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庆余年最新章节!

    看到范闲沉着脸走了进来,失魂落魄的洪竹从地上爬了起来,跪在了他的面前,低着头,一言不发。

    此时东宫这间房间四周没有别的人,只有站立着的范闲与跪着的洪竹,外间的幽光透进来,将二人的影子打在了墙上,看上去有些诡异。

    范闲盯着洪竹一片失神的面庞,垂在袖边的手握紧成拳,又缓缓松开,有些疲惫说道:“这事情,我需要一个解释。”

    洪竹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眼中满是歉疚与深深的自责,但他只是又低下头去磕了个头,并没有解释什么。

    是的,洪竹便是范闲在皇宫之中的最大助力。范闲之所以敢于靠着两百人就突入后宫,一举控制含光殿,依靠的便是他对于后宫情势的完全掌握,对于大内侍卫的分布及各方贵人的生活细节的了解。

    而这一切,都是在这两天中,洪竹甘冒奇险向宫外传递的情报。这名青云直上的小太监本来被调入含光殿中,但后来太子归东宫后,又十分不舍地要了回去。

    太后既然属意太子继位,自然不会阻止他这个小小的要求。于是洪竹成为了皇宫里最奇特的那个人,他曾经在御书房里捧过奏章,曾经在含光殿里服侍太后,曾经在东宫中与皇后相依为命两个月。

    出奇的是,所有的贵人都欣赏他,喜爱他,范闲也不例外。

    只不过从来没有人知道,洪竹是范闲在宫中的眼线。由宫门直突含光殿一路上的那些丙值侍卫,之所以会蹊跷中毒,无法抢先预jǐng,则全部是这位太监的功劳。

    范闲突宫能够成功,洪竹居功至伟,然而此时的范闲,看着他的眼神并不怎么温柔,需要他给出一个解释。

    太子和皇后在东宫之中,在洪竹的眼皮子下面,他们是怎么能够在如此狂雷般的突宫行动中反应过来,从而在范闲的利剑到来之前,逃了出去?

    范闲的拳头握紧了起来,yīn郁的声音从他的牙齿缝里渗了出来,冷笑说道:“是你通风报的信?”

    洪竹不敢看范闲寒冷的双眸,重重地点了点头。

    范闲倒吸一口冷气,不可置信地望着他,说道:“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是在做什么?我们是在造反,不是在玩过家家!”

    为了怕东宫里旁的人听到,他的声音没有提高,但内里的情绪却是渐渐燥狂起来。

    “你怎么了?心软?”范闲的眉头皱的极紧,用奇快无比地语速yīn寒道:“你的心软会害了整个庆国!”

    他往脚边的地上啐了一口,恨恨骂道:“我千辛万苦才入了宫,结果你玩了这么一出,你不想活下去倒也罢了,可宫里这些人怎么办?你这是逼得我天不亮就要准备跑路!”

    范闲难得的愤怒起来,因为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如此周密的计划,调动了自己花了无数时间心思藏在宫中的钉子,却因为怎么也想不明白的原因,出了这么大的漏子!

    为什么?为什么!范闲盯着洪竹的脸,眼中闪着yīn火。

    “太子对奴才极好。”洪竹跪在范闲的面前,忽尔哭了起来,眼泪从他的眼角流下,沿着他年轻的面庞进入衣衫,“皇后娘娘很可怜,我想了又想,最后还是没忍住。”

    洪竹大哭出声,鼻涕眼泪在脸上纵横着:“大人杀了我吧,我也不想活了,秀儿被我自己害死了,我不知道自己还要害死多少人……都是我的罪过……我的罪过。”

    …………范闲倒吸了一口冷气,虽然先前已经骂了,但根本没有想到,洪竹放太子和皇后走的原因,竟然真的就是……心软!

    “广信宫那边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

    范闲的眼角抽搐了一下,心脏感到了一丝寒冷,看着跪在身前的太监,忽然开口说道:“你站起来。”

    洪竹跪在地上,不敢起身。

    “站起来!”范闲压低声音咆哮道。

    洪竹畏畏缩缩地站了起来,却是忽然感觉胯下一痛,不由痛呼出声。范闲缓缓将手收了回来,脸上带着复杂至极的情绪,看着洪竹一言不发,片刻后只是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洪竹脸sè惨白,惊恐万分地看着范闲,但旋即想到,自己既然在事发之前暗中通知皇后和太子逃走,只怕这条命已经没了,事已至此,那何必再怕什么。

    于是他站直了身体,看着范闲一言不发,只是眼眸里的浓浓欠疚之意挥之不去。

    出乎他的意料,范闲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在无比愤怒之下取出剑来砍下他的脑袋。范闲只是叹了口气,挥了挥手,一个人向着东宫的外面走去,背影显得有些孤单与落寞。

    洪竹怔怔地看着范闲的背影,不知为何又哭了起来。

    …………范闲走出东宫的正门,再也听不到洪竹的哭声,恼怒无来由地少了许多,只是心里却有些空荡荡的。

    他挥手唤来下属,令他将东宫及广信宫的所有宫女太监押至辰廊处的冷宫地带集体看管,便一个人走入了皇宫的黑暗中。

    洪竹的临时心软,给他的计划带来了无法弥补的损失。在一刹那间,愤怒的范闲,确实有杀人的冲动,只是这抹冲动马上就消息失踪,因为他听到了秀儿这个词。

    在杭州的时候,他就曾经想到,那位宫女的死亡,会对洪竹的心境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因为从一开始他就清楚,洪竹不是一般的太监,他是个有情有义的太监,不然范闲也不敢将那么多的大事托付于他。

