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我女儿是系统宿主gl最新章节!

    北北一觉醒来后,司马赤灵也将余下的两份补气散装到了玉瓶中。她欣赏了一会儿北北迷迷瞪瞪的样子后才把女儿抱到了餐桌旁,午饭是她自己煮的面,以司马赤灵的水平,也就能做做这样最简单的食物了。

    好在北北真的是一点也不挑食,明明只放了鸡蛋和青菜,她依旧吃得香喷喷的,筷子也用得很好。只是最后小脸吃得脏兮兮的,司马赤灵帮她擦脸时,她还嘻嘻笑着,倒是乖巧。

    原本饭后是要让北北睡个午觉的,但是她才刚刚醒过来,司马赤灵就打算带着她出去消消食。

    外面的日头正烈,蝉鸣声阵阵,听得人心浮气躁的。司马赤灵和北北倒像是没事人一样,惬意地走在街道上。

    因为家用全是封清霜挣的,包括房租钱,所以她们这一家三口住的并不是什么高档的地方。如果只有封清霜一个人的话,她大可以住在学校分配的教师宿舍,但又因为有个北北,教师宿舍是挤不下的,封清霜又不放心住在房租太便宜的鱼龙混杂的区域,所以她们租的是一处看起来有些破旧的老教师小区,这边的租户大多是年轻的白领,原住户也有不少,环境相对比较简单。

    迎面走来了一个拿着手包的年轻女孩子,脚步匆匆,面色难看,似乎是遇上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她甚至不顾自己脚上的凉鞋,一脚把地面上的石子踢了出去。

    “粑粑!猫猫!”北北失声叫了一下,心疼地看向了年轻女子的脚边,“猫猫好疼!”

    那个女子也听到了北北的声音,她狠狠地瞪了北北一眼,清丽的妆容也遮不住她言辞中的暴躁:“小屁孩,你胡说什么呢?你家大人没教你好好说话?”

    北北一开始还没有被吓到,她嘟着小嘴,坚持着自己的说法:“猫猫就是疼!它在哭!”

    陌生女子的眼神愈加凶恶了,但在她开口之前,司马赤灵打断了她:“这位姑娘,我家的女儿,我自己会教育,她有没有说谎,我相信你自己清楚!”

    这名女子眼底青黑,周身绕了好几层的煞气,显然日常生活已经被影响了。北北说得也不错,的确有好几只小猫缠在女子的身旁,不过北北说错了一点,它们并不是在哭。那眼睛下面的固结毛发上,沾染的不是泪珠,而是暗红色的血迹。虽然有些被黑色的皮毛给遮掩住了,可遍布在猫的身体上的累累伤痕却是令人触目惊心。可司马赤灵从那几层黑色的煞气中看出了满满的怨气,显然这几只小猫和那女子之间的仇怨极深。

    “你……你瞎说什么!”那女子听了司马赤灵说的话后,气势微微以弱,她强撑着自己的气势,色厉内荏地朝着司马赤灵和北北大吼了几声,又脚步匆匆地走开了。

    北北还不舍地看着那几只小猫的鬼魂渐渐跑远,她仰起头看着司马赤灵,不解地问道:“粑粑,猫猫为什么跟着坏姐姐?”

    刚刚的场面着实有些血腥,司马赤灵还挺担心北北受到影响的,不过见她一点事都没有的样子,司马赤灵又多了些想法。她问了问北北:“刚刚北北看到了什么?”

    “就是,就是,猫猫在哭!”北北皱着小眉头,组织着脑海中的语言,“猫猫很疼!跟打针一样疼!”在她的记忆里,打针已经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了。

    “那北北没有看到猫猫背上有什么吗?”司马赤灵还是有些提心吊胆。

    北北摇了摇头。

    看起来北北这能力还挺周到的,自动屏蔽了血腥的一面。司马赤灵总算放心了,她最怕的就是让北北看到那些死状恐怖的鬼魂,偏偏北北还不能像她一样,随时关闭天眼,要是看多了可怕的场景,她真怕北北会产生阴影。

    “粑粑,小猫猫好可怜,我们可以把它们送回家吗?”北北一脸哀求地看向司马赤灵,她攥紧了小拳头,感同身受地说着,“它们肯定也很想妈妈。”

    那几只小猫的身量不过北北的半个胳膊大小,也不知有没有满月,司马赤灵本不打算插手这桩人与动物之间的恩怨,但是既然北北已经说了,那么她当然要满足女儿的愿望。

    “好,粑粑答应你,一定会帮小猫们回到妈妈身边去。”司马赤灵揉了揉北北的头发,也没有心思再带着她继续散步了。两人回到家中后,司马赤灵就把毛笔朱砂和黄纸拿了出来,她还需要绘制几枚符箓。

