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我女儿是系统宿主gl最新章节!

    “我这边有点东西,正好可以解决你现在遇到的麻烦。”司马赤灵掏出了双肩包里的保鲜袋。

    没办法,家里没有合适的容器,药粉嘛,只要不漏就行了。

    “走走走,小姑娘,不该看的东西不要多看,这边可不是能让你来玩的地方。”木道士看了一眼洁白的药粉,还当是司马赤灵在恶作剧呢。

    司马赤灵轻轻一侧身子,躲开了木道士的手,八风不动:“观你面相,想来这段时间你的运气都不太好吧?”

    趁着木道士微愣的时候,司马赤灵又从背包里翻出了一整卷保鲜袋,撕下一只后把另一只袋子里的十分之一药粉倒了进去,堪堪填满了保鲜袋的一个角,而后拎着袋口在木道士眼前晃了晃:“我是不是开玩笑,你试一试就知道了。”

    说完之后,她把其他东西都塞回了包里,毫不留恋地离开了暗巷。木道士愣愣地捏着保鲜袋,神情变幻莫测,最终还是把药粉收了起来。他收摊之后,先是给几个熟识的朋友打了电话,可无一例外,这一次没人能帮得上他的忙。

    万般无奈之下,木道士转头去了一个专门的鉴定机构。

    虽然这个奇怪的小姑娘说的话很准,他有心想要选择相信她了,但是谁知道这东西究竟是面粉还是白、粉呢?

    司马赤灵并不在意对方会做些什么,她现在实力还是太差了,那木道士应该是也有一点修为在身,所以她并不能清楚地从对方的面相上得到结论,只能隐隐看出他周身的晦气,而后似是而非地说一些套话。

    成功的话最好,不能成的话也没什么,大不了再找下一个人。

    反正司马赤灵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爱买买,不买就算,别打扰她修炼就行了。要不是为了北北,她压根不会这么主动。

    她看了一眼时间,差不多快是放学的时候了。没走几步路,手机就传来了一阵短信声,几条短信几乎是同时发了过来。司马赤灵心里呵呵了一声,这些居然都是催款短信。

    在封清霜不知道的时候,原身又踏入了新的不归路。

    司马赤灵想起来了,她穿越过来之前,原身还在赌博呢,她当时没顾得上看,十赌九输,想来结果也不会好。她计算了一遍,发现连本带利总共需要还掉五万,这还仅仅是明面上显示出来的。

    也就是说,这一个下午,她不仅没有挣到钱,反而还发现倒欠了五万块钱。

    司马赤灵皱了皱眉,又平心静气地朝着封清霜所在的Z市第一中学走去。既然没赚到钱,那就去把女儿接回来吧。

    “妈妈,粑粑会来接我们吗?”北北坐在封清霜的身旁,手里拿着办公室的老师们塞给她的零食,有些蠢蠢欲动。

    学校的最后一节课恰好是活动课,一中的操场上挤满了各个年级的学生。外面的声音很嘈杂,不时传来几声欢呼声。北北已经在办公室里坐了很久了,虽然有很不少人来和她说过话,可是她还是很想出去看看。

    封清霜活动了一下手腕,把面前批改完毕的试卷收了起来,怜爱地看着北北:“北北想出去玩一会儿吗?”她实在是不想提起司马赤灵这个人。

    “可以吗?”北北的眼睛一亮,小手激动地拍了几下,等想起来妈妈说过不能打扰到其他人,才害羞地藏起了小手,“那,那妈妈,我们现在就可以去玩了吗?”北北凑到了封清霜的耳边,用气音说着话。

    封清霜抱起北北走到了操场上,偶尔有几个学生经过时会朝她问好。等走到她自己班学生们的聚集地后,顿时引来了一场轰动。

    “封老师好!”

    “老师好,这是我们的小师妹吗?”

    拘谨的学生就简单地说一句,有几个性格外向的学生就主动地凑到了封清霜的身边,嘻嘻哈哈地询问她,又不时地瞄几眼北北。

    “这是我的女儿。”封清霜摸了摸北北的脑袋,温柔地承认了,“北北,要和哥哥姐姐们说说话吗?”

