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庆余年最新章节!

    随着钦犯陈萍萍这五个字从言冰云薄薄的双唇里吐了出来,监察院这间密室里所有的人们都疯了,他们的脸依然平静,眼眸里却闪动着一丝戾寒的味道,狠狠地盯着言冰云的脸,似乎想用目光将言冰云撕成一片一片。

    监察院八大处,除了六处的主办是临时负责之人,五处荆戈此时正在缓缓向庆国东方行进的车队之外,所有的高级官员们都聚集在这里。他们是监察院真正的实权人物,一处头目沐铁,二处头目是那位老人,三处头目是范闲的师兄,七处八处头目均是启年小组的成员,包括兼任四处头目的言冰云在内,这密室里所有的人,其实都是范闲的嫡系。

    当然,范闲的嫡系也就是陈萍萍的嫡系,虽然他们与陈老院长的交流不多,但如同监察院里每位官员密探一样,老院长就是他们的老祖宗,在他们的心里拥有着无比崇高的地位。

    除了言冰云之外的六个人都霍然站了起来,盯着言冰云的脸,一处主办沐铁那张满是黑铁之sè的面容,愤怒无比,沙哑着声音吼道:“言大人,你想做什么?”

    言冰云毫不退缩地回视着这六个人的目光,自从打北齐那片土地归来之后,陈萍萍和范闲都懒得处理繁杂的院务,实际上这几年里,监察院的大小事宜,都是由这位冷冰冰的公子哥在打理。他是言若海府的公子,在院里的资历极老,当年不过少年时节,便被派到了异常凶险的北齐进行间谍活动,事后被长公主反手卖出,不知道经受了怎样残酷的折磨,所以在院里的名声也极高。

    尤其是范闲逐步接手监察院大权后,他身为范闲的伙伴和最密切的下属,不论是在处理江南明家之事,还是在与长公主,皇宫的战斗中,在京都谋叛事中,都表现了极为强悍的梳理、分析情报的能力,决断的能力。

    有资历,有经历,有付出,有牺牲,有背景,小言公子很顺利地在监察院里获得了二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所以的官员,哪怕是名义上平级的各处主办,也默认了他的调派,他们从心里佩服这位小言大人。

    言冰云的眼角微微抽搐一丝,看着面前这六个人,没有一丝退让,一字一句说道:“陈萍萍行刺陛下,明rì凌迟处死,我院奉旨接受此钦犯,你们……想造反吗?”

    宫里关于陛下遇刺的消息早已传了出来,而监察院的这些高级官员更是在第一时间就掌握了这个情报。他们在震惊之余,也才知道原来老院长并没有随着那三十辆黑sè的马车回乡养老,而是令人意外地再次出现在皇宫之中,而且……居然行刺陛下?

    所有监察院的官员,没有一个人相信这就是所有事实的真相,更遑论这六位各处的主办大人,他们冷冷地看着言冰云,终究还是沐铁开口大怒说道:“院长回乡养老,怎么会又出现在皇宫里?行刺陛下?是谁造的谣?宫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一直沉默的三处主办低着头缓缓开口说道:“我以为现在最关键的是查清楚……”

    言冰云大怒,一掌拍在长桌之上,嗡嗡作响,厉声说道:“陛下亲口下旨,叶帅,姚公公,贺大学士,众人亲眼所见,查?查什么查?”

    此间资历最老,辈份最高的二处情报主办忽然耷拉了一下眼帘,嘶哑着声音沉声说道:“亲眼所见又如何?我看……陛下只不过是想对我们这个破院子动手了。”这位老人冷冷地抬起脸来,说道:“yù加之罪,何患无辞?陛下想杀人,什么样的理由找不出来?只不过这件事情涉及到老院长,除了谋逆刺君的罪名,还能有什么别的罪名能够制他?”

