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我女儿是系统宿主gl最新章节!

    大厅中坐着的仅有韩家夫妇二人,而据说是撞鬼了的少董韩拓与韩家大女儿韩执则是不见踪影。保养得当的夫妻俩看上去不过三十来岁, 但连日来的担忧与愁苦在他们的脸上增添了数条皱纹, 眼眶周围的青黑更证明着两人的不安。瞧见了木道士的一瞬间,司马赤灵分明从他们两人的眼中看到了惊喜之色。

    “木道长, 您终于来了。”韩父起身和木道士寒暄了几句,而韩母更是激动得身体微颤, 低垂的眉眼中满是希望与不甘之色。他们是真的怕了, 之前不知请了多少医生和所谓的能人异士, 可都找不到根本的原因, 一直到木道士来了,这情况才真的好了一些。

    木道士也不摆脸色, 他内敛地和韩父韩母说了两句后就把话题引到了正事上。

    “韩先生,韩夫人,咱们就不必多说了,我们先去看看令公子的情况吧。”木道士之前已经来过一次韩家了, 上次他虽然没能查出具体原因, 却也通过一些看似玄妙的手段让韩拓得到了片刻的安宁。那之后的两天韩拓都是安安静静的, 即便不是精神十足的样子, 但没了他发病时的暴躁就足以让韩父韩母欣喜不已了,也因此他们才会这样期盼着木道士的到来。

    “好,好……”韩父应和了一声,这才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司马赤灵身上, 准确地说, 他先注意到的反而是白白嫩嫩的北北, “不知这位又是?”

    管家低声把木道士先前说的话重复了一遍,但韩父并未露出任何多余的神情,他又细看了司马赤灵好几眼,还是不敢相信这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的小姑娘会是什么驱鬼的大师,尤其是她还抱着一个娃娃,这分明是一个年轻小保姆嘛!但看在木道士的面子上,他却也没有阻止司马赤灵跟过来。

    司马赤灵不动声色地瞅了一眼悬在韩父手腕上的小五帝钱手串,她不懂鉴赏古董,但那串古朴的手串上逸出的淡淡灵气却是毋庸置疑的。她从踏入韩家别墅的那一刹那就觉出了房内萦绕着的怨气与煞气,客厅内虽然布置着一些器物,但摆放的手法太过粗糙,并未将那些古物灵器的效用全部发挥出来。

    再看韩父韩母两人,印堂浅黑,原本饱满的子女宫干枯深陷,司马赤灵甚至看到了隐藏在韩母左眼下褶皱肌肤中的黑痣。这说明她对儿子太过溺爱,且子女多有问题,可见韩拓的情况是真的挺严重的。

    好在韩父佩戴着五帝钱手串,而韩母颈项间则坠着一条清透的翡翠挂坠,加上那些粗糙的摆设,也足以让他们两个不受厉鬼影响了。但长此以往下去,等到手串和挂坠的灵气耗尽,那些不利影响也会疯狂地反扑到他们二人的身上。

    韩父韩母带着木道士、司马赤灵和北北一起上了三楼,原本他们想劝说司马赤灵把北北留在楼下,因为韩拓发狂起来的模样着实吓人。但是司马赤灵果断拒绝了,开玩笑,别说是在这样危机四伏的地方了,就算是再安全的地方,她也不可能把北北单独留下。不过看在韩父韩母心地善良的份上,司马赤灵的态度越发认真了。

    “啊!啊!啊!”年轻男子疯狂吼叫的声音中夹杂着重物落地和各式各样的碰撞声,司马赤灵捂住了北北的小耳朵,在韩父韩母担忧的目光下同木道士一起踏入了韩拓的房间。甫一开门就是一道疾风冲着他们扑面而来,司马赤灵没有移动,反而按住了木道士的肩膀,阻止了他闪避的动作。

    说实话,司马赤灵的力道并不大,但木道士的额头上却落下了几滴冷汗。一只木碗擦着他的脸颊径直撞到了房门上,发出了“咚”的巨大声响。自韩拓发病以来,韩家人怕他伤害自己,就把他卧室内的器具全都换成了不易碎的。但这并不是木道士惊惧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他发现自己刚刚完全无法摆脱司马赤灵的力量,他和司马赤灵间的差距究竟会有多大?

    砸过一次后,韩拓就没有继续朝他们扔东西了,只是仍旧在鬼吼鬼叫,甚至抱住了自己的脑袋,将高大却瘦弱的身躯蜷缩在了床脚边。

    房间内的光线很充足,但这样明媚灿烂的阳光依旧不能给韩拓增加哪怕是一分安全感,司马赤灵看着他憔悴阴郁的脸庞,悄然开启了天眼。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