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庆余年最新章节!

    在这一刻,高达以为自己飞了起来。

    他飞越了大东山山腰间的层层青林,林间的淡淡雾霭,飞越了那些疾射而高的弩箭,越来越高。

    飞的越高,看的越远,在那一瞬间,高达看见山脚下的山门,看见长长石径上,那些青色石板上染着的血渍,林间闪耀的刀光,石径旁像毒蛇一般的剑影。

    然后他落了下去,重重地摔了下去,不知道折断了多少根树枝,砰的一声砸在了林子里的湿地上,险些摔下了陡峭的山岸。

    高达闷哼一声,凭借体内的真气强抗了这次冲击,整个人像装了弹簧一样地蹦了起来,双手紧紧握着长刀柄,抬步,准备再次向那条死亡的石径处冲过去。

    然后一个动作,让他感觉到浑身的骨头同时碎了,一声闷哼从他的鼻子里传了出来,疼痛的难以忍受,同时间,两道血水也从他的鼻子里渗了出来。

    高达双腿一软,下意识反手将长刀往身旁地下刺入,以支撑自己的身体,不料刀尖一触泥地……噼噼啪啪在一瞬间内碎成了无数块金属片!

    当当脆响中,高达狼狈不堪地摔倒在林间的泥地中,身边是刀的碎片,手中握着可怜的残余刀柄,眼中尽是惊骇与恐惧,说不出的可怜。

    ……

    ……

    他是被一个人,一把剑直接斩飞。

    身为范闲身旁亲卫,高达拥有八品上的实力,当初在北齐宫廷中一刀退敌,那是何等样的威风?即便在宫廷虎卫之中,也是数得出来的高手,却不料竟然被一把剑像拍蚊子一样的拍飞了!

    高达眼神复杂地看着远方石径上的剑光,心头一阵黯然。

    这次范闲带着他们七名虎卫远赴澹州,不料却被陛下带到了大东山来,接着便遇到了刺驾一事。身为虎卫,先天第一要务便是保护陛下的安危,高达虽然不清楚小范大人这个时候已经悄悄溜下了悬崖,但他还是率领着另外六名虎卫,加入了宫廷护卫的大队伍,开始在这条陡峭的石径上,进行最无情的绝杀。

    百余名虎卫守护一条山径,依理来讲,天底下没有什么高手,可以突破上山。

    然而世间,总是有那么几个不怎么依循道理而存在的存在,比如先前化为流云而过的庆国大宗师叶流云,比如此时手执一把剑,正在石径上遇神弑神,顾前不顾后,剑意凄厉绝艳已经到了顶点的那位。

    高达咽下口中发甜的唾沫,强行平伏了一下呼吸,听着石径上的声音越来越小,知道自己的兄弟们只怕已经死在了那名大宗师的手中。

    虎卫,最基本的要求便是对陛下的忠心,明知道自己这些人面对的是人世间最巅峰的力量,可他们坚毅地挡在石径上,挡在陛下的身前,泼洒着碧血,剖开了胸腹,舍生忘死,不退一步!

    所以高达……这时候的第一反应是,自己应该再冲过去,再拦在那个可怕大人物的面前,充当对方剑下的另一条游魂。

    哪怕自己已经受了重伤,哪怕自己的刀已经碎成了小片!

    然而高达在这一瞬间却犹豫了一下。

    长长碧血石径上,不知道有多少虎卫试图七人合围,用日常训练中对付九品上高手的方法那对付那位大人物,然而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劳的,那把似乎自幽冥中来,携着一往无前气势的剑,只是那样轻轻地挥舞着,泛着重重的杀气,便将人们的刀斩断,手臂斩断,头颅斩断。

    而高达之所以还能够活着,在飞越之后,依然活着,正是因为这两年和范闲在一起的日子之后,他受了范闲太多的影响,他厉杀的长刀中不自主地带上了几分范闲小手段的阴暗印记。

    不再一味厉杀,不再一步不退,所以哪怕对上那位大人物,高达依然不是一合之敌,经脉被剑意侵袭欲裂,可他依然活了下来。

    既然活下来了,还要去送死吗?

    不!

    高达眼瞳里闪过一抹异色,小范大人曾经无数次说过,什么事情,首先要把命保下来,才有机会挽回。大东山被围,自己再次冲过去,死在石径上也于事无补。

    他用手捂着嘴唇,让鲜血从手指缝里流出来,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他望着林下,林下叛军的防御圈,明显因为接连两位大人物的到来,而显得松懈了一下。

    高达咬着牙,眼里满是坚毅之色,他决定要找机会突围出去。

    从他做出这个决定开始,他就已经不再仅仅是一个皇家虎卫了。而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抉择,在两年后,会给这天下带来多少的震惊。

