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我女儿是系统宿主gl最新章节!

    女鬼身上穿着一身时下高中生所穿的宽大运动型校服,蓝白的搭配呆板至极,不过那女鬼看上去温温柔柔的,干干净净的面容上染着温和的笑意,并不像一般抱有执念的鬼魂一样充满了戾气。

    这应该就是北北口中念叨着的汀姐姐了。

    司马赤灵的出现太过突兀,小小年纪的北北尚不能控制好自己的表情,神情一下子就变得慌乱起来:“粑粑……”她爬坐到床沿,用力地捏紧了衣角,肉乎乎的小手鼓成了两个小肉团子。

    ……欺负小孩子好像也挺好玩的哈?

    常年与鬼怪打交道的司马赤灵意外地觉醒了奇异的乐趣。

    “嗯?北北怎么不说话?”在失去了体质制约之后,司马赤灵再没有了随时可能逝去的紧迫感,她的性格略为外放了一些,尤其是在面对亲近之人的时候,她坐到了北北的身旁,捏起了她的小手。

    北北下意识地侧身看了一眼坐在她另一边的女鬼,小脸上的肉都挤成了一团。她不想做说谎话的坏孩子,可是又不能把事情透露给粑粑听,这两难的抉择对她来说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瞧见了北北嗫嚅的小嘴唇之后,司马赤灵还是不忍心逼她了,她摸了摸北北头上的两个小揪揪,沉声道:“好了北北,给我介绍一下你旁边的小姑娘吧。”

    这外貌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岁的女鬼,对于二十出头的司马赤灵来说,的确算是小姑娘了。

    司马赤灵的话音一落,北北和女鬼都像是受了惊吓一般身体一颤,北北没能控制好身体的平衡,身躯向前倒去,眼看着脑袋就要碰到地上,司马赤灵已经敏捷地把她捞到了自己的怀里。

    “哇……”感受着搂在自己身上的有力臂膀,北北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还大声叫着司马赤灵,“粑粑,粑粑……呜哇……”

    但凡是孩童的哭声,基本上没有能说得上是好听的,但这也要分对象是谁。司马赤灵没有与北北有过太多接触,可不知是不是出于血脉间的羁绊,她初见北北时就已经觉得与她十分亲近了,而后有多了几次三番的相处,她是真的把北北当作亲人来对待的。

    眼看着圆润的泪珠从那双雾蒙蒙的大眼睛中坠下,司马赤灵乐不起来了,她轻柔地拍着北北的后背,嗓音染着点宠溺的意思:“北北乖,都是粑粑不好,不该跟你开玩笑的,你可以原谅粑粑吗?”

    她竟不知不觉接受了这粑粑的称呼。

    随着司马赤灵的安抚,北北的哭声渐渐变低,她哽咽着蹭了蹭司马赤灵套在身上的纯棉T恤,还带着点小小的委屈:“粑粑,北北,北北不怪你,呜……”

    “哦~没事了,没事了……”司马赤灵捏了捏北北的小胳膊,将自己体内仅存不多的灵气传了点到北北的身体里去。《护命经》本是道家真传,修炼出来的灵气中正平和,对于这种陡然间的惊吓具有十分良好的疏导作用。

    慢慢地,北北的表情平静了下来,只是时不时地还要打几个哭嗝。司马赤灵把北北举在了身前,又把她放到了自己的后颈上,双手小心地扶着她的身体,一边道着歉:“都是粑粑不好,害得北北都哭了,罚粑粑给北北当马骑好不好?”

    北北初时还有点害怕,她紧紧地抓着司马赤灵的头发,甚至不经意间还揪下了几根乌黑的发丝,但是坐稳以后,她就感受到了身体两侧让人感到安稳的力道,小身体终于放松了下来,甚至带着点高兴地又喊了声“粑粑”。

    司马赤灵带着她在房间里走了一圈,让北北从不同的角度重新认识了一遍自己熟悉的家,这才重新把她放到了床上。

    这回可不敢放在床沿了,司马赤灵自己坐在那边,就把北北放在了自己的背后,用自己的身体挡着她。

    那个清秀女鬼眼巴巴地见证了司马赤灵哄娃的全过程,等到这两人安静下来后,她也拘谨地飘到了司马赤灵的眼前,轻轻地叫了一声:“师公好……”她的声线也有点飘,似乎是在害怕。

    司马赤灵“嗯”了一声,从这声称呼中,她心中隐隐有了些猜测。倒是北北眼睛一亮,湿漉漉的长睫毛一眨一眨的,看了看司马赤灵,又看了看清秀女鬼。

    “粑粑也可以看见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