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庆余年最新章节!

    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天下地上尽是融融的雪,不知其深其许,雪原直抵天际,不知其广几许,便在天际线的那头,突兀地拔起一座极高的雪峰,直入云层之中,就如一把倒插入天的宝剑。这座雪山极高,令人叹为观之,心生惧意,不敢亲近。

    范闲低头,发现自己**的双足踩在雪中,却奇怪的没有感觉到冰痛,只是很清晰地感觉到一粒一粒雪花所带来的触感,他觉得有些诧异,眯着眼睛往雪原正前方的那座高山望去,却被山壁冰雪上反shè回来的光刺痛了双眼。

    天地间很亮,宛若雪云之上有九个太阳,范闲不知道自己在这片雪原里走了多久,五天?六天?自己一直没有睡觉,但是这天也一直没有暗下来过,似乎这个鬼地方根本就没有白天和黑夜的分别。

    “我上次来的时候,最开始的时候一直都是夜晚,后来天开眼了,才变成了白天。”

    一个声音在范闲的耳边响了起来,他扭过头一看,看见了一张已经很久不见的面容,那张苍老的脸上带着一抹不健康的红晕,一看便知道是吃了麻黄丸之后的后遗症。范闲偏着头,怪异地看着肖恩,心想你不是死了吗?怎么又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还能这样清楚地说出话来?

    他感觉到有些奇怪,但下意识里又有一种jīng神力量让他不去思考这个古怪的问题,而是很直接地问道:“神庙就在那座雪山里?”

    “是啊,那里就是人间的圣地,凡人不可触碰的地方。”肖恩叹息了一声,然后那张面容变成了无数的光点碎片,落在了雪地之上,再也找不到了。

    范闲蹲下身去,用发红的双手在雪堆里刨弄着,似乎想把已经死了的肖恩再抓回来,继续问些问题,然后刨了半天,雪坑越来越深,却找不到丝毫踪迹,反而是在渐深的雪坑旁边,看见了一个影子。

    一个戴着笠帽的麻衣人正坐在雪坑之旁,双眼清湛如大海,静静地看着那座大雪山。

    “你的鞋子到哪里去了?我的鞋子到哪里去了?”范闲跳出了雪坑,看了一眼自己**发红的双足,又看了一眼那个戴着笠帽的麻衣人同样**的双足,眼光透过笠帽看见了那个人的光头,笑着说道:“我知道你是苦荷,你当年也来过神庙,你和肖恩都吃过人肉。”

    坐在雪地上的苦荷笑了笑,说道:“神庙并不神圣,只是一座废庙而已。”

    “可是世人都知道你对神庙无限敬仰,曾经跪于庙前青石阶上数月,才得天授绝艺。”

    “可是你知道事情的真相并不是这样。”苦荷转过头来,平静地看着范闲说道:“这世上哪有不可战胜的力量?”

    说完这句话,苦荷便消失了,就像他从来没有出现过。转瞬间,就在苦荷消失的地方,那个矮小的剑圣宗师忽然出现了,瞪着一双大眼,对范闲愤怒地吼叫道:“我的骨灰呢?我的骨灰呢?”

    范闲悚然一惊,这才想到自己似乎忘了一些什么事情,自己似乎答应过四顾剑,如果要去神庙的话,会把他的骨灰带着,洒在神庙的石阶上,让他去看一眼那个庙里究竟有什么样了不起的人物。

    范闲苦恼无比,说道:“那座山那么高大,那么冰冷,我根本都靠近不了,就算带着你的骨灰也没有用。”

    “这是借口!”四顾剑愤怒地咆哮道:“这只是借口!”

    然后四顾剑一剑刺了过来,卷起一地雪花,漫于天地之间,曼妙绝美无可抵御。范闲面sè一白,拼尽全身的气力,**的双足拼命地踩踏着绵软的雪原,向着前方那座仰之弥高,似乎永远无法征服的雪山冲去。

    然后他看见一个黑点正在缓慢而坚定地向着雪山上行去,范闲大喜过望,高声喊叫道:“五竹叔,等等我。”

    蒙着黑布的五竹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依然只是冷漠而坚定地向着山上走去。而范闲身后的那一剑却已经到了,剑花只是一朵,却在转瞬间开了无数瓣,每一瓣剑花割下了范闲胸腹处一片血肉。

    无穷无尽的痛苦让范闲惨嚎起来,他仆倒在地,身上的血水流到雪地之上,马上被冰成深红sè的血花,就像是名贵而充满杀伐之气的玛瑙。

    范闲看着五竹叔向着大雪山上走去,那座雪山依然是那般的高大和冰冷,他感受着心脏处传来的难以忍受的痛苦,感受着脑海里充斥着的绝望与畏惧。

    然后他醒了过来。

    范闲一声闷哼,从床上挣扎着坐了起来,浑身虚汗,打湿了所有的内衣,他下意识里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发现除了有些酸痛之外,并没有真的被割下无数片肉来。

    此时已经入夜,看来先前暮时醒来后,他静静看着床顶,然后又睡着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做了这样一个恶梦,那些曾经在这个天下洒播着风采的绝顶人物,一个一个地出现在他的梦境中,告诉他关于那座雪山的故事,然后劝说他,鼓励他,离弃他。

    范闲沉重地喘息着,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怔怔地看着身上的棉被,想到了梦境里的那座大雪山,依然不寒而栗,他知道梦境里的大雪山在现实的世界里代表着什么,他也知道那个男人其实比那座大雪山更强大,更冷漠,然而雪山在前,自己总是要去爬的。

    …………皇宫御书房内,皇帝陛下缓缓睁开眼睛,醒了过来,他看着身周案几上的灯火,才知道此时已经入夜了。他的眼神有些冷漠,有些异样,因为他先前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站在一座孤伶伶的雪山之上,享受着山下雪原中无数百姓的崇拜与敬仰,然而他身边却一个人没有,就像那座雪山一样孤伶伶的。

    那些百姓都快要被冻成僵尸了,被这样的生物崇拜着,或许也没有太多的快意可以攫取。皇帝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想到那些在梦中冷漠望着自己的眼睛,那些熟悉的伙伴的眼睛,许久没有言语。

    “朕要烫烫脸。”皇帝开口说道。

    一直守候在旁的姚太监佝身应命,推开了御书房的门,离开之前轻声禀道:“叶重大人一直在前殿等着。”

    皇帝没有说什么,有些厌烦地挥了挥手,御书房的门便被关上了。庆国皇帝陛下虽然在后宫里有自己的宫殿,但是这么多年来,他勤于政事,加上jīng力过人,也习惯了在御书房内熬夜审批奏章,此间安置好了一应卧具,所以他极少回殿休息,而是经常在御书房内过夜。

    如果说庆帝的生命有一大半时间是在御书房内度过,倒也不是虚话。平rì入夜后,这座安静的书房内,除了皇帝之外,便只有他最亲信的太监能够入内,当洪公公死后,洪竹失势之后,能够在晚上停在御书房内的人,就只有姚太监了。

    然而今天这间安静的御书房内还有一个女子,这位姑娘间眉宇间有一股天然驱之不去的平静之意,面容清秀,穿着一件半裘薄衫,安安静静地坐在软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