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庆余年最新章节!

    “胡闹台!”

    陈萍萍咕哝着骂了一句什么,桌旁那几位监察院的头目有些畏惧地看着院长大人发脾气。陈萍萍将膝盖上的毯子扯了下来,咳了两声,花白的头发乱糟糟的没有一丝美感,说道:“院里的规矩很清楚,宫里的事情我们不能插手,除非陛下下旨。”

    四处头目言若海苦笑摇头道:“只是未免可惜了些,以往倒是查过科举舞弊之事,但这种事情都是发生在高门大院之中,我们安插的人手不足,难以找到线头。今次得了这几个人名,顺藤摸瓜,不难将事情背后的官员揪出来,只是想不到竟然会牵连到东宫。”

    监察院内部的说话向来极其大胆辛辣,除了对于皇帝陛下的无上忠心之外,这些密探首领们根本不在乎旁的人。

    陈萍萍推着轮椅来到窗边,花白的头发与窗上的黑布一映,显得格外分明,他冷冷说道:“这位提司大人的命真好,陛下昨夜才决定今年要查科场弊案,他就送了这么份礼物来。”

    言若海对于那位从来没有见过面的提司也是极为好奇,不知道对方是如何能拿到那些名单,轻声应道:“早该查了。”

    “嗯。”陈萍萍一挥手,让这些属下自去各府安排,准备数日后的大动作,却将言若海留了下来,半晌之后,才寒寒说道:“知道提司身份的,有很多人,所以这件事情根本无法保密,陛下还想给太子留些颜面,所以东宫那边的人我们不要动。”

    “那宰相?”言若海忽然间灵光一闪,猜出了提司的身份,不免有些震惊无语。

    陈萍萍眯着眼睛看着他:“你既然知道他是谁,当然知道,他的岳父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动的。”

    “其实这些人都不能动。”言若海苦笑道:“除了太子之外,一位是宫中的贵人,一位是宰相,还有一位是枢密院的元老,我们院中与军方关系一向良好,总不能为了这些小事把关系撕破了。”

    “嗯。”陈萍萍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道:“这三条线都要动,但是都不要追到根上,不然朝野震动,连陛下都无法收场。这些做臣子的啊,或许就是猜到了陛下不可能因为科场弊案而穷治天下官吏,所以这些年才会如此大胆。”

    他忽然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容有些阴寒:“但他们没有想到,世上还有人的胆子比他们还要大,居然一反手就卖了这么多人。”

    言若海皱眉道:“范提司此举大为不妥,一下子得罪这么多贵人,如何收场?”

    “他这是把题目交给老夫在做。”陈萍萍的脸色不知道是怒还是狂燥,总之心情不怎么好,“他知道老夫不会让他站在风口浪尖上,之所以给这名单过来,只是告诉我,他不想被人牵着鼻子走,要我帮着处理!”

    言若海不敢接话,心里却是更加震惊,那位司南伯的大公子究竟与陈院长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居然敢如此行事?而且看大人的表情,竟似真地准备按照他的方略去做。

    陈萍萍回复了冷静,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只是笑声未免有些尖锐难听:“有意思,果然有些意思。”

    言若海好奇问道:“范提司这样做,对于他有什么好处?”

    “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些怪人,不是为了自己的好处做事的。”陈萍萍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流露出一种很少见的尊敬神情,这种神情,言若海甚至在院长提到陛下时都没有见到过。

    “请大人示下,此次查科场弊案,最上可到哪级?”

    陈萍萍微微抬头,寒声说道:“陛下觉得郭家把持礼部够久了。”

    “明白。”

    “一处目前没人,沐铁不够聪明,所以此事由你领头。”

    “是。”

    —————————————————————————

    春闱已经进入了第三轮,范闲拿起温热的湿毛巾擦了擦眼角,发现最近几天确实有些疲乏,眼屎都多了起来,不由苦笑着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再细细去看那些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学生,心想连自己这做考官的都如此辛苦,这些学生只怕更是可怜。

    今日是春闱会试的最后一天,范闲已经在礼部二衙的考院内呆了好几天,虽然家中时常送些醒神的东西和吃食过来,但身体和精神也已经疲乏到了极点。他打了个呵欠,走到那个杨万里的身边,细细去看,这些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