    密室里一片沉默,那片本来覆盖着黑布的玻璃窗,今rì格外透明,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丝不习惯,而外面渐渐西沉的太阳,将暮光打在皇宫朱红sè的宫墙上,又映入了监察院这间密室,让整个房间里都被包融在一片血红sè的光芒里。

    二处主办眯着眼睛,看着言冰云,缓缓说道:“言大人,提司的最终任命还没有下来,你没有资格指使我们做什么事情?你……更没有资格把这块黑布拉下来。”

    密室里的沉默愈发令人心悸,所有的监察院高级官员都看着言冰云,想看他究竟想怎样处理这件惊天大事,而沐铁等诸人听着二处这位老前辈的话语,眼神里的疑惑之意渐渐浓郁了起来,看着言冰云的目光开始冷了下来。

    “院里所有的情报都要经过我的梳理,前些rì子京都守备师离奇失踪,禁军与宫防的忽然加紧,枢密院暗中的调兵……这些情报我都送到了你的案头。”二处主办冷冷地看着言冰云,说道:“如今看来,这自然是陛下对付老院长的手段,可是你……为什么一点反应没有?”

    言冰云先前的愤怒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便不见,他冷着脸,浑身上下透着一丝冷冽的味道,就像他整个人都是一块冰一样。

    “就在这半个月里,你把我处里的人调了一大半去了西凉,去了东夷,大部分人只怕如今还在路上。”二处主办冷冷地看着他,说道:“如今院里的实力,不及往rì里的三分之一,你究竟想做什么?是不是你早就知道今天的事情,所以提前在替宫里做准备。”

    “六处的剑手与刺客,也被调了一大半离开了京都,就在前些天的时候。”六处的临时主办冷漠地看着言冰云,他是自影子以下,监察院最厉害的刺客,他的目光就像一把剑般钉住了言冰云,就像要把这块冰钉在暮sè之中,任他渐渐融化,“你必须给我们一个解释。”

    监察院里武力最强大的三处便是四五六处,五处的黑骑一向不能停留在京都左右,而且如今的黑骑一部分随着黑sè的车队走了,一部分正在燕京附近接应范闲的归来,四处本身就在言冰云的控制之下,而且分散在各州郡异国之中,也不可能集于京都之中发力。

    当言冰云下令抽空了六处的剑手刺客,整个监察院最强悍的武力部分,已经被削弱到了最极限的程度。

    沐铁的心震动了一下,他打理着京都一处,所以这些天里监察院的命令调动并没有牵涉到他,他直到此时才知道,原来言冰云竟然已经在暗中抽空了院中如此多的力量,联想到今rì皇宫里的惊天之变,联想到陈老院长,他的心寒冷了起来。

    “我是庆国的臣子,是陛下的臣子,是监察院的官员。”言冰云被这些官员直接揭破了前些rì子做的准备,脸上却没有丝毫负疚之意,他冷漠地看着长桌两旁站立的人们,一字一句说道:“你们不要忘了,入院之初,你们所学会的第一句话!”

    “一切为了庆国!”言冰云极常冷漠地一挥手,“忠于陛下,是我们唯一需要考虑的事情,你们先前的话已经有些大逆不道了,我不想再听到第二次。”

    是的,先前监察院高级官员们对皇宫的怨怼之心,表现的十分充分,如果被院外的人知道,这和欺君之罪并没有两样。

    言冰云缓步走到窗旁,眯着眼睛看着外面反shè入来的血红暮sè,寒冷的声音从他的牙缝里渗了出来:“陈萍萍行刺陛下,谋反事昭,你们若一意孤行,想与这个逆贼勾结起来做什么事,休怪本官无情……”

    密室里再次沉默。

    六处临时主办缓缓地握着了身旁腰侧的铁钎把手,冷漠地看着窗边的言冰云,说道:“虽然你调走了我手下的大多数人,但我想,我六处要杀你,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杀了我又能如何?”言冰云语带冷漠不屑,“你想谋反?你的家人,你手下剑手们的家人亲人,能逃到哪里去?外面有一万大军,你就算救了老院长,你能杀出去?”

    暮sè打在言冰云冰霜难褪的脸上,呈现出一种十分复杂的血sè,他缓缓转头,看着六处主办冷漠说道:“陛下的旨意晨间已经到了,我手里有院长的手令,从现在开始,本官便是监察院第三任提司!本官的命令,你们必须恪守,否则以院务条例处置。”

    “言大人,我不知道你的心里是怎样想的。”最近这几年一直表现的有些沉闷,有些糊涂的沐铁,忽然开口诚恳说道:“是的,六处刑大人仅凭那些剑手刺客,顶多能在院内将老院长救出来,却没办法将老院长送出京都。”

    “但是。”沐铁的眼睛亮了起来,在他那张黝黑的脸上格外晶莹,“我一处还在!八大处配合起来,在这京都里,不论要救任何人,都不是做不到的事情!”

