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庆余年最新章节!

    如果不是被逼到了绝路上,范闲绝对不会想到动用黑箱子。起初随陛下往大东山祭天时,总以为是陛下在设局玩人,所以他把箱子放在了船上。

    箱子一直在船上,一直被那十三万两白银包裹着,坦露在苏州华园的正厅,迎接着来来往往人群的注视。皇帝和陈萍萍,想这箱子想的快要失眠,但没有人想到,范闲竟然会光棍到选择这样一个存放的位置。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对于人来说如此,对于箱子来说,也是如此。

    而他此时要往山上去,是因为他清楚,对于这场不对等的狙击来说,自己最大的优势,就在于燕小乙根本不知道自己拥有什么样的武器,对于恐怖的热兵器没有丝毫的认知。

    在五百米的距离上,燕小乙只有被自己打的份,而一旦燕小乙突入到三百米以内,以燕小乙箭法的快速和神威,只怕范闲会被射的连头都抬不起来,遑论瞄准?所以他必须和燕小乙拉开距离,同时等待着燕小乙出现在自己的视野之中。

    之所以在船上拿到箱子后,范闲没有马上觅机反击,正是因为他清楚,燕小乙不需要瞄准,便可以在一秒钟内射出十三箭,而自己需要瞄准许久,才能……勉强地开一枪。若在海岸上胡乱射击,想必自己会成为有史以来死的最窝囊的穿越者。

    重狙不是那么好玩的……这是五竹叔当年教他用枪时,没有忘记提醒的一点,风速,气温,光线的折射……所谓失之毫厘,差之千里,说的就是这种事情。

    范闲不希望自己胡乱瞄准开了一枪,却打穿了燕小乙身旁五十米外的一棵大树。

    如果让燕小乙这样的强者,经历了一次子弹的威慑,知道自己有这样恐怖的远程武器,对方一定有突进自己身周,让重狙武力大打折扣的方法。

    所以,范闲只允许自己开一枪。

    ————————————————————————

    范闲如此谨慎小心,如此看重燕小乙,自然有他的道理。他自幼在费介的教育下学习,不足十六岁,便掌握了监察院里跟踪匿迹暗杀的一应手法,当年在北海畔狙杀肖恩,就已经证明了他的实力。

    可是深入澹州北的山林之后,范闲沿路布下机关,消除痕迹,凭借茂密山林与陡滑密叶地的帮助,意图摆脱燕小乙的追杀,却始终无法成功,燕小乙一行人,始终与他保持着百丈左右的距离。

    直到最后,范闲才想明白,燕小乙当年是大山中的猎户,似乎与生俱来有一种对猎物的敏感嗅觉,自己既然是他的猎物,当然很难摆脱追踪。而至于那些陷井,只怕在燕小乙的眼中,也算不得什么。

    当范闲在高山上暗中佩服燕小乙的时候,下方他先前曾经暂时停歇过的大树处,传来几声闷哼和惨叫。

    ……

    ……

    燕小乙冷漠地看着被木钉扎死的亲兵,眼神中没有流露出悲郁的意思,反而有一股野火开始熊熊燃烧。自澹州北弃马入山以来,一路上,他的五名亲兵已经有三人死在了范闲的诡计与陷井之中,而此时死在自己面前的这人是第四人。

    追踪至此,身为九品上绝世强者,凌凌然接近大宗师境界的燕小乙,和范闲此时心头的想法一样,对对方都生出些许敬佩之意。

    燕小乙清楚在悬崖上自己的那一箭,尤其是叶流云大人的那一剑,给范闲造成了怎样的伤害。如果说以前范闲的水准在九品中上下沉浮着,那么受了重伤,又经历了一夜奔波的范闲,顶多算一个八品的好手。

    他本以为自己亲自出手,追杀一个伤重的范闲,本是手到摛来之事……可就是这样一个伤重之人,却还能够在山中布下如此多的陷井,有些陷井机关,甚至连燕小乙自己都无法完全发现,从而杀了他的手下,阻止自己的前行。

    山林里弥漫着一股腐败的气味,澹州北部的原始森林千里无人进入,沼泽与石山相邻,猛兽与蔓藤搏斗,临近海边,湿风劲吹,吹拂出了这个世界上最茂密的植物群,而植物群越茂密,隐藏在里面的危险越多。