    只是范闲没有想到洪竹竟然多情如斯,竟会在宫变这种大事中,还会心软。

    由此可见,太子着实是个宽厚的人,有情的人。而且身怀秘密的洪竹,在太子被逐南诏的数月间,和可怜至极的皇后,在东宫里相依为命,或许生出了些不一样的情愫。

    洪竹是多情太监,对范闲有情,所以才会冒大险掀起宫乱,助他进宫。他对太子有情,对皇后有情,所以才会在最后一刻放手。人本来就是很复杂的动物,尤其是洪竹这样一个比读书人更像读书人的太监。

    “或许是自己太过无情,才想像不到人们居然会如此有情。”

    他在心里想着,不自主地联想到胶州水师里的许茂才,唇角浮起了一丝自嘲的笑容。

    许茂才和洪竹是他在庆国朝廷里扎的最深的两根钉子,但偏生就是在这场震惊天下的朝堂大乱中,这两根钉子却都拥有了自己的想法,给范闲的计划带来了极大的恶处。

    但如果没有许茂才,范闲根本无法从大东山下的深海中脱身,如果没有洪竹,范闲连后宫都无法进入,所以他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去怪罪这些亲信什么。

    他舍不得杀洪竹,不忍怪洪竹,只是有些无奈地想到,在以情动人这方面,太子已经修练的比自己更强大——太子偶尔有真xìng情,而自己此生却是虚伪到底。

    …………禁军已经在监察院部属的帮助下肃清了后宫,大内侍卫们被全数成擒,应该再也掀不起什么波浪来。范闲沉着脸回到含光殿,并没有进去看太后,安慰老三那些家人,只是对守在宫外的荆戈低声吩咐了数句。

    荆戈面sè微异,似乎没有想到提司大人在此大胜之际,居然就在考虑失败的问题,但他没有询问什么,伸出右掌按紧了脸上的银sè面具,单膝一跪领命,便带着入宫二百人中的一部分黑骑高手,出宫而去。

    含光殿的安全控制,便在这一刻起,转交给了禁军。

    庆国历史上第一次宫乱的两位主谋者,在那枝烟火令箭冲天约半时之后,终于在高高的皇城城墙上会面。

    范闲对全身盔甲的大皇子沉默行了一礼,大皇子面sè沉重,虽盔甲在身,依旧郑重回礼,夜风忽至,吹的大皇子身上的大红披风猎猎作响,吹的范闲身上那件黑sè监察院官服如浆洗一般硬挺。

    皇城上紧张巡守的禁军将士们看着这一幕,不由心折,忽然涌出说不出的信心,庆历元年来,大皇子领兵西征,声威渐起,未尝败绩,而范闲执掌监察院后,更是俨俨然成为了陈萍萍第二,只是比陈老院长要更光鲜亮丽的多。

    如此二位皇子,如同他们身上的战袍一般,炽热的鲜红,冷漠的纯黑,光明与黑暗联手,这世上又有多少人能够抵抗。

    范闲与大皇子直起身来,没有说什么,便来到了角楼的外侧,注视着高高皇城脚下平静的广场,远处隐隐传来的厮杀声,和更远处极引人注意的几个火头。

    二人不需要说什么,准确来说,自大东山之事暴发后,二人根本没有见过面,说过话,可是便一手促成了今rì的宫廷暴动。

    这依靠的便是二人对彼此的信任与信心,这种默契,并不是以利益为源泉,而是以历史为根源。这二位皇子在天子家中,都是被侮辱被忽视的那一部分,他们的母亲长辈,曾经并肩战斗过,今rì这二位子辈也终于开始并肩战斗。

    禁军三千,此时一千人驻宫中,一千人在城头,还有一千人大队已经驰马而去,往京都的纵深突进,务必要在天亮之前,控制整座京都。一千人控制京都难度确实太大,但如果再加上范闲刻意留在宫外的一千余监察院官员做为帮手,就会顺利许多。

    “天亮之前,必须抓到他们。”大皇子冷漠开口说道,此言中的他们,指的自然是太子母子以及长公主李云睿,一千名负责扫荡的禁军之中,至少有三个骑兵小队是沿着洗衣坊那处的线路,在拼命地索缉逃出宫去的那些人。

    范闲沉默不语,在得知太子与长公主逃出宫去的第一时间,他就已经下了命令,监察院的密探剑手们,此时也正在京都里做着努力。只是他心里清楚,就如同自己在京都茫茫宅海中躲藏时,长公主极难抓到自己一样,自己要抓住对方,也是件极难的事情。

    这种事情需要靠运气,而且对范闲和大皇子极为不利的是,他们只有天亮之前这三个时辰的时间。

    “含光殿里一切安好。”范闲没有接大皇子这个问题,双眼看着皇城下的士兵,转而说道:“太后没有事。”

    大皇子的眉间皱了皱,没有说什么。

    为大皇子向来是个粗犷而宽仁孝悌之人,所以他不可能做出范闲能做的那些事情,便是连听到太后这个名字,他的心情都低落了一分,有些不自在。

    范闲微笑望着他,似乎看穿了他心里的那丝yīn影,开口说道:“皇权的争斗,向来是你死我活,我们只是执行陛下的遗诏,史书上会给你应有的评价。”

    “我不在意这个。”大皇子摇了摇头,迎着高高城头的夜风,轻声说道:“不用再说了,父皇既然在遗诏里令你全权处理此事,我便相信你能处理好,我对你有信心。”

    如果没有信心,一向孝顺的大皇子,当然不敢冒着宁才人的生命危险,举兵造反。

    “可你能给我信心吗?”

    范闲看着与阔大的皇城比起来显得有些稀疏的禁军士兵,叹了口气。此时皇城前后,只有一千名士兵,怎么也无法给人以强烈地心理支撑力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