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庆余年最新章节!

    范闲有些不自在起来,极不易察地往后退了小半步,微低着脸颊,用眼角的余光在殿上快速扫了一眼。

    齐国朝廷的这些臣子,没有什么出奇的人物,最让他好奇的,是高高在上的龙椅旁边正在微微荡漾的珠帘,珠帘上面泛着群臣后方水池子里映来的清光,看着清美无比。

    他知道,那位北齐真正有权的皇太后,就在珠帘之后。

    ……

    ……

    许久之后,龙椅上那位天子撑颌打了个哈欠,似乎也听的厌了。

    “使臣们远来辛苦,退下歇息吧。”年轻皇帝挥挥手。范闲如释重负,满脸微笑复跪于地,与众下属对着龙椅拜了再拜,就准备拍屁股走人,去找北齐那些真正办事的官员,赶紧去把可怜的言公子搞出来。

    但事情的发展总是出乎人的意料。

    “范……公子?”北齐皇帝的唇角似乎带着一丝笑意,看着范闲,轻声唤道:“你且留下陪朕说说闲话。”

    群臣一阵微讶,心想朝堂之上,陛下竟然称呼对方主使为公子而不是官称,实在是有些不合礼数。范闲却想不到这些,只是心头大惊,难道这位年轻皇帝知道了什么?

    他赶紧行礼应道:“外臣初至,不知殿前应对,实在惶恐。”

    “无碍,无碍。”年轻皇帝似乎很好说话,笑着说道:“此次得知是范公子前来,朕极为欣喜,好教范公子得知,《半闲斋诗话》朕也是时常诵读,就连太傅大人对公子才华也是赞不绝口。今日国事已毕,范公子且陪朕随意走动走动,朕盼着范公子前来已久。也顺路让范公子看看本朝皇宫里的景致。”

    话已经说到这份上,身为外臣的范闲哪里还敢多话,只是心头微微一动,北齐太傅是庄墨韩的儿子,庄墨韩在庆国皇宫之中,被自己整的狼狈不堪,对方竟然夸奖自己才华?

    使团退出大殿,林静略含担忧地望了范闲一眼,范闲微微颔首,示意对方自己会注意。

    当北齐的臣子们也退出去后,整座大殿显得更加清旷,隐隐可以听见长台畔水池里鱼尾击水的哗啦之声,幔纱后方宫女们轻柔的脚步。

    一直坐在龙椅上的年轻皇帝此时似乎放松了下来,伸了个懒腰,望着范闲呵呵一笑,径直从龙椅上跳了下来,接过太监递上的毛巾胡乱擦了擦,一拍范闲的肩膀说道:“走,我要让南朝的诗仙瞧瞧咱们北国的仙宫。”

    范闲暗自叫苦,谁能料到这位陛下竟还是个孩子习性,正准备跟着他往殿后走去,却听着那层自己一直暗中注意的珠帘后传出一声咳嗽的声音。

    北齐皇帝微微一怔,面带苦色转过头来,对着珠帘行了一礼道:“母后,孩儿见着范闲心中喜悦,故而失礼,还望母后饶恕。”

    已有宫女缓缓拉开珠帘,当当珠子碰撞之声清脆响起,一位贵妇从帘中走了出来。

    范闲赶紧低头,不敢细看,但奇毒的眼光依然看着珠帘下方的那只脚。

    那位贵妇穿着一双绣金的绸花鞋,看似随意,却华贵无比。

    更让范闲震惊的是,紧随着这双绸花鞋后,还有另一双脚也随之踏出了珠帘——这个世界上有谁敢和北齐太后一起坐在珠帘之后,听着皇帝与外国使团的对话!

    那双脚上穿的是一双布鞋,鞋底是千层布密密纳成,是乡村里极常见的手艺,鞋口是黑白二色,只在那细细嫩嫩的脚跟处,露出一丝喜庆的花布。这种布鞋通常会在乡野鄙地的新年中看见,而出现在北齐的宫廷之中,就显得异常怪异了。

    范闲却猜出了布鞋的主人是谁,愕然抬首,再也顾不得礼数,双眼宁静,实则暗自警惕地看着她,看着头上依然扎着花布巾的海棠姑娘!

    没想到海棠竟然会和太后一道,从珠帘里出来!

    ……

    ……

    范闲与海棠的眼光宛如实质一般撞在一处,北齐宫殿里的空气都有些不安起来。也不过白驹过隙的一瞬,范闲又已收回目光,向着海棠身边的贵妇跪了下去:“外臣范闲,拜见太后。”

    太后看了他两眼,微微皱眉,心想这个叫范闲的庆国官员,怎么生的如此漂亮?简直可为妖邪了,难怪朵朵今日非要偷偷上殿来瞧,难道身边这丫头……她将这些想法挥去,微微颔首,然后对皇帝说道:“你师姑回来了,既然你要带范大人去宫中闲逛,那和师姑一路去吧。”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