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我女儿是系统宿主gl最新章节!

    梦寐以求的家的场景,应该不外如是了吧。

    封清霜浅笑着听北北把儿歌唱完,这才详尽地朝她解释起来:“那大猫猫和你是不是还很陌生?”

    北北蹙着小眉头作出了冥思苦想的样子,她有心想说自己和大猫猫是朋友,可是又想到她们还没有说好要做朋友呢,只能灰心地点了点头:“大喵喵还不认识北北。”

    “那猫猫还不认识北北,它要是伤害了北北怎么办?”封清霜眉目柔和,周身蕴着淡淡的母性光辉,司马赤灵愣愣地看着她,一时间没能挣开眼去。

    “可,可是北北……”北北动了动小胳膊,嫩藕似的的手臂贴在封清霜的身体上,忸怩地滑动着,“北北想和猫猫做朋友。”

    “那就等北北和它成了朋友以后再去摸它好吗?”封清霜也不打算阻止北北和动物接触,在她看来,动物们可比司马赤灵,或者应该说是以前的司马赤灵可爱多了。

    “那好吧。”北北恋恋不舍地看了大猫小猫好几眼,这才跟在妈妈的身后去洗手了。

    司马赤灵把大猫带到了阳台上,大黑猫本来还有点懒洋洋的,不想听她的话,但是司马赤灵提到了它剩下的几个孩子,它也就探出了爪,一步一步地跟在了她的身后。

    看着大黑猫盘在她的坐垫上舔着爪子,眸色深沉地盯着自己看,司马赤灵悠悠地掏出了两张符箓。这个点的话那名女子应该已经到家了,她也是时候出手了。

    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司马赤灵不清楚这个世界的道是怎样的,但她义无反顾。

    蔡雯英踩着高跟鞋快步从街上走过,皎洁的月光在地面上铺了一层银霜。五月份的天气说热也热,但夜晚却比白天凉爽很多。她刚刚参加完一个饭局,陪着客户多喝了两杯酒,眼下热气蒸发后,总觉得背后凉飕飕的。

    “Shit!”她暗骂了一句,这段日子实在是不太平,她心心念念的一个项目被上司交给了对手负责,她还要微笑着恭喜对方,呸呸呸!

    “哎哟!”不知是踩到了什么,蔡雯英的脚步一乱,脚踝处被扭到了。她又骂了几句,这才起身继续朝前走着,只是心中积攒的负面情绪越来越多。

    “喵~喵~喵~”一阵虚弱的猫叫声传来,蔡雯英的脚步顿了顿。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周围,除了几盏忽明忽暗的路灯外就只看到了不远处的一个垃圾堆,其他一道人影也没看到。

    这也很正常,她应酬完以后就已经是深夜了,这种小区里住着的大都是早睡的老人和不爱出门的青年人,这个点怎么可能还有人在外头?

    也就是说,无论她做什么都不会被人发现?

    蔡雯英摸了摸脚踝,耳边又传来了弱弱的猫叫声。

    她一步一步地朝着垃圾堆挪去,浓妆艳抹的脸上满是嫌弃之色,眼神却越发诡异狂热。待那阵叫声愈加清晰后,她眼中的狂热达到了巅峰。

    “喵喵喵!”

    “喵~喵~喵~”

    “喵呜……喵……”

    “喵……嗷……喵喵!”

    ……

    不知不觉间,先前的猫叫声竟然分裂出了几道完全不同的叫声,层层叠叠地响彻在夜空之下,营造出了一种恐怖的氛围。

    蔡雯英觉察出了不对劲,她下意识地往后倒退了好几步,可那几道猫叫声与她之间的距离却是不增反减,她听得越发清晰,也……越发熟悉……

    她打了个寒颤,反而笑了,果然是因为她喝醉了,她怎么可能觉得猫叫声熟悉?那些贱东西在她手里可从来没有活过一夜的!她冷笑一声,捏紧了包的皮带,兀自朝着家中走去。

    一路风风火火地走到了家门口,虽然脚踝有些肿痛,但是蔡雯英却松了一口气,又不由笑了自己几下,都这么大的人了,居然还害怕那些子虚乌有的东西,真是可笑。

    从包里掏出钥匙后,她凑近了防盗门。钥匙正要插到钥匙孔中,蔡雯英忽然抬起了头,然后她看见,那摆设般的猫眼眨了眨,且泛着绿色的荧光。

    猫眼,眨了眨,泛着绿色的荧光!

