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庆余年最新章节!

    谁都能听出来这两句话的意思和其中隐含着的怨毒,燕小乙站在石阶上盯着范闲的双眼,似乎是想用自己的目光冷冷地钉死对方。

    但他清楚,自己不可能在京都里杀死范闲,这是很悲哀的一个事实。在这么多年之后,他依然难受的发现,就算面前这个骑在马上的小白脸如此yīn狠地诅咒自己的儿子,当着整个京都的面威胁……不,是恐吓自己,他也不能提前做什么。

    因为自己是猎户的儿子,而对方是陛下的儿子。

    燕小乙与军方其他的那些大老都不一样,他不是秦叶两家那种世家,也不是大皇子那种天潢贵胄,虽然有长公主做为靠山,但实际上,他在军中的爬升依靠的还是他自己的实力。如今的荣耀,征北大都督的崇高地位,都是这么些年在北方在西方在南方,他自己拼着xìng命打将出来的。

    他的箭下从无一合之敌,他的军队正前方从无能坚守三rì之师,他为庆国朝廷立下无数功勋。

    这才有了今天。

    所以即便陛下明知道他与长公主过往甚密,却依然信任有加,恩宠非常,甚至在前些年里,让他担任着宫中的禁军大统领。

    这一切是因为什么?就是因为燕小乙有一颗坚毅而强大的心。

    身为九品上的超强高手,在整个庆**方,只有叶重可以与他抗衡,或者是老秦家那些藏在深处的隐秘人物。所以燕小乙这一生,从未畏惧过什么,甚至偶尔有时还会想到,如果当自己的部队面对着一位大宗师时,大宗师……能不能逃得过自己的箭?

    他何尝会惧怕一个年轻人?就算是石阶下马上这个在他看来,只是靠着父荫母遗而获取莫大名声的年轻人。就算这个年轻人的目光如此冰冷与狠戾,可是……你不要来撩拔我!

    他的双眼盯着范闲,两束目光有如他背后负着的惊天箭,似乎是在告诉范闲,如果自己愿意,随时都可以将你杀死,哪怕你的身份特殊,可是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做的好。

    …………范闲凛然不惧抬着脸,双眼微眯,化去微微的刺痛,冷笑相迎。

    他不清楚这次山谷伏击是不是燕小乙做的,虽然这件事情长公主有最大的嫌疑,但某些疑点,让他不能得到很笃定的判断。可他依然要这般说话。因为燕小乙终有一天是要来杀自己的,既然如此,自己就不需要考虑太多东西了。

    不管是不是燕小乙做的,范闲清楚自己都必须做出某些令天下震惊的事情来,来jǐng告那些暗中打自己主意的人,要想杀我,就要掂量下能不能付得起这些代价!

    枢密院石狮前的二百大好头颅,便是明证。

    …………枢密院石阶上下似乎被一股寒冷的空气凝结住了。

    燕小乙傲立于石阶上,范闲直坐于马背上,两个人的目光刚好平齐,目光中所挟含着的杀气是那样的令人难受,便是这四周充溢着的血腥味,石狮下头颅散发的恶臭,似乎都害怕了这二人对视的目光,避散开去。

    有人轻轻咳了一声。

    秦恒牵马走到石阶旁,低声对枢密院右副使告了个歉,便直起了身子,对着燕小乙温和微笑说道:“见过大都督。”

    他来的很巧很妙,恰好挡住了范闲与燕小乙的目光对峙,缓和了一触即发的冲突。

    燕小乙缓缓收回刺人的眼光,平静说道:“小侯爷好,老大人最近身体怎么样?末将回京,总要去看看老大人。”

    秦恒早已封侯,而燕小乙口中说的老大人,自然是那位一直病居府中的秦老爷子。以燕小乙征北大都督之尊,在那位军方柱石秦老爷子面前,也只有自称末将的份儿。

    有秦恒出来缓和,燕小乙必须给这个面子。

    但范闲不用给,他低着头,玩着手中的马鞭,说道:“你挡着我与燕大都督了。”

    …………秦恒哑然之后复又愕然,他不明白范闲是怎么想的,难道他准备在枢密院的门口向燕小乙挑战?虽然举世皆知,范闲与海棠齐名,乃是庆国年代一代中公认的第一高手,可是……面对着燕小乙,依然没有人会看好他。

    更何况这两个人的身份不一样,这地方也特殊,怎么可能在这里大打出手?

    秦恒微微偏头,压低声音说道:“你受了伤。”

    范闲的面部表情平静无比,但秦恒的心脏却开始颤抖起来,京都所有人在知道今天伏击的消息之后,便是最害怕这种情况。

    大家都害怕范闲发疯。

    如果陈萍萍院长大人是一只老黑狗,范闲自然是只小黑狗,小黑狗被人狠狠捅了一刀子,发起疯了,可是会不分敌我胡乱去咬的,满朝文武害怕的就是范闲在愤怒之余,大动干戈,动摇了整个庆国朝廷的根基。

    范闲听着秦恒的问话,缓缓回道:“我只是想请教一些问题。以礼待,以德还;以剑赠,以刀报,燕大都督,是不是这个道理?”

    (书友提供,加进去。)…………有些疑问,范闲准备当面质问,只是却没有机会说出口来。

    枢密院众人听着刀剑之语,以为小范大人马上就要发疯,下意识里做好了迎战的准备。枢密院虽以参谋军官为主,武力较诸庆国五路边军并不如何强横,但毕竟是庆军数十年来的jīng气jīng所在,今rì糊里糊涂被范闲欺上门上,隐忍已久,总有反弹的时刻,所有的校官将军都握住了刀柄。

    燕小乙入京,只可带一百亲兵,此时这一百亲兵也早已布防到了枢密院的侧门廊下,紧张地注视着衙门口前的这一百多名监察院一处的官员。

    自北境归来的军士面上多有风霜之sè,早已被燕小乙打造成了一枝铁军,只是与秦叶两家诸路边军不同的是,这一百多名亲兵身上都带着弓箭。

    庆国京都禁弩不禁弓,这是尚武的皇族所体现出的自信。

    双方对峙,但一直担心着的京都守备秦恒却放下心来,如果先前范闲用言语挤兑住燕小乙,向其发起决斗的邀请,只要燕小乙同意,就算是陛下也无法阻止,那双方定然是你死我活之局。

    可是如今的阵势涉及到了监察院与军方的冲突,秦恒便知道这场仗是打不起来了,因为在京都里有无数双眼睛都看着这里,不论是陛下还是主持政务的朝官系统都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庆国称霸天下的基础,就因为这枢密院前的人头轰然倒塌。

    果不其然,远处传来叫喊之声,马蹄微乱。

    一队身着亮甲的禁军驰马而至,枢密院地处监察院与皇宫之中,这些禁军的反应似乎显得慢了些。但有些明眼人清楚,这是禁军特意留下些时间,让范闲稍微发泄一下心头的怨怒。

    禁军代表着皇帝的威严,无人敢于藐视,至少在表面上。

    所以当禁军列队穿插,在监察院众人与枢密院兵士分割开来时,没有人表示出反对的意思。

    更何况领兵之人乃是大皇子。

    大皇子乃是当年征西大帅,与军方关系深密,而如今人人皆知,他与范闲的关系也是相当紧密。

    看见是他来调停,场间众人同时舒了口气,深觉陛下英明,这个人选实在是太合适了。

    大皇子牵着马缰来到范闲的身边,面上的担忧之sè一显即隐,微微点头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