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庆余年最新章节!

    (洗手做羹汤的意思很简单,新妇三日入厨下,洗手做羹汤,人生角色的改变,第一次牵手、接吻、爱爱、杀人……十三郎的第一次。PS:昨天那章错字漏字太多,我认罪,会改的。

    另:今日之月票榜愁云惨淡,杀气腾腾,真真是苍山如怒,暮日如血,身边是邓世昌……咳咳,就是拉票了,用劲儿拉月票。)

    ……

    ……

    第二日是第三日的前一日,这不是废话,因为第三日婉儿就要回京,范闲习惯于让自己的妻子家人远离一应污秽事,所以他把时间定在第二日。这一日风和日丽,积雪渐融,天河大街上湿漉漉的,存有积雪的街畔流水石池,终于流动了起来,带着雪团与枯叶,往着低洼处行去。

    京都内外四向诸个城门由十三城门司负责安全禁卫,这十三城门司直属宫中调拔,不要说京都守备无法探手进去,便是枢密院的军方大老们也不会在明面上做出太多动作。每逢入夜,京都城门便会关闭,在庆国的历史中,除了那几次血火纷飞的政变,以及几次大天灾与边疆动乱使者来报,再也没有夜间开启的先例。

    监察院的老院长陈萍萍大人是例外,他住在京外的陈园,而陛下给了这位院长大人特权,可以夜间入京。

    但只有这一个特例,除了陈萍萍,没有人可以身无皇命在深夜里出入京都,只是在范闲执掌监察院后,这个特例又多了一人。

    所以哪怕京都守备元台大营发现了燕慎独的尸身,逐级上报,终于报到了知晓燕慎独真正身份的那级将领……大营里的将领震惊惶恐之下,依然没有办法通知京都里的大人们。

    京都守备统领秦恒是第二天早上才知道的这个消息。

    然后回京述职的征北大都督燕小乙,也知道了这个消息。

    他的亲生儿子,昨天夜里被人暗杀于大营之中。

    ……

    ……

    燕小乙坐在床边,两只脚张的极开,这是多年军旅生涯骑马所养成的习惯,他的双眼有些漠然地看着跪在门前的信使,微微偏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老爷。”床上的两名姬妾强抑着内心的恐惧与不安,挣扎着起身,为燕大都督穿好衣裳,打水漱洗。

    在这一切的过程之中,燕小乙都保持着一种冷漠的平静,在热水盆里搓揉着的双手没有一丝颤抖。

    他自幼精力过人,从军后更是夜夜无女不欢,家中姬侍无数,便是这京都的宅子里没有正妻,却还留了五名姬妾侍侯自己,昨天夜里风雨之下,这两名姬妾有些承受不住了。

    燕小乙偏头看了身旁的姬妾一眼,往常他习惯了暗中骄傲于自己的体力精力,可今日心中却有些异样,对这些娇媚的妇人们感到了一丝厌憎。

    女人,他有很多个,但儿子,他只有一个。

    他平静地站起身来,在腰上系好黑金玉腰带,披上挡雪的大氅,行出门去。门外早有亲兵与京都守备满脸惊惧的将领们等候着。

    看着自己心腹抱着的那把长弓与那筒羽箭,燕小乙在马旁有些失神,纵是如此,自闻讯直到此时,他依然面色平静,微黑之中带着坚毅之色的面庞没有一丝异样。

    马蹄声渐离燕府,府内两名美姬惨死于床,鲜血浸染了整道翠幔。

    ……

    ……

    在亲兵们的护卫之下,燕大都督出了城门,来到不远的元台大营帐内,面色漠然,根本不看前来安抚自己的大营将领一眼,便是急匆匆赶来的秦恒,也被他视而不见。

    他直接入了中军帐。

    燕慎独的尸身就摆在帐中,没有人敢动这具尸体,因为大家都在等着燕大都督亲自来看一下。

    燕小乙站在儿子的尸体面前,许久没有说话,只是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许久之后,他目光微垂,伸手将儿子已然僵直的手掌扳开。

    死人的手掌握的极紧,燕小乙扳的很用力,生生将自己儿子的手指扳断了两根。他从儿子的掌心里取出一样东西,然后举至眼前,细细地察看。

    帐外的天光透了进来,从那块玉佩上轻轻一折,射入燕小乙的眼中,让他的瞳孔微微缩了一下。

    他认识这块玉佩,玉佩上有一柄小剑,另一面刻着几个文字,所以他的心寒冷了起来,旋即又燃烧了起来。

    中军帐中其余的将领却不知道这块玉佩代表着什么,秦恒叹息了一声,上前安抚了几句,同时表达了秦家对于此事的由衷歉意,一位大都督的儿子在自家控制的大营内被人暗杀,无论如何,秦家都要负上极大的责任。

    燕小乙微微点头,终于开口,他的声音有些嘶哑,缓缓说道:“小侯爷无需多言。”

    秦恒默然,片刻后说道:“请大都督节哀。”

    燕小乙的脸上并没有哀色,他让元台大营的正将带着自己来到了儿子曾经住过的营帐,他单人进去,在那个营帐里停留了许久。

    所有的人都在外面等着他,不敢去打扰他。

    在营帐内与儿子的气息进行了最后一次交谈,燕小乙从营帐后方那个破洞里走了出来,面色木然,看着雪地上的那几大滩被风刮的有些散了的血渍,一言不发。

    再次回到中军帐中,燕小乙看着儿子的尸体,低了低头,忽然伸手,握住儿子尸体心窝上插着的那根箭,微微用力一拔。

    噗哧一声,箭枝离开尸体,落入燕小乙的手中,他将这枝箭亲手插入亲兵背着的箭筒之中,然后转身对秦恒说道:“烧了吧。”

    马蹄声再起,离开了元台大营,往京都驶去。就算他的儿子被人刺杀了,可身为朝廷重将,燕小乙依然要留在京都,这便是权力带来的不便。

    寒风扑面。

    征北军的亲兵们脸上全是悲痛与愤怒之色,他们在庆国的北疆与北齐人对抗数年,自认有功于国,但没有想到,居然京都里有人会敢来暗杀大都督的公子!

    燕小乙依然面色不变,只是对着亲随冷漠说道:“不是四顾剑,那个杀手流了血,九品。”

    那个玉佩说明了杀手的来路,燕慎独的实力与那人付出的代价说明了那人的水准。亲随在他身边骑着马,说道:“叶重离京之后,京都九品明面上只有数人,如今都督与小范大人回京,便又多了两人,只是隐在暗中应该还有些,比如监察院。”

    毫无疑问,燕小乙回京后首当其冲的便是监察院一系的势力,尤其是那日在枢密院之前,范闲向他挥动的马鞭,更是让这种隐在暗处的对抗变成了即将暴发的冲突。

    所以燕慎独的死,所有人都会第一时间联想到范闲。

    “不是范闲。”燕小乙冷漠说道:“但一定与范闲有关。”

    城门便在眼前,那名负箭亲随担忧地看了大都督一眼,心想如果真与那位小范大人有关,大都督会怎么做?难道就在京都里,一箭射杀了陛下的私生子?

    燕小乙微微眯眼,没有说什么,只是咳了两声,然后掩住了自己的嘴唇,一丝鲜血从他的指缝间流了出来。

    ————————————————————————

    昨夜的刺杀并没有宣扬开来,一来是燕小乙儿子在京都守备的消息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二是时间太短,就连监察院本部也没有获得相关的细节。庆国朝廷的文官武官本就分属两个系统,自然也没有多少朝中大臣知晓此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