    这股腐败的气味,不知道是动物的尸体,还是陈年落叶堆积,被热炽的日头晒出来的气息,总之非常的不好闻,十分刺鼻。

    燕小乙抽了抽鼻子,缓缓运行着体内的真气,十分困难的嗅出了被腐烂气味遮掩的极好的那抹味道。

    陷井里,机关上都有这种味道,燕小乙的四名得力亲兵的死亡,也正源自于此,如果不是他此时用心查探,只怕也闻不出来。

    燕小乙没有忘记,范闲是费介先生的学生,是这个世界上用毒用的最凶悍的几个人。

    山林里不知何处还有范闲布置下的毒。

    ……

    ……

    燕小乙望着山上,眼睛眯了起来,有些想不明白,范闲的体内是从哪里获取如此多的精神与勇气,可以支撑他这么久。

    一念及此,他的唇角反而透出了一丝自信的微笑,愈强大的仇人,杀起来或许也就越快乐。

    “都督……”唯一活下来的那位亲兵咽了口唾沫,颤着声音说道:“一入密林,再难活着走出来……”他压低了声音说道:“毕竟范闲不像您知道这群山中的密道。”

    燕小乙冷漠地看了那个亲兵一眼,没有说什么,澹州北的群山与山中的原始森林,正是隔绝庆国与东夷城陆路交通的关键所在,如果不是有那条密道,此次大东山之围根本不可能成功。自半年前起,燕小乙便将整副心神放在密道运兵之事上,对于这条密道和四周的山林的恐怖格外了解。

    但也正因为如此,他对于范闲能够支撑到现在,生起一丝敬意。

    “大东山下五千兄弟在等您回去……难道您就放心让那个外人统领?”这名亲兵明显是被死去的四个兄弟,被范闲沾血即死的毒药震慑住了,没有注意燕小乙的眼神,低头说道:

    “即便范闲能活着出去,可是京都有长公主坐镇,何必理会?”

    燕小乙沉默片刻后,挥了挥手,似乎是想示意这名亲兵不要再说了。

    他的手恰好挥在亲兵的脸上。

    喀的一声脆响,这名亲兵的脑袋就像是被拍扁了的西瓜一样,歪曲变形,五官都被一掌拍的挤作一处,连闷哼都没有一声,就这样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燕小乙冷漠地看了地下的尸首一眼,走到那株大树的后方,蹲下低低按了按那片被范闲坐扁的野草,确认范闲没有离开太久,确认了范闲离开的方向,然后沉默地追了上去。

    ——————————————————————

    看着光学瞄准镜头里时隐时现的那个身影,范闲倒吸一口冷气,牵动了背后被那一箭震出来的伤势,低声咳了两下。他没有心思赞叹于黑箱子的神奇,可以将这把重狙保存的如此完好,光学瞄准镜头依然如此清晰……他只顾着赞叹燕小乙的行动力与强大的第六感。

    在草丛中已经潜伏了一会儿,一直盯着上山的那片区域,几次都快要锁定燕小乙的身躯,然而燕小乙似乎先天就能感觉到那种危险,每每在静止半秒后,便会重新运动起来,借助着参天大树和茂密枝叶的遮蔽,一步一步地靠近山峰。

    范闲深吸了一口气,担心自己先前的咳声会给燕小乙指明方位,强行压下后背的剧痛,从草丛里钻了出来,向着斜上方攀行了百余丈的距离,又找到了一棵至少五人才能合围的大树,斜靠在树干上,大口地喘气。

    空气快速地灌入他的咽喉,灼热的温度和体内对氧分的贪婪,让他的每一次呼吸都无比迅速,咽喉间感觉到阵阵的干涩与刺痛,胸口处也开始升腾起一阵难过的撕裂感。

    范闲松了松领口的系带,强行闭上嘴巴,用鼻子呼吸,在心里暗骂了几句,心想为什么自己有把重狙,却还是这么没有自信——后坐力又不大,为什么不敢试一下提前量?

    内心的独白还没有骂完,他便感觉到了一丝怪异,整个人的身体马上绷紧。

    然后他听到了笃的一声轻响,身后的巨树似乎微微颤抖了一下。

    应该是一枝箭。

    范闲本来没有什么反应,但他马上想到那些亲兵已经死光光,那这枝箭……自然是燕小乙发的,他的眼瞳猛的缩了起来!

    他马上双腿微屈,放松整个膝盖,身体微微前倾,这是在这一瞬间,他唯一有能力做到了一些姿式变换。

    这个姿式可以卸力,顺着背后那记强大的力量,让自己的整个身体顺势向前倒去,尽可能地化解。

    如果这时候硬挡,那下场一定非常凄惨。

    嗡的一声闷响,范闲被震的向前仆倒,嘴里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摔倒在深草灌木之中,脸上手上,不知被划了多少道细细的伤口。

    在他的身后那株巨树,约摸手掌大小的树皮全数绽开,露出里面的发白树干,一枝秀气的小箭像潜伏已久的毒蛇般,探出了黑色的箭锋,以箭锋为圆心,白色树干被箭上强大的真气震的寸寸碎裂。

    ……

    ……

    范闲没有时间去看身后那株树上的异象,也没有时间庆幸自己没有放下背上的箱子,他连唇角的鲜血都来不及抹,已经开始了又一次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