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我女儿是系统宿主gl最新章节!

    眼前人的脸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染上了一层绯红,活像是未经人事。封清霜只觉得指尖灼热,她收回手,假意看起了那些被叠成三角状的符箓,姣好的面容上泛着淡淡的光彩。

    司马赤灵愣神过后,也逐渐冷静了下来,尤其是在见到封清霜面上的淡然后,她更是怀疑起自己是不是多想了。

    收拾好东西后,一家三口就出门了。司马赤灵对于去封家的道路完全不熟悉,所以一路上只承担了提东西的任务,默不作声地跟在抱着女儿的封清霜身后,倒真有一派小媳妇的意味。

    封清霜的爷爷封正元生有一子一女,儿子便是封清霜的父亲封向平,而女儿则是封清霜的姑姑封木兰。封正元和老伴一起跟着大儿子一家一起住,封木兰嫁给了世交之子,时不时也会回家看看。

    这一回封清霜她们回去得很凑巧,姑姑一家子也在封家。

    “霜儿,回来了?”封木兰育有二子,对于唯一的侄女是很疼惜的,她未嫁之前封清霜已经出生了,可以说她是看着侄女长大的,对于父亲的安排她也多有怨言,可惜封清霜不愿意让家里亲人担忧,所以除了那些瞒不住的事情之外,她从来不把自己和司马赤灵之间的事情透露出去。也因此,家里人只知道她有难处,却不清楚具体的事项。

    封家人对于司马赤灵这个人普遍都没有好感,但看在封清霜和北北的面子上,并没有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只不过对她这个人还是不冷不热的,只有封正元看着这位老友的孙女,说出了几句温和的劝慰之语。

    “赤灵也来了啊?随便坐坐吧。”虽然封正元已经尽量缓和气氛了,可他说出的话依旧天然地把司马赤灵和封家人隔出了一层。

    司马赤灵对于这种话语间的微妙是不太敏感的,她看着发须皆白的老人,不由想到了宗派内那些言语不多,却极关心她的长老们。因此,她温驯地点了点头,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后坐到了桌边。

    在场的几位长辈先是看了一眼司马赤灵的动作,眼中有差异有不屑也有欣慰。不论如何,她这样做了,总算是有了点懂事的样子。

    封母在客厅说了一会儿话,就把封清霜和北北带到了卧室里去。司马赤灵坐在封向平和封正元的下首,专心地听他们闲话家常,只是眼神跟在封清霜和北北身后转了一圈。

    “我听说清霜的班里最近出了点事?”封木兰不期然地把话题引到了封清霜这一边,司马赤灵忙提起精神,把自己知道的删减了一部分后告诉了他们,“听清霜说,那学生已经痊愈了,很快就能回学校了。”

    “痊愈就好,这眼看着就要高考了,万一错过了,孩子的压力可就大了。”封奶奶长得慈眉善目,头发全数花白,看上去格外和蔼,虽然个子小小的,但是精神矍铄,一双浑浊的眼眸中闪烁着睿智的灵光,让人无法忽视。

    她微笑着看向司马赤灵,和煦中带着审视。

    司马赤灵并不心虚,对于这样的目光也并不觉得不自在,她微微抿了一口面前的茶水,仪态优雅,略显清冷的面孔显出了一道柔和的弧度。

    说起来,封家的房子装饰并不豪华,反而极为质朴,但是待在其中,却让人感受到了一股奇异的舒适感,有如微风拂面,在这样的天气下,轻易就能让人平心静气,不至于那样烦躁。

    司马赤灵打量了一眼屋内简单的摆设,一对白色瓷瓶镇守两方,前门后堂,运道迎来,布置得恰到好处,她又联想到进屋之前看到的景象,心中暗暗怀疑,究竟是谁为封家布下了这一道辟邪阵法?如果不是身在其中,以司马赤灵如今的修为,还真不一定能发现封家的不简单。

    她虽然想得很多,但也没有忽视周边的情况,封爷爷附和了封奶奶几句后,问起了司马赤灵的打算:“赤灵啊,年轻人不要老是待在家里,也该多出去看一看。”他并没有强迫司马赤灵出去找工作,可是言语中的劝诫之意还是挺明显的。本来他已经做好了司马赤灵露出不耐烦的表情来的准备,毕竟在他记忆中的老友孙女,一直是这样的形象。但这回的司马赤灵不仅没有不耐烦,反而顺着他的话接道:“爷爷说得对,我最近有带着北北一起出去见识见识。”

    “说得好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