    “哇!真的是封老师的女儿!”几个小女生又是激动又是兴奋地惊呼着,“北北长得真可爱!”

    “姐,姐姐……”北北有点小紧张,只低若蚊吟地叫了一声后就不安地玩起了手指。

    一群小女生忍不住又给北北塞了一堆零食。

    热闹过后,封清霜把北北带到了草地上,陪着她做一些小游戏,浑然不知在她离开后,她的学生们有多八卦。

    “哇,封老师今年三十岁都没到吧?居然已经有女儿了?”

    “是啊是啊,不是说她是单身吗?”

    “吴老师是不是喜欢封老师啊?”

    ……

    司马赤灵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被拦在校门外。门卫大叔十分尽职,见到她这个陌生人就把她给喊停了。

    “你是谁?到这里来干嘛?”许是看在司马赤灵长得白白净净十分无害的份上,门卫大叔的态度还算温和。

    “我来接我的女儿。”司马赤灵朝大门内看去,只看到了一幢幢大楼。

    门卫大叔怪异地看着司马赤灵,怎么看她都觉得她和学校里的学生们同龄,忍不住问道:“小姑娘,你是在开玩笑吧?你哪个学校的?”他忍不住掏出了手机,想着要不要先打个120。

    感受到门卫大叔的不信任,司马赤灵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我妻子在是学校的老师,她今天把女儿带到学校里去了,我来带女儿回家。”

    “哪个老师?”门卫大叔还是不太敢相信她。

    “就是高三五班的班主任封老师。”司马赤灵也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我手机没电了,只能自己进去找她。”

    门卫大叔为了保险起见,选择给封清霜打了个电话,但是一直没能打通。司马赤灵没有耐心了,她使了个小小的障眼法,趁着门卫大叔不注意,径直走了进去。

    “哎哎哎,前面那个同学,哪个班的?怎么没穿校服?”也许是真的流年不利吧,司马赤灵还没有走多少路,就又被人给拦了下来。

    一中的占地场地很大,司马赤灵正愁着不知该去哪里找人呢,也就顺势停了下来。

    一个头发稀疏的老年男子背着手走到了她跟前,一脸严肃地说道:“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我在找我妻子。”司马赤灵看着这看起来和和气气的老人,不卑不亢地说道。

    原本还板着脸的老人一下子乐了:“哟,不但不穿校服,还早恋呐?你哪个班的?”

    “我不是学生。”司马赤灵不经意间看到了正在不远处嬉笑着的北北,便挥了挥手,“不好意思,我找到人了,再见!”

    虽然司马赤灵没有跑动,可是从她的步伐中,可以轻易地看出她的急切。老人注视着她,直到瞧见她和封清霜说话才笑了笑走开了。

    “粑粑!”北北的眼睛很尖,司马赤灵才刚走到塑胶跑道上,她就已经起身跑过来了。

    然而跑到半途,北北一个踉跄,直接跌坐到了地上。

    草地地面很松软,就算跌倒了也不会摔得很痛,可北北仍旧忍不住大哭起来:“呜哇……粑粑……”

    司马赤灵一个箭步过去,把她抱了起来,又轻轻拍了拍粘附在北北裤子上的泥土,笑着宽慰着北北:“哎呀,我们家北北怎么变成小哭包了?”

    北北立时破涕为笑:“北北才不是小哭包。”

    “那刚刚流眼泪的那个人是谁啊?”司马赤灵假装看了看天空,“奇怪,怎么不见了?”

    “粑粑坏~”北北在司马赤灵的胸膛上轻轻打了一拳,“反正北北不是小哭包。”

    “好吧,不是不是。”司马赤灵看了看起身又坐下的封清霜,索性也抱着北北坐到了她身旁,就这样静静地坐着,也不说话。

    最后还是封清霜先开口了:“你怎么会来这里?”

    “我来接北……”司马赤灵忽地一顿,改口道:“接你们回家。”总之不能再让封清霜继续忙碌下去了,不然她只会越欠越多,这因果什么时候才能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