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庆余年最新章节!

    “杀!”

    小巷的四面八方响起一阵喊杀之声,无数的人向着巷中站着的范闲涌了过去。人潮涌了过去,却像是大河遇上了坚不可催的磐石,水花四散,嗤嗤嗤嗤数声利刃破肉的响声刺入人们的耳膜,然后冲在最前头那四个人很就像是四根木头一样倒了下来。

    他们捂着咽喉倒了下来,手里的鲜血不停向外冒着。

    范闲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柄细长的黑色匕首,匕首无光的锋刃上有几滴发暗的鲜血。

    廖廖数人的死亡,根本不可能震退所有人的冲击。官兵们的冲击甚至连一丝停顿都没有,便再次淹没了范闲。

    黑色的光再次闪起,而这一次范闲很阴毒地选择了往下方着手,不再试图一刀毙命,不再试图划破那些官兵们的咽喉,而是奇快无快、极其阴快地在离四周人大腿和小腹上划了几刀。

    几人身上同时多出了几条鲜血淋漓的口子,翻开来的血肉喷出鲜红的血水,而血水在片刻之后马上变成发黑的物事,淡淡腥臭传了出来。

    巷子里响起了数声格外凄厉的惨叫,受伤的这几人一时不得便死,却被范闲黑色匕首上附着的毒药整治的无比痛苦。此起彼伏的惨叫,终于将围缉范闲的官兵变得清醒了一些,让这些手持长枪利刃的人们想起来了传说中小范大人的厉害与狠毒。

    人潮在此时顿了一顿。

    趁着这个机会,范闲像一只游魂一般反向巷后的人群杀了过去,如影子,如风,贴着人们的身体行过,偶尔伸出恶魔般的手掌,在那些人的耳垂,手指,腋下,诸薄弱处轻轻拂过。

    每拂过,必留下惨叫与倒地不起的伤者。

    在这一瞬间,范闲选择了小手段,这最能节约体力,不耗真气的作战方式。人潮汹涌,如此而行,正是最合适的手法,他的每一次出手,不再意图让身旁的官兵倒下,而是令他们痛呼起来,跳起来,成为一根根跳跃的林木,掩饰着他这个狡猾的野兽,在暮色之中,向着包围圈的后方遁去。

    不远处主持围缉的一名将军,看着那处的骚动,眼中闪过一抹寒意与惧色。

    他从来没有想像过,这个世界上有人能够将自己变成一条游魂,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穿行于追杀自己的人群里,留下微腥的血水,带走鲜活的生命,人却显得如此轻松随意——如穿万片花丛,而片叶不沾身。

    范闲身上连个伤口都没有,而他已经挑死挑伤了二十余人,在大乱的包围圈里,强行突进了十丈的距离!

    “拦住他!”那名将军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骚动,眼瞳微缩,用沙哑的声音,嘶吼叫道:“诛逆贼!”

    喀喀一阵弩箭上弦的机簧声音响起,在这样嘈杂的环境中,其实显得非常微弱,但又格外令人恐怖。

    人群中用三根手指拈住匕首,轻轻与官兵们的肌肉条理做着亲密接触的范闲,在包围圈外弩机作响的那一瞬间,右手停顿了一下。

    他的耳朵准确地捕捉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所以他的心紧了一下,从而让他的右手停顿了一下,插进了一个畏瑟着扑过来的衙役胸中,而忘了拔出来。

    京都内严禁用弩——除了当年被特旨允许的监察院。所以听到这个声音,范闲便知道,长公主那边已经通过秦家或是叶家,调动了军队的力量潜入到了京都之中。他来不及考虑十三城门司的问题,而是下意识里感觉到了寒冷,山谷狙杀时的万分凶险,给他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

    这段思考,只是刹那时间,在下一瞬间,他一脚踩了下去,重重地踩在了坚硬的石板地上,轰的一声!

    只是一脚,那块方正的坚硬石板从中裂开,翘起了四方的板角,向着那些扑过来的官兵身上戮去!

    当他在包围圈里游走突进之时,看似轻松随意,但实际上却是挟着异常快的速度和强大的精确控制力,所以他才需要这样强横霸道的一脚,来停住自己处于高速行运状态下的身体。

    石板裂开,他的人也于刹那间,由极快速度而变得异常静止。

    这样两种极端状态的转换,甚至让他身边的空气都无由发出了撕裂的声音。

    一直跟随着他如水波般起伏的围攻官兵在一这瞬间没有跟住,很狼狈地往前倒去,在范闲的身前留下三尺空地。

    笃笃破风声响,没,入土,范闲的脚下像生庄稼一般,生出了数十枝阴森可怕的弩箭,险之又险地没有射入他的身体。

    而他的右手依然平刺着,匕首上挂着的那个衙役尸体,被这忽然地降速猛地震向前去,肉身划破了锋利的黑色匕首,嘶的一声被划开半片身体,重重地摔在地上,震出无数血水!

    而范闲身后的官兵们收不住脚,直接往忽然静止的他身上撞了过来!

