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庆余年最新章节!

    王十三郎听到这句话,沉思片刻,没有回答,而是站了起来,站在范闲的面前,缓缓抽出了腰间的佩剑,今日的十三郎不是行走于天下经历人心的青幡算师,而只是跟随范闲左右,不肯独活的剑客。

    范闲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右手攀至后背,抽出大魏天子剑,剑光若秋水,与不远处的海水一映,更加荡漾。

    没有任何征兆,无声无息的剑便刺到了范闲的面门前一尺处。

    这是范闲第一次真正看见王十三郎动剑,也才明白为什么四顾剑将自己的衣钵全数寄托在这位年轻人的身上。毫无疑问,十三郎对于剑意的领悟已经到了一个极高的境界,心念一动,剑尖便至,竟似乎已经超出了环境的束缚。

    这就是心意坚韧所带来的恐怖境界,十三郎一旦动剑,心中便没有任何杂念,只有这把剑。

    范闲手中的天子剑还斜指着四十五度的天空,根本来不及反应,面色苍白,腰后雪山处的霸道真气一炸,于刻不容缓之际,强行拔起身形,像一只沙鸥般振起双翅,飘飘荡荡地向沙滩后方滑去。

    一滑便是十五丈,这完全不像是人类所应该拥有的诡异身法。

    王十三郎一剑刺客,剑尖的寒芒缓缓收敛,而身前的沙滩上却无来由地出现了一道剑痕,就像是有人行过,有剑行过。

    深深的一道痕迹。

    ……

    ……

    二人相隔十五丈,范闲的手里还紧紧握着那把天子剑,他忽然间产生了一种错觉,十三郎这看似清淡直接的一剑,竟有了些当日东夷城城主府内,影子凝结了数十年功力心意仇恨而刺出的惊天一剑的味道。

    他怔怔地看着沉默地十三郎,半晌后说道:“好霸道的一剑。”

    话语出口,他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想来是为了避开这简单的一剑,自己体内的真气在极短的时间内提升太多,从而震伤了自己的肺脉。

    范闲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脸上苍白的脸色渐渐回复寻常,深深地看了十三郎一眼,说道:“一往无前,这确实是你的手段,只是往常你并没有这么快,这般强大。”

    “我练了霸道真气,只是连第一关都没有办法过,但体会到了这种功诀的味道。”王十三郎一剑无功,缓缓闭上眼睛,说道:“我已经想通了,贪多嚼不烂,我有手中的剑,何必再学庆帝的绝学?”

    无名功诀太过霸道,尤其是在度过第一关口时,那种心神与身体完全割裂,完全冲突,无法控制的感觉太像走火入魔。当年范闲之所以轻而易举地度过这一关,是因为他前世最后的岁月,都是在床上渡过,他早已经习惯了浑身上下不能动弹只有脑子能动的植物人岁月。

    所以知道王十三郎并没有能够踏上霸道功诀的道路,范闲并不吃惊,他只是吃惊于十三郎的悟性之高,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察觉到了霸道功诀的凶险,并且拥有如此高的智慧明断,马上中止了关于这方面的求索。

    “如果刚才我躲不开这一剑,你会不会杀了我?”范闲翘起唇角,微嘲问道。

    王十三郎沉默片刻后摇了摇头,他有些疲惫,直接坐了下来,就坐在了微湿的海滨沙滩上。那一剑看似简单,只是一个基本的屈肘动作,但要爆出如此快的速度,挟上如此绝决的态势,已经损耗了他太多的精力。

    在短时间内,十三郎不可能再刺出同样的第二剑,就像影子在城主府中,也只能对四顾剑刺出那一剑。

    范闲清楚地掌握了这一点,缓缓抬步,走向了十三郎的身边,带着一种莫名的情绪说道:“很多人都说贪多嚼不烂,连你也有这样的明断,可我往常总以为艺多不压身,难道我错了?”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疑虑:“天下四大宗师,加上我那位瞎子叔,五门绝艺里我掌握了四门,就连叶家的流云散手,也被我摸到了大致的决窍。”

    他坐在了王十三郎的面前,皱着眉头说道:“天下,不,应该说从古至今,学会了这么多绝学的人,只有我一个,然而今日的我,却被你一剑逼退,我学这么多有什么用?”

    “能学会这么多,就已经说明你是世间最可怕的那个人。”王十三郎心性简单却不是大宝那种人,他极为敏锐地查觉到范闲心中渐渐升起的那种挫败感觉,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任何一门武技,都需要我们用最专注的意念,一生的时间去修行去实践去完美,更何况是大宗师们留下的绝学……大人能够在二十几年的短暂岁月里,将其中四门修行到极致,这已经足够令人瞠目结舌。”

    范闲修行了四大宗师的绝学,然而在王十三郎的这一剑面前,却必须暂退,他不由想到了四顾剑的境界,以及皇帝老子的境界,心中生出了难以抑止的黯然。

    王十三郎看着他的双眼轻声说道:“你的悟性极好,尤其是基础打的无比之牢,加上这么好的运气……你应该是天底下最厉害的那个人了。”

    “我的悟性只是中人之资,尤其是在你和海棠朵朵的面前。”范闲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我所能够倚仗的,只是勤奋二字,只是人力有时穷,就算我比如今再勤奋一倍,可是依然没有办法戮破那张纸。”

    今日之范闲,面对着王十三郎如天外来的一剑,也能够潇潇洒洒地避开,再加上他一直藏在袖中,藏在体内的那些绝学,尤其是以他阴险的战斗性格,再加上监察院所赋予他的那些机巧……

    他有自信,不论面对着世间任何一位九品强者,他都可以击败对方。就连王十三郎,或者海棠,或者说是狼桃,云之澜,一旦与自己对上,最后死的,一定是对方。

    当叶流云离开这个世界后,不论是权势还是个人修为,范闲都毫无疑问是天下第二人。

    王十三郎也从先前范闲那次看似轻松随意的滑退中,感受到了这一点,心头生起淡淡的凛然之意,他看着范闲,始终想不明白,对方也不过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是怎样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如今这种境界。

    天下三位年轻人的境界如今相仿,只是范闲比他们二人更狠,手段更多。

    “你那一退是怎么退出去的?”王十三郎眯着眼睛问他。

    范闲沉默很久,没有回话,只是回首盯着海上渐起渐伏的白色浪花。在东夷城已经呆了许久许久,苦荷大师留下的那个册子,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之中,每每在海边冥思之时,那些字眼都会往他的脑子里灌注,虽然还是不明白大部分的意思,但是很玄妙的是,只要自己去想,似乎身体内外便有些很细微的因子开始互相呼应。

    他的身体轻了起来,他的动作快了起来,他体内真气的回复速度也快了起来,似乎天地间真的有那种看不到,摸不到的元气,愿意随着他的心念来补弃他的损耗。

    只是这种补弃令他有些心悸,这难道就是西方的法术?对于不知道根底的东西,人类总是会有恐惧,而更令范闲漠然的是,那本小册子给他带来的改变,并不足以解决太多问题,那种补充的速度太慢,那种境界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