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庆余年最新章节!

    往日向来只有抱月楼威胁人,哪里有人敢威胁抱月楼?

    那位丽人姓石名清儿,正是袁梦一手培养出来的得力助手,本以为今夜只是来了几个查案的小官差而已,只是下属禀报这位陈公子气度不凡,武道高深,想来是位棘手人物,这才准备强势之下,与对方妥协——之所以会选择妥协,是因为从九月开始,大老板便一直要求抱月楼安份一些。但她没想到对方不肯选择和平,还赤裸裸地威胁了过来!

    石清儿气的不善,盯着范闲一字一句说道:“你会后悔今天晚上做的事情。”

    “不要威胁我,赶紧拿契约来。”范闲笑着说道:“被你们整的没心情了,准备回家。”

    看着范闲那温柔无比的笑容,史阐立在心底暗叹了一声,知道门师很不高兴,后果相当严重,再过几天,这家抱月楼估计就要关门。石清儿气结,眸中厉声一闪即逝,吩咐属下去办事,不过片刻功夫,一张薄薄的纸便搁在了众人之间的桌上。

    “现银交易,你有一万两银票,我就将人给你。”石清儿盯着范闲的双眼,“庆律里确实有赎良的条款,但是……我也不可能把桑姑娘摆在楼子里等你来买,如果这时候你掏不出现银来,说不定呆会儿就有旁的买家将她买走了。”

    范闲面色不变,心里却耻笑了一声,还有谁会花一万两银子买人?如果自己真的不出手买人,那呆会儿就会出现的买家,只会是你抱月楼自己。

    史阐立已经取过笔墨,写了份契结书,与那份桑文的人身文书放在了一起,就等着范闲拿银票出来,他对于门师的财政能力向来是很信任,而且毕竟是位读书人,总以为银子这种东西对于大富之家来说不算什么。

    石清儿也盯着范闲,她这一世也不知见过了多少富人,但即便是江南的盐商与皇商们,也没有揣一万两银票在袖子里的习惯,除非他们是准备在宴席上送哪位高官厚礼,所以对于眼前这位年轻人能拿出一万两银票的事情,她本就不相信。

    看似很久,其实只是过了一会儿,范闲没有什么动作。史阐立微感慌乱与意外,石清儿的唇角却是浮现出一丝果然如此的骄傲笑容。

    范闲看着这清丽女子的微傲自矜神情,忽然觉得很爽,笑了笑,对一直安静站在身边的邓子越勾了勾手指。

    邓子越俯身道:“陈公子,有什么吩咐?”

    范闲低声笑骂了句什么,才说道:“装什么傻?我身上可没装那么多银子,这是向你借钱来着。”

    邓子越面色一窘,虽然不清楚提司大人为什么如此忖定自己怀里揣着上万两银票,还是赶紧伸手入怀,摸索了半天,摸出了一个与亵衣紧紧系在一处的荷包,荷包朴素,里面微鼓。

    房内众人面面相觑,看着邓子越从这个普通的荷包里,像掏心挖肺般地掏了一叠子银票出来!

    邓子越将银票搁在桌上,心疼地数了又数,拿了十张,递给了石清儿。

    ……

    ……

    石清儿的脸再也挂不住了,手里拿着整整一万两银票,无比惊愕地张着嘴,内心深处早已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在她的心中,这位年轻的公子哥儿或许是富家子弟,但是连他的随从身上居然都放着一万两银子!

    她捏着银票,看着范闲平静的脸,心中震惊想着,这到底是哪路的神仙?

    范闲没有理会对方的眼光,轻轻摸了摸自己身后一直昏睡着的研儿姑娘,手指头在她的颈部轻轻滑弄了几下,看似调戏一般,妍儿却悠悠醒了过来,伸手掩唇,打了个呵欠,看来这一觉睡的不错。

    “走吧。”

    他温和说道,率先起了身,往院外走去。身后邓子越扶起了那位浑身湿透、生死未知的偷袭者,而史阐立也扶着那位心神受了太多刺激的桑文姑娘,随着他走了出去。

    不一时,这一行来路不明的人物,便沿着瘦河畔的点点桔灯,消失在了抱月楼中。

    石清儿手指用力,将那十张银票捏的发皱,却终是舍不得这一大笔银钱,小心地收入怀中,望着那行人的背影恨声说道:“给我盯紧了!”

    抱月楼一共有两位神秘的老板,而这位石清儿则属于二老板那个派系的,下手极为狠辣。这时候研儿才皱着眉头走上前来,此时她的脑中有些昏晕,看着房中这情景,自然知道自己不是睡了一觉这般简单,看来那位有着可亲笑容的年轻陈公子,果然是一位厉害人物。

    石清儿反手一掌便往她的脸上扇了过去!

    谁也没有料到,研儿冷冷地躲开了,望着石清儿说道:“姐姐为何要打我?”

    石清儿咬牙道:“你个没用的小蹄子!让你来套话,结果睡了大半夜!”

    研儿的目光在场中扫了一遍,便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冷笑道:“我是没用,但姐姐如果真的能干,怎么会让这些人还把桑姐姐带走了?这事儿您可要向袁大家交待。”

    “哼。”石清儿盯着妍儿那张浓艳的面容,轻蔑说道:“不要以为大老板喜欢你,你就敢在我面前放肆,抱月楼开门做生意,当然不能在这里与客人起冲突,事后自然有解决的办法。”

    这两位姑娘看来都是抱月楼的当红人物,所以说起话来也是暗含风雷,彼此不相让,下属们赶紧退了出去,生怕遭了池鱼之灾。

    稍停片刻后,妍儿轻笑说道:“不要忘了,大老板让你们这些月安份些,少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

    “伤天害理?”石清儿冷笑道:“在这京都里,我们就是天理。”

    妍儿眉梢一挑,假意疑惑道:“噢?今儿来的,估摸着可是十三衙门里的厉害人物。”

    “狗屁的十三衙门。”石清儿眉宇间杀机隐动,“全京都能毫不心疼地拿出一万两银票来的人物,没有几个,把刑部的青石板子全掀翻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