”

    “兵来将挡。”皇帝冷然说道。

    “谁是将?”陈萍萍平静说道:“叶流云在南边劈了半座楼,别的人可以误会他是四顾剑那个白痴,我可不这么看,指望他出手不可能,我还怕他临老变疯。”

    “安之也来信说过。”皇帝冷漠说道,“他毕竟是我大庆朝的人,总不好与外人勾结。”

    “至于那两人,终究是人不是神,朕手握天下,何惧两个匹夫。而关于将的问题……”皇帝淡淡说道:“老五乃当世第一杀将。”

    …………很平淡的话语,很强大的信心。但陈萍萍的唇角却挂起了一丝颇堪捉摸的笑容,只是他坐在皇帝身前,皇帝看不到那一丝古怪的笑容。

    “朕会给云睿一个机会。”皇帝冷冷说道。

    陈萍萍默然,却在心里想着,只怕……陛下只是要给自己一个机会,一个说服太后、以至说服自己的机会。

    只是直到如今,陈萍萍依然不知道皇帝这种强大的信心由何而来,虽然他一直在往最接近真相的那方面努力着,但是悬空庙上因为范闲的横插一手,想让五竹看的那场戏终究是没有演完。

    “陛下。”

    “讲。”

    “我想知道您对rì后的事情究竟是如何安排的。”陈萍萍叹了口气,问出了以后绝对不会问出口的问题。

    皇帝似乎也有些讶异,旋即微微笑了起来,颌下的那络须在夜风之中缓缓飘着,中年人独有的洞悉世情的眼神也稍柔和了些。这是诸多年来,陈萍萍第一次主动问及此事,皇帝心中微动。

    “你不是向来不喜欢理会这些事的?”皇帝嘲讽说道:“便是以往朕征询你意见时,你也跟个老兔子似的,能跑多远就跑多远。”

    陈萍萍瘪瘪嘴,说道:“一帮小孩子的事情,但终究是陛下的孩子。”

    皇帝明白这句话里的意思,想了半晌后,用平静而坚定的语气说道:“朕还没有想好。”

    这下轮到陈萍萍惊讶了,他忍不住摇着头,像农村里的老夫子一般叹息着。

    皇帝缓缓说着:“承乾太过懦弱,老大太过纯良,老二……”他皱了皱眉头,“老三年纪太小。”

    陈萍萍又叹了一口气。

    皇帝忽然笑了起来,将手从轮椅的椅背上松开,负到身后,走到陈萍萍的身前,隔着汉白玉的栏杆,望着幽深皇宫里的阔大广场,似乎是在注视着千军万马,注视着天下的一切。

    “我知道有很多人认为朕把这几个孩子逼的太惨。”皇帝的背影显得有些萧索,“舒芜有一次喝了酒,甚至当着朕的面直接说了出来。”

    说到此时,皇帝的语气里终于带上了一丝隐怒。

    “可是,皇帝……是谁都能当的吗?”皇帝回过头来,注视着陈萍萍那张老态毕现的脸,像是在问他,又像是在问自己,又或是在问宫内宫外那几个不安份的儿子。

    远处的宫女太监们远远看着这方,他们根本听不到陛下与陈院长在交谈着什么,更不清楚,陛下与陈院长的谈话涉及到很多年之后龙椅的归属。

    …………“身为帝者,不可无情,不可多情。”皇帝将脸转了过去,“对身周无情者,对天下无情,天下必乱。对身周多情者,必受其害,天下丧其主,亦乱。”

    “朕不是个昏君,朕要建不世之功,也要有后人继承才成,挑皇帝,总不能全凭自己的喜爱去挑。”皇帝冷笑说道:“我看了太子十年,他是位无情中的多情者,守成尚可,只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