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庆余年最新章节!

    (好吧,大家继续笔弑我吧,看来前天喝的酒,昨天确实还没完全醒,第七卷应该是朝天子,为什么又要殿前欢咧?完全无语无言到了极点……低头认罪。

    章节名周公为师,取自史记周本纪一句:“周公为师,东伐淮夷。”代指范闲入东夷。其时正是春日,周公好睡,范闲亦如此,当然,这段我是百度来的。

    PS:今天是月票翻倍的最后一天,以我这两天的状态和努力程度,委实是没有伸手要票的底气,然而还是喊一嗓子吧,不发单独章节拉票,我向大家保证,本月剩下的日子,我会让写书的我以及看书的您,都过的很快活,很有质量,阿弥陀佛……

    信我者,请赐月票。)

    ……

    ……

    范闲及卫华,这两位天下间最大的特务头子,就像是两位心性纯朗的学生士子般携手寒喧,感佩无言,立即携手入座,把酒言欢,忆当年上京城外事,轻声细语走私事,开心处哈哈大笑,感慨时真是思绪万千……

    如此真情实意的表现,让宋国陪同的官员以及北齐南庆两方的礼部官员,随侍护从们全部看傻了眼,心想这二位难不成感情好到了这种程度?但马上众人便想明白了其中缘由,大感赞叹佩服,心想到底是最顶尖的特务头子,这样死不要脸的虚伪性情,果然是将遇良才,棋逢对手,惺惺相惜,情不自禁。

    略坐着说了会儿闲话,众人知道,这二位既然在宋国相遇,自然要代表身后庞大的势力,进行一番试探,用言语逼出些刀剑来,而自己这些人若在一旁,却永远只能看到他二人在哈哈哈哈,便很自觉地退了出去。

    婢女们上完菜后便也退下,抱月楼最豪华的单间内顿时陷入了安静之中。范闲没有上桌,而是在一旁的雕花木椅上坐下,眼神十分平静,看着卫华说道:“你们是昨儿个到的,今天就找上门来,还真不肯给我喘息的机会。”

    卫华笑了笑,拾起桌上的热毛巾擦了把脸,走到范闲身旁坐下,思忖片刻之后,轻声说道:“虽然全天下人都能猜到小范大人一定会亲自来,但如果没有亲眼见到,我大齐千万百姓,如何能够放心?”

    范闲眼睛微眯,笑着说道:“怎么?这是替你大齐百姓来向我讨公道?”

    去年时节,监察院在西凉一地发动攻势,将北齐潜入定青二州,与胡人勾结的间谍密探一网打尽,杀了无数人,此事引得北齐朝廷大惊之后大怒,往常北齐小皇帝与范闲尽力维持的表面和平,也终于被撕开了一大道口子。

    此时厅内再无旁人,范闲与卫华自然也不会再聊天气如何,说话的声音都清淡冰冷起来。卫华看了他一眼,寒声说道:“小范大人,当年你我合作,也算是彼此信任,可是去年你弄出这么一出事情,事先一点儿风声也没有知会,是不是做的太过头了一些?”

    范闲眉梢一挑,眼眸里狠劲儿大作,说道:“你们勾结胡人,杀我大庆子民,难道我办事儿之前,还得提前告知你们?你以为你们是谁?”

    卫华心头微凛,才知道如今的范闲,早已不是当年在上京城内初出茅庐的温柔可亲少年。

    他沉默片刻,开口说道:“旧事莫提,只是此行往东夷城参加开庐仪式,不知小范大人心头究竟做何想法。”

    “傻了吧?”范闲微嘲说道:“我乃大庆澹泊公,此去东夷所谋自然是我大庆利益,你又不是不清楚,何必多此一问。”

    卫华皱了皱眉头,心里有些寒意,心想虽说陛下天赋其材,将朝政打理的井井有条,然而如今天下大势在此,庆国强盛如昨,此行东夷,如果要说动剑庐及城主双方,不被庆国强势所压倒,着实是件极困难的任务。尤其是此次南庆派去的是范闲,这个自己一直没有看清楚底细的南朝同行,他心里着实有些打鼓,并没有几分信心。

    “有人托我问您一句话。”卫华坐在范闲的身旁,压低声音说道:“当年酒楼上的协议,可还算数?”

