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庆余年最新章节!

    秦老爷子安静地坐在大石头上,然后笑了起来,老年人的笑容总是显得那样的平缓与温和,就像是早已脱去了一应的激烈情绪,有的只是洞悉世事的平静。

    他身上穿着棉被,披着那件大衣,显得有些臃肿,只是老爷子的身躯异常高大魁梧,所以并不显得累赘。

    “不要太担心。”

    老爷子负着双手,站在雪水一片的菜地面前,微微抬头,用那双已经有些浑浊的双眼看着天上偶尔穿过夜云的冬月,苍老的脸上浮现着一丝许久未曾见的霸气。

    秦恒昨天夜里才知道山谷里的安排,在满怀震惊之余,并不是很清楚父亲为什么会突然对范闲动手,他身为秦家这一代的接班人,从理智上来讲,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家族忽然无缘无故惹上范闲这么一个难惹的敌人,但是……他没有反对。

    因为他相信自己的父亲之所以会这样安排,一定有他的原因。而且他是儿子,是军人家的儿子,习惯了以军中的态度,迎接父亲的命令,在秦家之中,老爷子就是元帅,其余的人都是下面的将官。

    对于命令,只能接受,不用解释。

    秦恒也是聪明人,自然知道父亲之所以在山谷事败之后并不担心的原因是什么……范闲在朝中的敌人太多,似乎无论是哪一方的势力,都有可能赶在范闲回京之前试图狙杀他,而秦家,却是所有的势力当中,最不可能出手的那一方。

    就连秦恒自己都想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杀范闲,更何况朝廷里那些负责调查的人们。

    而且自己家是秦家,就算陛下最后怀疑到什么,但在没有一丝证据的情况下,也不可能就此问罪。

    ……

    ……

    “我朝大军五停之中,我秦家占了一停,叶家占了一停。”老爷子缓缓说道:“如果你身为一位帝王,会不会允许这种现象?”

    秦恒默然,低头看着脚前的烂泥地。

    老爷子轻声说道:“可陛下会允许,因为陛下有雄心,他安安静静地等了十几年,只是为了等北边那个光头,东边那个白痴死……或者老,所以他允许我们秦叶两家暂时保存着,因为将来要征战天下,总是需要将士们去冲杀的。”

    老爷子微笑说道:“为父当年也号称一代名将,只是如今年岁早已大了。而当今名将,自然以北齐那位上杉虎为首,我大庆还有大殿下、有小乙。叶重虽比我年纪小不少,但常年负责京都守备,早已失却了当年的厉气。可是谁都没有想过……这天下最厉害的领兵大将不是旁人,其实,就是陛下。”

    秦恒依然沉默,心里却十分肯定这个说法,他也是位军人,正如庆国所有的军人心中那般,对于一直深居内宫的皇帝陛下有一股从内心生出的敬畏与崇拜,虽然陛下已经有十几年未曾领兵,但是历史早已证明,三次北伐,将横亘大陆的大魏打的七零八落,虽然未曾一统天下,但用兵如神这四字,确实可以用在陛下身上。

    “叶家能够存留到今天……”老爷子缓缓闭上眼睛,“是因为有叶流云那个老东西,而我们秦家虽然没有叶流云,却依然能够存活到今天,是为什么?”

    秦恒低头说道:“因为有父亲在。”

    这是一句极诚恳的赞美,秦老爷子沉默少许,并没有反对这个说法,自己的门生故旧遍及朝中军内,如果叶流云是用自己的绝世武功为叶家保存着一个活路,而秦家则是在自己的遮蔽之下,幸福地在庆国生存着。

    这一切都来源于自己,所以自己必须活着,虽然这么大的年纪,身体时常生病,可自己依然要活着。

    “我忠于陛下……忠于庆国。”秦老爷子缓缓说道:“我从未做过对不起陛下的事情,所以,陛下也绝对不会对不起我。”

    秦恒心里咯噔一声,心想今天白天在山谷里狙杀钦差大臣范闲……那位可是陛下的私生子,难道这还不算对不起陛下?只是这句话他是断然不敢问出口的。

    秦老爷子双眼平视前方,一股在军中浸淫五十年所培养出的霸气油然而生:“你不明白为父为何会选择此时出手,我也不想将当年的事情都讲给你知晓,我只是想教给你,什么是出手的时机。”

    ……

    ……

    “当所有人都想不到你会出手的时候,出手。”秦老爷子回头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当所有人都可能出手的时候,你出手。”

    “这水已经够浑了,不在乎多加我们一个。谁也不知道浑水下面的是什么,所以我们才会安全。”

    “陛下虽然绝世英明,但毕竟深在宫中,对于很多事情无法获得第一手的信息。”秦老爷子平静说道:“如今这个世上,能够猜到或者知道我与山谷之事有关系的,只有那两个人。”

    “而很奇妙的是,这两个人都不会对陛下说。”

    “所以这次的行动虽然失败了,但是只要没有被人摆到台面上来,这本身就是一次成功。”

    秦恒忍了许久,终于忍不住低声问道:“为什么那两个人不会对陛下说?”

    “因为老跛子从一开始就在沉默。”秦老爷子的唇角泛起一丝讥讽之意,“不论他因为什么原因沉默,这次山谷里的狙杀有他们监察院的配合,他如果现在把这事挑明了,在陛下面前,该如何解释?”

    秦恒明白了,却还是不明白,为什么陈院长大人会沉默,难道他……也想范闲死?这是怎么都说不通的事情,他沉默片刻后说道:“可是……如果院长大人将我们埋在里面的那人揪了出来,岂不是可以向陛下陈述他的猜测?”

    “猜测。”老爷子冷冷说道:“你也知道,这只是猜测,陛下凭什么就相信他的猜测?更何况那个人又岂是这般好揪出来的?”

    “还有另外一个人呢?”

    秦老爷子苍老的面容上多出了一丝红润,似乎许久没有参与的斗争让他整个人年轻了起来,他轻声嘲笑说道:“在陛下治下的朝廷里,我唯一有所警惧的便是当年的林相和陈院长,林相被陛下逼着辞了官,陈萍萍又另有心思……至于长公主。”

    老爷子带着一丝讥笑说道:“如果长公主要挑事儿,我老秦家会出问题,燕小乙难道就能置身事外?”

    秦恒愕然抬首,燕小乙儿子藏身自己属下的事情,他也是昨天夜里才知道,而且从父亲的神态看来,他自然明白了,燕小乙儿子在山谷前就对范闲进行夜袭,继而将范闲一行人拖进山谷之中,这竟是老爷子一手安排的!

    想到此节,他的心中不禁对父亲产生了一丝敬畏,老爷子许多年不曾视事,一旦出手,果然厉害。

    “我秦家一直站在陛下这方,在朝事之中保持中立。”秦老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