    “一处在各要害衙门里都藏着人,四处也一定还有后手……如果大人你不行,老言大人一定有这个手段。”二处情报主办冷漠地说道:“八处马上去挑动太学闹事,不论用任何理由,只要让京都乱起来。三处马上出手,将京都内部的水源下毒污了,逼得明rì京都必须开门,四处火起,一朝发力,只是救老院长一个人,轻松地狠。”

    果然不愧是监察院最老的那一拔人,随口一说,便将援救陈萍萍的几个动作梳理的清清楚楚,更是轻轻松松地说出了如此恶毒辛辣的计划。

    “在京都水源下毒?”言冰云的眼瞳缩了起来,“你是想让整座监察的官员亲眷,整座京都的百姓……替他陪葬?”

    “我监察院有能力让京都变成一座荒城,如果真能下这个决心的话。”二处主办冷着一张脸,就像在说一件很寻常的事情,“只要老院长能活着,死几十万人又算什么?”

    言冰云的内心震抖了一丝,直至今rì,他才发现自己为之付出了整整一生的监察院,原来骨子里早已忘记了皇帝陛下的存在,所有的官员都是疯子,他们为了陈萍萍,真的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可以做出无数疯狂的事来。

    “我不会给你们这个机会。”言冰云的眼睛眯了起来,轻轻敲响了长桌上的小铃。

    密室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八大处的头目们的脸sè霍然而变,知晓事情有异,沐铁的手指微颤,看着言冰云的脸,愈发激动,大声说道:“难道你想眼睁睁地看着老院长明rì受刑屈辱而死?”

    言冰云冷着脸,一言不发。密室的门被推开了,隶属于他的亲信官员鱼贯而入,只用了极短的时间,便控制了房间内的各个角落。

    六处临时主办握着铁钎的手依然紧紧地握着,他根本没有理会身后走进来的这些人,他只是冷冷地看着言冰云。

    京都监察院的实力极为强悍,但是这座方正的yīn森建筑却只是一个大脑,他们真正的实力都隐藏在各个分理衙门,及每个yīn暗的地方。这座密室里的几位主办,便等若是监察院的大脑,只要将这大脑废掉,监察院的官员们群龙无首,再因为陈萍萍的事情如何愤怒,也很难凝成一股巨力。

    言冰云明显为了今天的异变准备了许久,当密室里的局势被初初控制之后,一直守在外围的庆国jīng锐军队,分出了一个千人列,向着监察院靠拢过来。

    方正yīn森建筑的四周响起了一连串密集的脚步声和轻甲碰撞的金属声,令人十分压抑,十分动容。楼下监察院大厅里隐隐传来几声呼喊,然后隐隐似乎有人在宣读旨意。

    密室里的人们却没有人在意这些声音,六位主办只是愤怒而怨毒地盯着言冰云的脸。

    言冰云看着一脸不敢置信神情的沐铁,平静说道:“在京都之中,你一处能掌握的人手最多,所以本官不能放你出去,你先在大牢里委屈一段时间吧。”

    沐铁的双眼似要喷出火来一般,他和言冰云都是范闲的亲信,二人交情不错,凭惯常的理解,他怎么也不能相信,言冰云竟然会为了荣华富贵,而选择在陈老院长的背后,狠狠地戮了一刀。

    二处情报主办闭上了眼睛,细细听着四周的响声,大脑快速地转动着,不停地分析着双方之间的实力对比,许久之后他睁开眼睛,十分悲哀地叹息了一声,他知道以有计算无心,言冰云在朝廷强大军方力量的帮助下,已经成功地将监察院的头脑与手脚分离了开来,更准确地说是,言冰云只要控制了这座方正的yīn森建筑,监察院便等若是成了半个废人。

    “不要动手。”他轻轻地拍了拍六处临时主办的肩膀,让他把握着铁钎的手松开。二处主办在这密室里辈份最高,六处主办一脸戾狠,但知道如今局势已定,不由仰天闷哼一声,松开了手。

    二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