    ——————————————————————

    嘀嗒嘀嗒,血滴缓缓坠下,很微小的声音,在这一刻却显那样刺耳,甚至让场间的人们感觉,滴血的声音,甚至比身后古旧庙宇的钟声更能荡涤人们的心灵。

    因为……血滴是从一把剑的剑尖上滴落。

    这把剑缓缓升起,越过最后一级石阶,出现在大东山山顶的众人眼中。

    剑很普通,看不出什么异样,就连剑柄,也是随便用麻绳缚了一层,看上去有些破旧。

    然而就是这样普通的一把剑,并不怎么反光的剑面,却耀着一丝令所有人感到畏惧的强势与寒意,尤其是剑身上的血水缓缓向剑尖聚集,再缓缓落下,似乎是让看到这把剑的人们,都感觉自己心尖的血,也在随着这个过程往体外流着。

    所以他们的脸色都发白起来。

    然后看见了握着这把剑的那只手,那个人。

    那个戴着笠帽穿着麻衣,身材并不高大,反而显得有些矮小的人。

    和叶流云的潇洒不沾尘形象完全是两个极端,这位大人物因为身体矮小,麻衣破烂,浑身满是衣物的裂口灰尘血水,手中提着一把沾血破旧之剑,而显得无比委琐。

    然而没有人敢因为这个委琐的感觉发笑,因为他们知道,这个大人物杀起人来,绝情灭性,从恐怖的程度上讲,要比叶流云还要可怕。

    ……

    ……

    洪老太监静静地看着拾阶而上的委琐剑者,微微一笑,然后缓缓收回释发出去的霸道气息,整个人的身体又拘偻了下来,回复了一个老年太监的模样。

    庆帝满脸冷漠看着石阶处,看着叶流云与新来的那位,往前轻轻踱了一步,平静说道:“看来云睿这一次下的本钱不少……只是世叔,您也和她一起发疯?家国家国,为家族而叛国,实在是让朕意想不到。”

    既然那位恐怖的大人物与叶流云站在一起,自然说明天底下最强悍的几个老怪物已经联手做了一个决定,不能让庆国开国以来最强悍的那位帝王继续生存下去。

    叶流云温和一笑,不解释,不自辩。

    自从那位拿着一把剑的恐怖大人物上崖以来,所有的人都安静了,生怕惊扰了那人。但庆国皇帝却是一点不惧,冷笑盯着那件满是破洞的麻衫,嘲讽说道:

    “四顾剑,你不在草庐养老,在这大东山做什么?看你这狼狈样,杀光朕的虎卫,你以为就不用付出些代价?白痴就是白痴,我大庆朝治好你的痴病,你不思报恩也便罢了,非要执剑强杀上山,空耗自己真气……看来这么多年过去,你的脑袋也没有好使一些。”

    是的,一个矮小的人,一把破烂的剑,一身狼狈的衣,就这样绝杀凌厉地杀上不尽石阶,杀尽百余虎卫,整个天下,也只有那个顾前不顾后,裹胁一往无前剑意,单剑护持东夷城及诸侯小国二十年的四顾剑。

    没有人敢对四顾剑不敬,只有庆国皇帝敢用这种口气对他说话,然而这番讥讽的话语,落在有心人耳中,却听出了几份色厉内茬的味道。

    没有人敢不回庆帝的问话,然而四顾剑……却是看也懒得看庆帝一眼,只是怔怔地盯着皇帝身边的洪老太监,渐渐的,这位大宗师的眼神炽热起来,似乎要穿透笠帽下的阴影,融化掉洪老太监苍老的面容。

    矮小的四顾剑开口了,他的声音却不像他的身体,亮若洪钟,声能裂松,却兴奋地颤抖着。

    “刚才是你吧,好霸道的真气……”四顾剑痴痴地看着洪老太监,“我知道范闲也是走这个路子,原来你是他的老师……如此说来,十几年前在京都皇宫里释势之人,便是你了,天下间的传言果然有道理。”

    堂堂庆国皇帝,被这位大宗师视若无睹,皇帝陛下虽不动怒,眼神却渐渐冰冷下来,看着四顾剑说道:“阁下三次刺朕,却是连朕的脸都见不着便惨然而退……今次是否有些意外之喜?”

    四顾剑似乎此时才听到庆国皇帝的说话,眼光微转,看着庆帝的脸,沉默半晌后忽然摇了摇头:“你比你儿子长的差远了,有什么好看的?”

    皇帝微笑说道:“这自然说的是安之,难道你见过他?”

    四顾剑偏了偏头,说道:“我有个女徒孙,叫吕思思……明明她的师姐是被范闲杀死的,可是在杭州远远见过范闲一面,这小丫头便忘了怨仇,变成了花痴,天天捧着什么半闲斋书话在看……如此说来,范闲那小白脸自然是生的不错。”

    海风微拂,在山巅穿行,庆帝哈哈大笑道:“你们东夷城一脉,果然都有些痴气。”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