    他回肘。

    两声闷响,两个人影飞了起来,在暮色笼罩的天空中破碎……画出了无数道震撼人心的曲线。

    在下一轮弩箭来临之前,范闲远远地看了一眼巷头的那位将军,脚尖在地上一点,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随着那两个被自己震飞的“碎影”,向着反方向的小巷上空飞掠了出去。

    那名将军远远接受到范闲冷冰冰的目光,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咬着牙狠狠说道:“狼营上,不要让他给跑了。”

    半空,碎离的骨肉摔落在地上,啪啪作响。

    紧接着,嗖嗖破空声起,十几名军中高手翻上了檐角,向着不远处正在民檐上飞奔的范闲追去,不一时,京都府与刑部的好手,也带领着大部属下,沿着地面的通道,不懈追击。

    ——————————————————————

    “我要他死。”

    皇宫之中的广信宫内,回到了层层纱帐之后的那位长公主殿下,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话。话语之中的他,自然指的是如今在京都和她打游击的范闲,范闲一日不死,长公主脸上的表情便极难展现笑意。

    “陈园那边似乎出了问题。”在长公主身旁的那位太监低声说道:“最关键的是,这段时间东山路那边的情报传递似乎也有问题,已经三天了,最后的消息已经是三天前的事情。”

    李云睿冷漠的美丽脸庞上忽然闪现出一丝怪异的红晕,这丝红晕就像天边的彩霞,被夜风一袭,马上消失不见,变成了入夜前的最后一抹苍白。

    她的唇角微翘,轻声说道:“我只要范闲死,监察院那边你不用理会。”

    “是,殿下。”那名太监恭谨行了一礼,然后抬起头来,竟赫然是庆国皇帝当年的亲信太监之一,与姚太监并列的侯太监!

    长公主微笑看着侯公公的脸,说道:“东宫里的那一把火,你放的很好,这京都里的最后一把火,本宫要看你放的怎么样。”

    大东山一役,洪老太监不知死活,姚太监肯定已经随庆帝归天,如今的皇宫,辈份最高,权力最大,最得太后信任的宦官便是这位侯公公,当年范府与柳氏为了笼络这位侯公公,不知道下了多少本钱,但谁能想到,这些本钱尽落在了虚处,原来此人从一开始,便是长公主的人。

    庆帝与范闲一直在猜想东宫里的那把火是谁放的,但怎么也没有想到侯公公身上来。

    侯公公躬身恭谨说道:“奴才会请太后发旨,只是奴才自身说话没太大力量,太后顶多能对禁军发道旨意,加入搜捕……”他抬头小心翼翼地看了长公主一眼:“只是殿下也清楚,咱们能动的力量都动了,禁军先前也出现在羊葱巷,可是他们动都没有动一下,大皇子那边,明显另有心思。”

    长公主平静道:“禁军咱们是使不动的。”

    侯公公试探着说道:“虽然今天太极殿上出了大事,如今有四十几名大臣被逮入狱中,可是太后的意思并没有改变。既然已经确定了太子爷接位大宝……您看,是不是可以把大皇子的位置动一动?”

    “您让我与母后去说?”长公主微嘲说道:“不要做这个打算,如今京都守备师尽在我手,十三城门司还在左右摇摆,秦家与叶家的军队离京不过数日行程……如果连禁军统领也换了,我那位母亲怎么能放心?”

    “只要宁才人在含光殿里老实着,禁军就是和亲王爷的。”长公主冷漠说道:“母后总要寻求一些平衡,不然她难道不担心本宫将来将这座皇城毁了?”

    侯公公心里打了个冷噤,不敢再言。

    “范闲有病。”长公主继续微笑着说道:“本宫抓着他的病,他便不可能远离京都,只能在京都里熬着,本宫倒要看看,等那几十名大臣熬不住了,太常寺与礼部的官员顶不住了,太子名正言顺的登基,他这个刺驾恶贼,还想怎么熬下去。”

    侯公公敬畏地看了长公主一眼,小意说道:“可惜太后下旨的时候,那个怀着小范大人血脉的小妾不知何故逃了出去。”

    “不是逃。”长公主的眼睛微眯,长长的睫毛微微眨动,“是有人在护着他……不过本宫很好奇,那个没了主子的人,如今还能不能护住他自己。”

    “殿下神机妙算。”

    “没什么好算的,你要准备一下,也许……过两天,我便要出宫了。”长公主含笑说着,却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选择出宫。

    侯公公讨好地笑了笑,说道:“那奴才这时候便回含光殿。”

    “去吧。”长公主说道:“让母亲的心更坚定一些。”

    “是。”

    侯公公依命而去,穿过死寂一片的宫殿,听着隐约落在耳中的悲声,回到了含光殿,在太后的身前略说了几句,看着那位老太后花白的头发,颓丧的表情,不堪的精神,这位公公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暗想太后娘娘当年也是极厉害的人物,可是如今只能一心维持朝廷的平静,却拿不出太多的魄力来,自己从很多年前便跟定了长公主,这真是一件很明智的选择。

    广信宫中。

    待侯公公离开后,长公主微低眼帘,轻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