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庆余年最新章节!

    如今的抱月楼,已经铺就了一张遍布天下的大网,虽然各方势力都清楚,这个天下最大的青楼联盟是范家的产业,可是却没有办法控制,毕竟这是正经生意,不管是哪一国的律法都管不住它。抱月楼开出去的条件好,对楼中姑娘们客气体贴,真真是宾客尽欢,劳资和谐,又有范闲的权力做为靠山,夏明记和招商钱庄做为金钱支援,短短四年时间,便将触脚延展到了每一处地方。

    虽然抱月楼在情报方面的收集还远远及不上监察院专业和强大,但是至少它给范闲提供了另外一个信息来源。

    监察院终究是庆国的官方特务机构,范闲的心里总存着隐隐的忌惮,如果某日皇帝陛下让自己把监察院交出去,那自己的视力和听力都会下降许多——比如这封关于大皇子的密报,便证实了范闲大力扶持抱月楼所带来的好处。

    关于密报上的消息,监察院的院报,甚至是启年小组的密报都没有提到一字一句,如果不是有抱月楼通风,范闲都不知道,京都里又要上演一幕好戏。

    当然,范闲也清楚,这件事儿不能怪监察院和启年小组,毕竟涉及皇族的颜面和天子家的家事,官方特务机构即便查到了少许内容,但在没有得到证实之前,又被内廷以及都察院御史监督着,真是无法空口白牙向自己报讯。

    但抱月楼不在乎这些,在范闲手下的组织结构中,抱月楼更像是御史台,有风闻议事的自由——这封密报里提及大皇子要纳侧妃的消息,也只是京都偶尔传起来的流言。

    空穴来风,未必无因,范闲皱着眉头,想着京都里发生的事情。

    如果仅仅是大殿下纳侧妃,这只是件小事,用不着他如此紧张,但关键是抱月楼的情报里说的清楚,纳侧妃完全是由宫里定的,大皇子事先并不知情,而且据说,大皇子对于这件事情有极大的抵触情绪,已经入宫与陛下吵了两次。

    范闲很头痛,他知道这位大哥是个什么性情的人,虽然大皇子极识大体,但在涉及到根骨的王府家事上,却是倔犟的厉害,加上他与大王妃感情和睦,怎么可能同意宫中再次指婚。

    而宫中要他再纳侧妃,明显带着更深层次的考虑,关于这一点,范闲也十分清楚。

    自从京都谋叛事真正平定之后,皇帝陛下在重新找回对自己长子的疼爱后,最开始处理的事情,并不是将大皇子调往边军出任实权大帅,而是暗中准备让大皇子纳侧妃。所以说,纳侧妃这件事情其实暗中已经进行了许久,只是一直被大皇子硬抗着,而没有真正地浮上水面。

    大王妃是北齐的大公主,而南庆与北齐的蜜月期已经结束,皇帝陛下为了将来的战事,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长子,被一个北齐女人管的服服帖帖,而将来的最后北伐,大皇子很明显是先锋大帅的最佳人选,皇帝陛下的意思很清楚,先让他纳侧妃,然后再寻个时机,觅个由头,将大王妃废了。

    意思很清楚,可惜的是庆帝的几个儿子都有些不听话,大皇子从来就不是这么听话的人,才能硬抗了两年,只是从抱月楼的消息看来,宫里准备把这件事情挑明,直接发话主事了。

    范闲头痛地抱着膝盖,恼火的狠,心里对大殿下有极大的意见,暗想皇帝陛下既然逼的这般凶,你暂且应下又怕什么?能拖得一时便是一时,难道非要皇帝陛下下旨,然后你再去宫里玩一招宁死不屈?

    皇族子弟,哪里有当情圣的资格,只是大皇子与大王妃这一对和亲而成的夫妻,倒着实很有几分细水长流,相携至老的模样,让范闲大感敬佩,自叹不如。

    敬佩之余,令范闲头痛的是,抱月楼里传来的情报讲的隐晦,却暗中透露了一个消息,皇帝陛下与宁妃商议之后,暂时忍住了怒气,准备让范闲回京劝说大殿下纳侧妃。

    不得不说,在京都叛乱,太子二皇子死亡之后,庆帝对自己仅剩的三个儿子态度要比当年温和了许多,如果换成以往,大皇子敢如此强硬的抗旨,只怕早就被幽禁在了王府之中,哪像如今,还能忍住性子让范闲去劝说。

    皇帝陛下的密旨估摸着还有时日才会传到范闲这里,抱月楼收到的风声要快上许多,范闲抱着脑袋,心想这究竟是什么事儿?当年北齐大公主千里南下嫁给大皇子,是自己出任的主婚使,难道四年过去了,自己又要当破婚之人?

    正如他先前喟叹,真是世事难料。

    ……

    ……

    此时是上午,打东边洒过来的天光,透过青州军衙内的孤伶伶秋树,割成了几大片清光,耀得房间纸窗一片清楚,一位婢女端着一个盘子从窗外经过,在窗上映下一道影子。

    影子安静地站在范闲的身旁,看着一脸忧愁的他,一言不发。这位天下第一刺客习惯在了陈萍萍或是范闲的身后安静地伫立,融于建筑或是景致的阴影之中,他看惯了监察院前后两任主人无时无刻的烦恼,而依然没有习惯与他们交谈,为他们出谋划策,因为他的任务只是杀人,而不包含这些动脑子的可怜事儿。

    从草原上回来后,影子脱掉了牧民的衣服,重新回到了范闲的身旁,就如以前几年那般,十分安静,但范闲偶尔发觉,这位天下第一刺客,时不时会看两眼院内休养的王十三郎,眼光有些复杂,有些怪异。

    “我现在还不能回京。”范闲知道影子不是言冰云,不是邓子越,更不是话痨王启年,等着他开口是件不可能的事情,揉了揉眉心,说道:“一来西凉路的事情还没有结束,二来京里既然没有消息出来,我这样急着赶回去,有些不妥。”

    “这只是小事情。”影子知道范提司想找自己说话,略顿了顿后说道:“不用太多操心。”

    范闲摇了摇头,叹息着说道:“不是小事,你不知道老李家的这些男人,一个比一个倔,就说承乾和老二吧,居然倔着死了,也不肯向陛下低头。大殿下虽然性情要豁达许多,但骨子里却股东夷人性好自由的味道,陛下这般逼迫于他,谁知道他会做出怎样吓死人的应对。”

    等不到影子开口接话,范闲满脸忧郁,继续说道:“陛下,甚至是朝野之中的所有人,似乎都坚信一点,那便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若非如此,也不至于因为大皇子一半的东夷血统,便没有任何人相信他会继承皇位。他本身便有一半东夷血统,娶的王妃又是位北齐人,在当前这种局势下,陛下要他废妃,其实对他倒是有回护重用之意。”

    京都平叛事中,一共有三位大功臣,分别是范闲、叶重、大皇子,大皇子其时手握禁军,控枢要害,却坚决地执行了皇帝陛下的所谓遗诏,成功地将叛乱的形势控制在一个庆国国力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因为此事,皇帝陛下对他的态度也有了极大的改变,不再像往年那般冷淡。

    “准确来说,皇帝陛下对大殿下有些许欠疚之意。”范闲一面揉着有些生痛的眉心,一面轻声说道:“所以他想弥补大皇子。而以大皇子的平生志向而言,最好的弥补,当然是任他为先锋,替南庆南征北战,一统天下,在沙场上绽放光彩……陛下是真的决定用他为帅,这才必须要废了大王妃。”

    想到此节,他对皇帝陛下也生出了些许怨气,大王妃是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