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庆余年最新章节!

    范闲低着脑袋,凑到王家小姐的面前,仔细看着,直到把这哇哇大哭的女子看的十分不自在起来,才认真说道:“难道你知道耻字儿怎么写?”

    王家小姐一怔,咬着牙狠狠地盯着范闲的眼睛,王爷说她不知耻,她会伤心难过失望愤怒,但是她心中更多的是委屈,所以今天才会跑上王府来向王爷寻一个公道,但面前的小范大人说自己不知耻,则让她有些难以接受了。

    范闲直起身子,对身旁王府紧张的下人们使了个眼色,让他们退的更远了一些,这才对王家小姐开口问道:“难道你认为,今天这般闹很有道理?”

    “我就是不知道,我和王爷只不过在叔叔府上见了一面,我怎么就不知耻了!”王家小姐咬着嘴唇儿,双眼红通通的,像一个时刻准备扑出去咬人的兔子,恼怒地盯着范闲的眼睛,说道:“昨日我在宴上大气不敢吭一声,话也不敢说一句,结果却落了王爷一个不知耻的评语,今儿便要来闹上一闹,让王爷看看真正的不知耻是什么模样。”

    范闲心里觉得微异,却也懒得往深里去探寻,自己只是看不过堂堂一位亲王,居然被宫里和一个刁蛮女子两方逼迫的闭门不出,这才现出身形,准备代王大都督管教一下这个女子——只是此时心头灵机一动,却想到了另一个看似不错的出路。

    被范闲静静的眼光无声地注视着,王家小姐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渐渐发泄不下去了。她心里觉得真是见了鬼了,怎么见着对方这位年轻权贵,自己的气势便马上消失无踪,怎么给自己打气,自己也不敢向对方大吼大叫。

    其实还是一个势的问题,如今的范闲官高位重,在庆国国境之内,是绝对无人怀疑的陛下身后第一人,加之两年前惊艳一枪破伤心小箭后,他心性又有突破,早已稳稳地站在了九品上的境界中,隐隐成为大宗师之下的第一流人物。

    权势与气势相加,即便对面的是王大都督,甚至是当年凌厉绝然的燕小乙,范闲都不会有丝毫让步的想法。如今没有箱子在旁,他自忖也能与当年的燕小乙正面相抗,更何况对方是一个只会撒泼的娇纵女子。

    而且他常年在监察院的院务中浸淫,再如何明媚温柔的面庞,总会带上一丝深蕴其中的寒冷,这种寒冷,对于王家小姐这种女子来说,却是最可怕的感觉。

    所以面对着范闲,王家小姐无来由地害怕,再也不复先前脚踩石狮,痛骂王府的气势,而是将头渐渐低了下去,可怜无比地看了看身后紧闭的院门,觉得自己跟着对方进王府,是不是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

    范闲却像是根本没有看见她的表情,自行开口严厉地说了起来,包括京都西城门处的所见所闻,先前在王府前的丑态,以及老管家脸上的鞭痕,越说话语越是冷淡,语气越是刻薄,似乎是要将王家小姐羞到石头缝里去。

    这时候的情景很妙,包括王府管家在内的所有下人们都远远地躲了开去,王爷和王妃更是老奸巨滑地缩在后院里不肯出来迎客,大门内里假山之旁的空地上,就是范闲与王家小姐这两个初初见面的客人。

    两个客人在王府的大门后面进行灵魂深处的再教育,这事儿实在看上去有些荒谬。

    ……

    ……

    用最尖锐的言语将面前的王家小姐狠狠训斥了一通,范闲心情舒畅了许多,但看到对方低着的脑袋,和恼怒羞愧却强忍不语的表情,又感到了一丝奇怪——这官家小姐的刁蛮实在是很让人厌憎的一点,但是此时看起来,居然还知道自己的刁蛮是错的?

    范闲有些讶异,旋即皱眉说道:“知错了没有?”

    王家小姐倔犟着没有回答,因为范闲这些话实在是太刺心,尤其是这种淡然酸刻的语气,完全像是她的长辈一样,片刻后,她大声说道:“你是叶姐姐的老师,可不是我的老师!”

    “说到叶灵儿,我便要提醒你一句。”范闲的眼睛眯了起来,“她虽然也在京都纵马驰行,但从来没有伤过人,她更不会用鞭子去抽一位老人家。她当初确实是个很刁蛮的小姑娘,但她的刁蛮都针对着特定的对象,而不是对着可怜的平民百姓……京都百姓喜欢她,让着她,不是因为叶帅的背景,而是因为她心地善良。”

    他冷笑看着王家小姐,说道:“想学叶灵儿,你就得把身上这些令人讨厌的气息给我全部洗干净!”

    “叶姐姐……对谁刁蛮?”王家小姐睁着大眼睛,没有注意到范闲最后的那句话。

    范闲一怔,恼火无比,心想除了对自己刁蛮,还能对谁?他旋即将脸色沉了下来,刻意沉默片刻后,阴森森说道:“想嫁给王爷,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你不能把身上这些毛病改掉,门儿都没有。”

    王家小姐被他的表情吓了一跳,下意识里便准备往王府外面逃走,但是听见嫁之一字,心里却是像火一样燃烧了起来——只是她知道自己的脾气实在是太差,如果能改的了,宫里这些天派来的教习嬷嬷也不会头痛成这副模样——说来好笑,在范闲的一通讽刺之后,这位女子居然多了几分自知之明。

    “我愿意改。”她的脸上全部是泪水。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范闲盯着她,微笑着说道:“拜我为师吧,我把你的刺都削干净。”

    王家小姐心头一寒,惧怕万分,又有一丝怒气,心想你虽然是陛下的私生子,权柄天下无双,但毕竟只是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怎么好意思当自己的老师。

    但她马上想到,眼前这人做过三皇子的先生,做过叶姐姐的师傅,年纪虽轻,却已经收了两个学生,一个是自己的偶像,另一个则应该是将来的庆国皇帝,此时居然开口愿意收自己为徒?

    范闲不给她任何思考的时间,将双手负在身后,冷然往王府深处行去。王家小姐将牙一咬,将裙子一提,便跟着跑了过去,跑到了范闲的身后,小意无比,终于明白了,小范大人愿意收自己为学生,或许是真的想为自己创造进入王府的机会。

    陛下准备让小范大人回京后说服王爷纳侧妃,这个内幕消息已经传了出来,王家小姐知道自己能不能进这座王府,大部分的希望倒要寄托在范闲的身上,此时听对方愿意收自己为徒,哪里有不乐意的。

    范闲听到她的脚步声,也不回头,迳直说道:“要做我的学生,可得做好被我打的准备。”

    王家小姐大怒,心想自己活了这么大,哪里有人敢打自己?但旋即想到自己的幸福,不由难过的闭上了嘴。

    “给你家管家赔礼道歉,去寻那些入城时被你马儿撞伤的人,付医疗费,道歉。”

    “是……先生。”

    “不要让我知道你道歉之后,心存报复之意,事后再行报复,以后这种事情也不要再发生。”

    “是,先……生。”

    “明天让史将军派人把你送到范府来,领十鞭子,这第一档子事儿便算了了。”

    王家小姐傻在原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