    北北见状,也走到卧室里去把封清霜买给她的蜡笔和画纸拿了出来,趴到了司马赤灵的身旁,模仿着她在画纸上涂涂画画。她还没有什么概念,所谓的画画也不过是画出一条条歪歪曲曲的长线而已。司马赤灵见北北玩得开心,便摇了摇头不再去看她,静心凝神之后果断地下笔了。

    此前有过了一次画符的经验,司马赤灵这回上手的速度很快,她心无旁骛,挥毫自如,顺利地把自己需要的符箓绘制了出来。

    北北忍不住爬到了椅子上,趴在桌面上看起了司马赤灵画出的符箓。这歪歪扭扭的看不懂的字迹,让北北的唇角骄傲地上扬了。她迅速地把自己画的东西也拿到了桌上,放到了司马赤灵的符箓旁,一脸兴奋地介绍起了自己的大作。

    “粑粑!这是太阳公公!这是白云奶奶!”北北指着由弯弯曲曲的线条组成的红色物体和蓝色物体,认真地为司马赤灵讲解着,“这是北北,这是粑粑和妈妈!”

    司马赤灵盯着那几团看不出形状的东西,实在是不能承认那是北北眼中的自己。可在北北那双清澈眼眸的注视之下,她违心地点头夸赞了一番:“北北画得很棒!”

    “嘻嘻!”北北猛地倒在了桌上,如果不是空间太小,她还想滚几下。

    兴奋过后,她又看向了司马赤灵:“可是,可是,粑粑画的是什么?北北都看不懂。”

    司马赤灵微微摇头,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符箓这种东西。

    这动作在北北眼中就变了味,北北同情地看向司马赤灵,十分诚恳地说道:“粑粑,粑粑,别哭!北北可以教你画画的!”她还当是司马赤灵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画了什么呢!

    被女儿看轻了又被安慰的司马赤灵说不出话了。她发现了,北北在自己面前,已经越发活泼了,这是一种好的迹象。因此,她就没打击北北的积极性,而是接受了她的好意:“好啊,我等着北北老师教我画画。”

    听到自己可以成为和妈妈一样的老师,北北更加兴奋了,她拉着司马赤灵的手就要展开自己的教学任务。

    忙了一下午后,司马赤灵忽地想起,她早上似乎和封清霜说过,晚上会买菜回来的!

    这时候菜市场的菜很有可能不太新鲜了,可司马赤灵更不想做一个食言的人,她又带上了北北。

    北北倒是有跟着封清霜来过菜市场,她一开始还有些懵懵懂懂,等看到熟悉的场景后就兴奋起来了,不停地拉着司马赤灵的手,要把她带到自己知晓的地方去。

    “粑粑!那里有鱼鱼!”那是一个卖金鱼的小摊,几尾色彩斑斓的小金鱼在浴缸中尽情地游荡着,司马赤灵还以为北北会在那边停留一会儿,却没想北北又更兴奋地把她带到了一个肉摊前。

    “那边有肉肉!”北北急切的模样逗笑了司马赤灵,她假装严肃地捏了捏北北的脸颊,忍不住要逗逗她:“北北再吃肉肉的话,不怕粑粑抱不动你?”

    北北的脸只皱了一瞬就舒展了开来,她吧唧一口亲到了司马赤灵的脸色,又信心十足地说道:“粑粑最厉害了!肯定抱得动北北!”

    “你呀!”成功被这短短的两句话引发了豪情的司马赤灵顺着北北的心意,挑选起了肉,没想到这个点了,这里的肉看起来还是挺新鲜的。

    就在司马赤灵挑选的时候,长相粗豪的肉贩似乎认出了北北,热情地和她打起了招呼:“北北来了?你可是好久没到王伯伯这里来了。”

    北北似乎也认识这王姓肉贩,她认真地看了对方好几眼,这才放松地露出了笑脸:“王伯伯,北北,北北和粑粑来买肉肉!”说完后,她似乎又在回忆着什么,断断续续地补充道:“王伯伯,挑,挑新的肉肉给北北!”

    “哈哈哈哈,北北来了,王伯伯当然要把最新鲜的肉留给你了!”王姓肉贩和善地朝北北笑着,又隐晦地扫了司马赤灵一眼,司马赤灵敏锐地从对方的眼神中感受到了一丝敌意,却不知这敌意从何而来,直到对方有意无意地问起封清霜的事情。

    司马赤灵心里有点不舒服,她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注视着他手中的屠刀。这把屠刀上的杀气极重,已经堪堪摸到了凶器的边缘,若是能找到高人开光,这绝对会是一把斩妖利器。

    “老板,这把刀不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