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我女儿是系统宿主gl最新章节!

    有北北作调剂,晚饭的氛围就没有太尴尬了。封清霜是从来不指望司马赤灵做家务的,她主动收揽起了碗筷,又叮嘱封镇北自己去玩一会儿,看也不看司马赤灵一眼。

    但她的女儿却是十分给面子地拉住了被嫌弃的某人的大手,许是因为两人的手型大小差距过大,北北改为拉住了司马赤灵的小手指,她单手放在小嘴边,神神秘秘地想要凑到司马赤灵的耳边说话。

    “粑粑,你帮我去洗澡澡吧?”北北紧张地看了一眼厨房,见封清霜没注意这边,才放心地松开了手,“好不好嘛?”

    洗……洗澡澡?

    司马赤灵其实并不想答应北北的这个请求,她现在连给自己这副身躯洗澡都不太能接受呢,别说去帮别人洗澡了,即便那个别人只是个三岁的小豆丁。

    北北双手拉着司马赤灵的手边摇晃便撒娇:“粑粑都没有帮我洗过澡澡……”小孩子是很敏感的,司马赤灵的表现已然得到了封镇北的信任。她嘟着小嘴,又做贼似的朝厨房那边看去,“粑粑,你看,我洗香香了以后,妈妈也可以早点睡觉觉了。”

    封镇北的逻辑很清晰,以往的司马赤灵就是个甩手掌柜,家里所有的一切都压在封清霜身上,这小小的人儿也懂得心疼呢。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司马赤灵也无法拒绝了,她抱起娇嫩的女儿,径直走向了卫生间。走到门口时,她的脚步倏然一顿,想起了北北口中的那位“汀姐姐”。房间里的暗处藏了一个鬼魂,若要洗澡的话岂不是全被对方给看光了?偏偏司马赤灵体内一丝灵气也无,无法察觉到对方的具体存在。

    她想了想,转头朝封清霜那边走去,跟她要来了笔墨和朱砂。

    老一辈的人都是比较迷信的,原身的祖父与封清霜的祖父都很相信鬼神,所以常年在家中备了祭祀用品,连她们租住的这一处都准备了不少。

    “你要这些东西做什么?”封清霜把刚洗好的碗筷沥了一遍,背对着司马赤灵说道。

    “有用。”她又不能跟封清霜说自己要画符,只能简短地说了两个字。

    不是拿钱,封清霜就不是很警惕,她告知了司马赤灵那些东西的摆放位置,又为明天的饭菜做起了准备。

    司马赤灵翻出了需要的东西以后,北北也好奇地看向了红红的朱砂。她伸出小手,很想去摸摸,又怕司马赤灵生气,轻轻地沾了沾就飞快地收回了小手,又悄悄地看了一眼司马赤灵,见粑粑似乎没有发现,她这才兴奋地戳了戳被染红的小指头。

    这会儿条件实在太差,司马赤灵也画不了什么高端的灵符,只闭着眼感受着灵气的存在,又定神吸纳了些许的灵气,将之引导至笔端,笔尖游走之下,画出了一道粗糙的祛煞符。这样的符咒,换作从前的司马赤灵,不过是随手为之,且质量还能比现在的好上无数倍,不像这一道,只能堪堪阻挡最弱小的鬼魂,且用不了多久,效力就会消散,只能当作一次性用品。

    司马赤灵把符咒贴到了浴室的隐蔽部位,这才开始生疏地替北北洗澡。

    “咯咯,粑粑,痒痒……”封镇北的小手不断地在水面上扑腾着,溅起点点水珠,把司马赤灵也弄得一身是水。她肃着面孔,心情却很平静,并没有发怒的迹象。她拍了拍北北的小屁股,沉声道:“坐好,别乱动。”

    小孩子的皮肤太过柔嫩,司马赤灵的手微微颤抖着,生怕一不小心就伤到了北北,她感觉这件事的难度已经超越了与鬼王战斗。她小时候长老们是怎么照顾她的来着?好像是直接把她扔进了木质的浴桶?

    司马赤灵轻轻地给北北抹着婴儿洗发露,今天她可是从床底下钻出来的,一定要好好洗干净。

    玩闹够了以后,封镇北就恢复了平时的乖巧,她闭着眼睛,感受着头顶上与往日完全不一样的力度,小脸都兴奋得变红了。

    “粑粑,明天,后天,大后天,你都给我洗澡澡好不好?”头发洗干净以后,封镇北安静地坐在浴缸里,小手扒在浴缸边缘,专注地看向司马赤灵。

    司马赤灵没有直接答应:“如果你妈妈同意的话。”

    “我同意。”北北刚撅起小嘴,浴室门口就传来了一道存着几分意气的冷淡声音,“既然北北喜欢你帮她洗,那就你帮她洗好了。”

    司马赤灵微微皱了皱眉头,普通人的身躯果然麻烦,她竟然完全没有发现封清霜的出现,也不知道她究竟在门口站了多久了。

    封镇北立马热切地拍起了手:“好喔好喔,粑粑帮我洗澡澡!”

    封清霜走过来,亲昵地拍了拍她的小屁股,又点了点她的小鼻子:“你呀!”

    面对着女儿时她是温柔可亲的母亲,可是面对着司马赤灵时,她又是淡漠的陌生人了:“你做得挺好的,但是你刚刚给自己擦脸的毛巾,是北北的擦脚布,以后别弄错了。”

    擦脚布。

    很好。

    司马赤灵的脑海中盘旋着这三个字,久久不能散去。到最后,她用一条大浴巾把香喷喷的北北裹了起来,把她抱回了卧室。

    原本还挺宽敞的卧室中忽然多出了一张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