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庆余年最新章节!

    一枝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当那枝耀眼的烟火,绽放在京都寂静的夜空中,虽只一刹,那不知惊了多少人心。

    禁军的内部清洗是最先开始的工作,没有用多长时间,大皇子便成功地掌握了全部的力量,留在京都约三千多人的禁军,从此成为了拱卫皇城的最强军力。

    与此同时,潜伏在黑夜里的监察院部属们,也都看见了这枝烟火,他们从黑夜里显出身形,开始往各自拟定好的目标进发。

    刑部大衙一向yīn森,尤其是在这样的一个夜里。于安静中,刑部外围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负责守夜的差官们惊讶地注视着衙外的动静,然后愕然发现,一大批穿着黑sè官服的人,正往刑部这边逼了过来。

    差官们脸sè惨白,马上鸣锣示jǐng,意图惊醒刑部里的老爷们,以及刑部后方的大牢看守。而他们自己,却马上往刑部衙堂里退去,因为他们知道,这些黑sè官服是监察院的官报,自己这些人,绝对不是对方的对手。

    示jǐng声起,刑部的部属尽数向后方赶去,谁都清楚,刑部的大牢是重中之重,因为太子不敢将那些反对自己登基的文臣押入监察院的天牢,全关在了此间,这些人在刑部虽只是囚犯,但放在朝堂上却是一出声连太后也要忌两分的大臣。

    …………并没有太多惊恐的厮杀声响起,只是几声惨喝和一阵嘈乱之后,监察院约三百人的队伍便进入了刑部衙堂的深处,冲到了那一大片广场之上。

    刑部的差役与大牢的看守,被监察院官员们围在正中,而身上衣衫不整的刑部主官,看着这一幕,不由凉透了心肠。

    双方人数差不多,似乎有一拼之力,然而这位如同禁军统领一般,不敢回家,只敢在刑部死死看守天牢的尚书大人,却根本生不起任何反抗的念头。

    因为那些黑衣人的手上拿着弩箭,因为对方是庆国官员最害怕的监察院官员,因为这位尚书大人清楚,监察院既然敢如此猖狂动手,那位小范大人一定开始在京都内部掀起了血雨腥风。

    监察院余威犹在,范闲的黑暗大名更是震慑着所有人的心,在没有长公主势力帮助的情况,没有多少人敢正面和这枝队伍进行对抗。

    更何况他也听说了,皇宫里响起了一枝烟火令箭。然后惶恐醒来的他,也清清楚楚听见了皇城处直冲天穹的震天喝杀声。

    他不知道那是禁军的行动,但他知道皇城处有变。

    …………场间零零落落躺着些死尸,监察院领头的官员双眼冷漠地看着被围困的刑部尚书,一字一句说道:“本官奉太后旨意,和亲王军令,前来接诸位老大臣出狱,烦请尚书大人移交。”

    移交?不,这是劫狱,但刑部尚书颤抖着不敢出言喝骂,因为昨天夜里他一位倚为左右手的侍郎,便是在这个衙堂中神不知鬼不觉的死了,谁也不知道侍郎是怎么死的,尚书不想成为第二个冤鬼。

    如果投降,还有活路吗?火把耀得刑部尚书的脸有些怪异。

    似乎是猜到了他的心思,那位领头的监察院官员盯着他的眼睛,说道:“太后说了,但凡从逆者,若真心悔悟,则既往不咎。”

    刑部尚书苦笑连连,连太后的旨意都搬了出来,看来澹泊公已经控制了皇宫,长公主那边一直没有消息,只怕也出了问题,当此大势,自己何苦再苦苦支撑?

    但转瞬间,他忽然想到,如果皇宫里的争斗还没有解决,范闲并没有占得上风,自己如果就这样轻易降了,事后……怎么向太子爷和长公主交代?

    刑部尚书咬咬牙,眼光变幻不停。

    那名监察院官员冷漠地看着他,不再与他进行更多的交流,缓缓举起了右手,他身周数百名监察院官员有的举起了弩,有的拔出了铁钎,开始准备向着刑部大牢的厚重大门发起攻击。

    “三声。”那名监察院官员面无表情地数道:“三、二……”

    “且慢!”刑部尚书被这单调的数数声终于压破了心胆,嘶声喊了起来:“慢着!臣要澹泊公的话!”

    监察院官员唇角浮起一丝嘲弄的笑容,当此危局,刑部尚书的胆吓破了,人还没有变得痴呆,知道如今太后的旨意只是破纸,真正能保住他命的,还是提司大人的意愿。

    他从怀中掏出一份早已准备好的文书,扔了过去。

    刑部尚书从地上拾了起来,就此火把的幽光,看了一遍那份文书,确认了是小范大人亲手所写手的诰书。

    这这份诰书不知道是何时写就,何时准备好的,但上面清清楚楚写着,长公主与太子殿下yīn谋勾结东夷城与北齐的刺客,于大东山上刺杀陛下!条条罪名,十分清楚,后面还写道征北营大都督燕小乙牵涉谋叛事中,已被范闲亲手所诛!

    罪名不是关键,刑部尚书关心的是最后面的话。看到最后,他的面sè终于缓和了一些,在这封名为宣诏讨逆诰的文书,总共约摸四百余字,而在最末的一百字当中,清清楚楚写着,朝中诸臣有被李承乾蒙蔽者,但凡悔悟且立功于新祚,即往不咎。

    刑部尚书捧着诰书的手在颤抖,这封诰书上面并没有太后的玺印,但却有着陛下的行玺!

    最关键的是,最方面有范闲的亲笔画押!

    刑部尚书清楚,在这种时刻,什么玺印只怕都敌不上范闲的画押有效力,而且他相信范闲不是一个食言而肥的人。

    他的脸sè愈发地惨白,看了一眼身周强鼓勇气,但面sè如土的刑部差官衙役看守,垂了头去,跪在了那名监察院官员的面前,凄声说道:“臣……认罪。”

    …………缴械,缚指,牵绳,所有刑部的武装力量,都在极短的时间内,被控制起来。只是这批队伍给尚书大人留了些颜面,只是除了他本来就没有穿好的官服与乌纱。

    各式刀枪棍棒堆在角落,所有的刑部官员均被监察院特制的钢指套反缚双臂,而这些指套间都被结实的麻绳套在一起,就像是老年饥荒年间被串成一串待炸的蚂蚱。

    这一切的动作都显得格外熟悉与快速,因为监察院这个衙门从诞生的第一天开始,就是在用这些手段,对付庆国庞大国家机器里的各部衙门。

    所以不能说刑部尚书怯懦胆小,不能说庆国的部衙太无用,只是已经很多年了,监察院的恐怖已经深植于所有庆国官员的内心深处。就像是天敌一般,官员们面对着这群黑衣人,兴不起什么反抗的勇气。

    监察院这个恐怖的皇家特务机关,在庆帝归天,陈萍萍中毒后,便成为了范闲手中最锋利的刀刃。

    在处理刑部残留事务的同时,那两扇沉重的刑部大牢牢门早已经被打开,监察院的官员入内,分出许多人手,扶出了四五十名看上去狼狈不堪的官员。

    这些官员身上的官服都没有来得剥去,却已经被打的浑身伤痕,由此可见太子当rì在太极殿上逮捕这些官员,是多么的匆忙与混乱。

    很多官员受刑之后,已经无力行走,在这些监察院官员的搀扶下,才气息奄奄地挪出了刑部大牢的门口。

    领头的监察院官员眼神一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