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庆余年最新章节!

    京都的夜晚,比北齐上京的夜晚要显得清静少许,庆国人似乎还没有习惯所谓盛世年华,所以大多数时候,还是习惯夜晚在家里呆着,当然,那些流晶河上的花舫,城西的青楼不在此类中。

    范闲负着手,在夜色中缓步前行,邓子越抱着个盒子跟在他身后数步,忽然间范闲停下了脚步,对着身前身后那些黑暗处招了招手,隐藏在黑暗中专门负责保护他安全的那些监察院吏员,有些不知所以地现了身。

    “全京都的人都知道你们在我身边,何必还要刻意留在黑暗里。”范闲笑着说道。

    邓子越苦笑着解释道:“朝官们不喜欢看着监察院的密探在街上,百姓们也多有畏惧之感……只怕对大人影响不好。”

    范闲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笑着说道:“你们老在人房顶上走,难道不怕影响别人睡觉?”

    众下属面面觑,却也是依着提司大人的意思,来到了街上。这些人都是当初在监察院里并不怎么得志的官员,王启年受命组建启年小组的时候,也很用了些心思,找的都是些合用之人。如今启年小组里的人跟着范提司,在院中可谓是春风得意,不论是去八大处里哪边交待公务,对方总是恭恭敬敬,而且每月除了俸禄之外,还有很大的一笔津贴,这种转变让他们深觉跟着范提司,实在是很幸运的一件事情。

    时近中夜,气温渐低,邓子越赶前几步,将一件薄薄的黑色风衣搭在了范闲的身上,然后马上退回到自己的位置。一行七八人向前走去,众人都穿着监察院特制的那种黑色单衣,下摆在膝盖之上,衣料并不怎么反光,看上去有一种阴沉的观感。

    月光下,一行人正保持着一种很有味道的距离,沉默而同步地将范闲拱卫在正中,向着前方行去,银光如雪,黑衣如墨。

    ——————————————————————————

    第二日,范闲就去了天河大道旁的那个建筑——监察院。

    他一路往里走去,一路都有面色平静的监察院官员向他低身行礼。

    “提司大人早安。”

    “范提司早。”

    他一一含笑应过,脚下未停,向院后的那个房间走了过去。推门而入,然后发现八大处的七个头目已经到齐了。

    范闲微微欠身,拱手向众人行了一礼,那七位头目不敢托大,赶紧站起身来回了一礼,尤其是四处的言若海看着范闲更是面色喜悦,微有感激,想来这两天在家中与言冰云父子和睦,心情不错,只有陈萍萍坐在长桌尽头的那张轮椅上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他咳了一声,坐到了陈萍萍右手边的那位座位上,有些意外没有发现老师的身影,似乎猜到他在想什么,陈萍萍双手轻轻抚摩着膝盖,用微尖的声音轻声说道:“他去江南快活去了,我也管不住他。”

    范闲笑了笑,压低了声音,眼视前方,说道:“什么时候你也出去玩去?”

    陈萍萍看了他一眼,说道:“那得看你什么时候有能力接班。”

    ———————————————————————————

    监察院极少有这种会议,恰好范闲来的两次都碰着了,当然,这两次会议与他也都有扯脱不开的关系。在听取了范闲关于北齐之行的汇报之后,众官员都放下心来,只要北面的密谍网络没有遭到致命性地毁灭,其它的其实都无所谓。

    至于范闲提名王启年暂时处理北方一应事务,众人也没有太大的异议,一方面范闲身为提司有这个权力。二来王启年在院中的资历也足够久,如果不是他当初自己不争气,只怕如今也是一方头目,既然他机缘巧合跟了范提司,范提司让自己人向上晋一级,也不算什么出格的举动。三来,北面那摊子实在是个危险的买卖,看看四处言大人家公子的遭遇就知道了。

    但接下来宣布的院内人事安排,就有些出乎众人的意料——院中官员一直以为,在一处朱格自尽之后,那个一直空着的位置,之所以院长大人始终没有喊人接手,为的便是等小言公子回国之后接任,没有想到院长大人宣布的任命中,言冰云竟然任了四处头目——如果他到了四处,那一处归谁管理?言若海大人呢?

    陈萍萍有气无力地抬了抬眼帘:“若海在院子里呆久了,有些腻了,所以自请辞去四处职务,明日发文去吏部,在京中谋个闲职,养老吧。”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