    此言一出,范闲面色微变,眸子里透出一丝难以捉摸的自嘲之意,轻声说道:“哪里有什么协议?”

    卫华表情不变,只是眉头皱的更深了一些,大概连他也不知道陛下让自己问的协议究竟是什么内容,嗓子有些干涩,问道:“小公爷准备毁诺?”

    范闲听到这句话,微微皱眉,站起身来说道:“第一,从来没有什么协议,第二,这种事情,难道应该是你来和我讲的?”

    卫华虽是北齐锦衣卫指挥使,也深得北齐皇帝的信任,但是在国中的身份地位,却是远远不及范闲。尤其是涉及某些大事,范闲更是确定对方没有这个资格来与我谈判。

    “东夷城是好大一块鹿肉。”范闲转过身来看着他,说道:“有能者得之,我是不会让的。”

    卫华起身平静应道:“我大齐自然也是不肯让的。”

    厅内气氛渐凝,缓释刀剑之意,寒冷顿起,将桌上那些热气腾腾的珍贵菜肴都冰的不敢吐气。范闲却只是笑了一声,便坐到了桌子上,一手执箸挟菜,一面随意说道:“四顾剑相邀,北齐当然不止就来了一个你,我很好奇,你们真正主事的人是谁。”

    这个问题卫华自然不会回答,但他的心里的寒意却愈来愈浓了,看着面前这位南朝的年轻英俊官员,生出了极大的忌惮。如今的世间,都清楚,范闲一手控监察院,一手控内库,乃是庆国皇帝陛下的左膀右臂,如果想要削弱庆国的实力,能够杀了此人,当然是件很美妙的选择。

    然而卫华下不了这个决心,也没有资格做这个决定,北齐朝廷在最近的两椿事之后,都察觉到了范闲此人的厉害,对于这种人,能杀死固然好,但如果杀不死,则将会后患无穷。

    而这世间,又有谁能杀死范闲?当年的长公主不行,秦家在山谷里布置的狙杀也不行,难道就凭北齐的锦衣卫,还是这一路上东夷城剑庐的九品刺客们?

    卫华收敛了心神,复又坐了下来,尽量稳定自己的情绪,陪着已经恢复平静的范闲用着菜食,说着闲话。

    ———————————————————

    南庆北齐乃天下最强大的两方势力,而赴东夷城观开庐之礼的两大使团,居然如此凑巧地在甫入东夷城控制范围之初便遇见了,这个事实,让很多人感到了惶恐和不安。尤其是东夷城剑庐的接引弟子,城主府的礼事官员,更是警惕万分,生怕这两家眼红心急之后,打将起来。

    两边的使团加起来,足足有五百人,恰好又住在相邻的两间别院,每每出入之时,双方官员横在长街两侧,敌意对峙之下,着实看上去有些恐怖,一千只眼睛在用目光杀人,谁如果处在这种环境下都不会太好过。

    卫华忧心忡忡,但表现的还算平静。真正平静的是范闲,他根本不担心此行会遇到什么危险,除非四顾剑此时已经下了疯狂的决定,整个东夷城都没有人敢冒着庆帝暴怒的风险,对南庆的使团下手。

    宋国的官员王侯们是哪一边都不敢得罪,纷纷用最高级的礼仪和最奢华的用度表示自己的诚意,尤其是对于南庆澹泊公范闲,更是谦卑到了极点。

    好在双方的使团在东夷境内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只维系了一天,卫华没有从范闲这方得到任何可以聊以安慰的信息,心里的不安愈来愈重,没有什么精神去继续试探南庆将要给予东夷城的条件,提前离开了宋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