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庆余年最新章节!

    杀声震天,突兀的,全无征兆的,无数身上戴着定州烟尘的骑兵,从广场的各个方向,开始向秦家进攻。一队约千人的骑兵,像一把镰刀一样,锋利地自皇城下扫荡而过,那些高耸上城的云梯,转瞬间就像是稻田里熟透了的谷物,哗的一声,被整整齐齐割断了根部。

    麦穗总是重的,云梯上面有不少叛军正在奋勇地向上攀爬,根本想不到会有友军会从下面杀了过来,云梯下方的防守也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那么多具三截云梯,从两侧向中央,便这般凄惨地垮了下来,上面的叛军惨号着从高中坠下,就像是割稻时洒落的谷粒。

    很多人摔死在地面之上,绽出血水内脏,又被像稻杆一般胡乱落地叠加的重重云梯,压在了最下方。而已经登上皇城的那些叛军士兵,骤觉后方有异,不禁俱感骇然。

    反倒是皇城中仅存的那部分禁军与监察院部属,发现下方战场局势忽然大变,觅到了最后的生机,勇气顿时冲入了他们的胸襟。防守皇宫的人们冲了上去,将那些登上皇城的叛军们分割包围,让这些已经没有退路的秦家军人们陷入了绝境之中。

    已经有叛军攻入了皇宫的正门中,正在进行着突杀,而根本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叶家两队骑兵分由西方及太平坊方向驰近,在扫荡掉云梯之后,未有丝毫减速,直接纵马驰入黑洞洞的皇宫正门,向着入宫的叛军身后发起了攻击。

    而在广场之上,占据了有利位置的定州军,也早已开始了对秦家的反攻倒算,秦家今日上层将领死伤太众,加之事发突然,一时间,竟没有办法组织起有效的防御和反扑。

    沙场之上,决定胜负的其实往往就是开战的这一刹那,定州军的将领们极为优秀地贯彻了统帅在入城前的密令,以雷霆之势突击,打了秦家军队一个措手不及。一时间,叛军死伤惨重,而胜负的天平已经倒向了定州军一方。

    而天平因何而倒,却不是所有人都能想明白的事情?尤其是广场正中间,那些已经经历了两个时辰的拼命搏杀,疲惫到了极点,眼看着马上便要面临死亡的禁军与黑骑们,更是瞪着双眼,明显有些迷惘。

    浑身是血的大皇子与低着头的荆戈站在一处,震惊地看着眼看着四周的呼杀声,黑烟,刀光,剑影,听着广场上的闷哼,惨号,悲鸣,发现自己手中的那把长刀,竟是如此的沉重。

    此时叛军内部忽然互相攻击了起来,秦家自保不及,定州军则是刻意地错开了广场正中那片区域,大皇子这些保护皇宫的人,怔怔地站在空地上,有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前一刻,他们还在与人厮杀拼命,下一刻,他们却……似乎变成了纯粹的旁观者,京都里发生的事情,似乎与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了……

    大皇子看了身旁浑身是伤的荆戈一眼,皱了皱眉头。身为征西军主帅,他当然知道在战场上的反应是何等重要的事情,不管眼下叛军内部究竟是发生了什么问题,但如果他要利用这个机会,就必须马上下令,集结宫内宫外仅存的近两千有生力量。

    然而他的眼中却有些茫然,因为宫城内外上下已经被分割成了几个战区,此时禁军想要拧成一条绳,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从心底来讲,大皇子也不愿意再让这些已经透支到顶点的下属们,再次脱离此时难得的瞬间安全,投身到那些战火之中。

    所以他必须看清楚,定州军的忽然反水究竟是什么意思,是老二想借此机会除掉太子,自己登基为帝?可是为什么定州军刻意地远离这部禁军,而且是在努力地保护皇宫?他忽然想到了今日凌晨起,范闲的一切所作所为,他的心喀噔了一声。

    难道范闲知道叶家会有动作?所以才会发出那些指令,为对方谋求一个良好的契机?此时一名禁军冲到他的身旁,在他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将先前有人注意到的叛军中营所发生的事故,简略讲了一遍。

    大皇子的眼睛微微亮了起来,看着四周穿梭而行的定州军,看着不远处节节败退的秦家部队以及太子所在地的那面龙旗,终于放松了一些,而对范闲的佩服更重了一分。

    ——————————————————

    四周不时传来急促的军令声,漫天尘烟之中,各方的力量都在集结冲杀,大皇子带着仅存的二百人与太平坊处回援的禁军,运气极好地汇合在了一处,缓缓地向着皇城所在压去。而远方烟尘掩映中,隐隐可见那面明黄色的龙旗,正在撤离广场。

    整个广场已经变成了一座修罗场,秦家叛军虽然死伤惨重,但他们的人数较定州军为多,虽然军令不顺,可凭恃着庆军天然的优秀单兵素质,依然让定州军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场面很混乱,所有的庆国兵士们都已经化作了无数个小小的战团,厮杀在了一起,这种势态的产生,正是因为最开始时,定州军得太子旨意,准备与秦家换阵,而产生的混乱。

    沿皇城一线,四面都有战斗在发生,四处都有人死去,四处都有人在惨呼,秋日高悬于中天,终于穿透了皇宫四周的烟雾,照耀清楚了一切。漫地的血水在地上淌着,尤其是皇城那三方有护城河的地方,血水已经渗入了河中,不少死伤的士兵也惨然落河,有些未曾死透的叛军,被冰凉的护城河水一浸,醒转过来,却是无力挣扎上岸,极为凄惨地无力挣扎着,向河下沉去,看上去就像是那条护城河里有无数的水鬼,正在拉着他们的脚踝。

    面对着定州军突如其来的打击,秦家在勉力支撑一阵之后,终于败退了,几名将军护着太子,领着收拢回来的队伍,撤离了广场,沿着京都的街巷,开始向叛军们依然控制在手的城门司撤退。

    龙旗一退,军势再败,定州军齐声高喝,奋勇冲杀上前,战场顿时从皇宫四周约三里范围内,再次向着整座京都蔓延,追杀与被追杀,杀人与被杀,箭羽乱飞,刀枪狠出,整座京都都开始震颤起来,知道今日必将面临一场十六年未遇的动乱与血洗。

    ……

    ……

    得得得得,一连串沉重的马蹄声划破了地面上的仅存的那些烟雾,带着马上的那位将军,出现在皇城下禁军及黑骑们的面前,出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