    蔡雯英的手抖了抖,钥匙串相撞,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在寂静的夜里格外鲜明。她颤着手收回了钥匙,脚尖刚转向另一个方向,就见对面防盗门上的猫眼也眨了眨,与她家的门上泛着同样的光泽。

    “呸!贱东西!”极度紧张之下,蔡雯英径直把花了自己两个月工资的包包朝门上砸去。

    噼里啪啦一阵作响后,蔡雯英粗粗地喘着气,门上一点异样都没有,仿佛她刚刚看到的和之前听到的一样都只是幻觉而已。她强忍着心下的异样,打开门后猛地又关上了,发出了“砰”的一声重响。

    说来也怪,她这么粗鲁地关门,邻居们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家里的灯光尽数被打开,蔡雯英这才坐到了沙发上,她先是心疼地看了一眼包包,她刚刚真是鬼迷了心窍,怎么就把它扔出去了呢?但愿包包的质量好一点,不要有破损。

    但蔡雯英刚拿起包包的瞬间,她的表情又凝住了,眼眸中的恐惧和绝望几乎凝成了实质。

    包包的底部多了几道乱糟糟的痕迹,像是动物的爪子留下来的。

    蔡雯英还没反应过来,一只黑猫就从她的包里窜了出来。

    这鬼东西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她刚刚分明没有感受到任何外物的重量!

    黑猫一动不动地蹲坐在蔡雯英的面前,透亮的瞳孔冰冷地直视着她。

    “原来是你这贱东西搞的鬼!”蔡雯英起身走到了卧室,从床底下拿出了一个盒子,里面凌乱地放着剪刀、小刀、锤子和钢钉等一系列工具,无一例外的是,它们的表面都覆着一层血迹。

    她拿着锤子走了出来,却见沙发边已经没有了黑猫的踪迹。大门紧锁,其他房间的门也都管着,为了确认一遍,她还特意去其他房间看了一眼,却都没有看到黑猫的身影。

    “喵喵喵!”

    “喵~喵~喵~”

    “喵呜……喵……”

    “喵……嗷……喵喵!”

    ……

    又是这样的猫叫声!蔡雯英敢确定自己刚刚听到的跟现在听到的没有任何区别。

    屋内的温度越来越低,蔡雯英的牙齿开始咯咯作响。很快,一团黑影又在她面前忽然出现,她发疯似的将锤子砸了过去。

    咦!砸了个正着!

    蔡雯英的嘴角扯起了笑容,贱东西,就知道你斗不过我!她微笑着凑近了黑影,正要欣赏黑猫濒死前的惨状,却陡然发现黑影的身上多出了四双眼睛!

    五双如出一辙的幽绿猫眼死死地盯着她,惨烈的猫叫声更是在她耳边声声作响。

    “啊!你们这些贱东西!贱东西!”蔡雯英拿起了钢钉,把它们一下下地砸入了黑猫的身体,然后神经质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

    小区外,司马赤灵跟蹲在围墙上的大黑猫说道:“走吧。”

    大黑猫冷冷地看着她,碧绿的猫眼中仍旧残留着恨意,但这恨意并不是针对着司马赤灵的,所以她并未感到不适。

    “对了,你最好把你的孩子们也叫回来,万一它们真的出手,那真的就只有魂飞魄散一条路可以走了。”司马赤灵并未多给大黑猫选择的机会,这些小猫的意识虽强,可它们的智力水平还很低,若是放任它们在外面,很容易会伤害到无辜的人,这回让它们见证仇人的下场已经是司马赤灵做了让步了。

    假如它们不愿意听话的话,就算再怎么不愿意,司马赤灵还是会将它们驱散的,这也是她们宗派的责任。

    大黑猫见司马赤灵不似说笑,这才不情不愿地跳上了楼房,对着蔡雯英所在的房间叫了几声,把孩子们叫了出来。

    几只小猫魂体之间拥有着特殊的联系,所以司马赤灵她们才能轻易地找到蔡雯英的住处。她把绘制好的符箓交给了大黑猫,扰乱了她的心智,再加上大黑猫灵敏的动作,所以蔡雯英才会这样轻易地陷入幻境。

    司马赤灵并没有动手,她把一切都交给了蔡雯英自己来决定,全看她对小猫们做了什么。但凡她有一定的悔过之心,都不会发生什么太严重的事情。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