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尾声最新章节!

    小周夜里十点钟才来,一来便嚷脸上痒,苏桢赶紧找出皮炎平,小周洗了脸后涂上药膏但仍是不能止痒,苏桢便劝她去医院看看,小周怕麻烦,耐着性子不肯去。

    半夜里响起小周轻微的呼吸声,苏桢却怎么也睡不着了,起来去客厅倒水喝。客厅里很亮,从窗外进来的月光像水银一样晃动,苏桢手持着杯子,略转身便瞧见客厅坐着一个男人,那男人正望着她微笑。

    “爸爸。”瞬时她忘记自己的爸爸早死去五年多,她欢喜扑上去。

    “阿桢。”苏容彦拥住扑过来的女儿身体。

    “爸爸的怀里真温暖。”苏桢留恋地把脸埋在苏容彦的胸膛摩蹭。

    “阿桢,爸爸要走了,以后爸爸就不能再看着你,你要开开心心幸福的生活。”

    “爸爸,你别走,你留下来陪我。”苏桢不舍地抱住父亲的腰。

    此时刺目的光芒像针刺一样戳进眼里,苏桢眨了眨眼睛,小周站在电灯开关前奇怪地看着她道:“桢桢,你是不是有梦游症啊,你在客厅干嘛。”

    苏桢这才发现自己双手向前环抱,像拥抱着一个人的形状,她赶紧放下手,拿起桌子上的水杯,杯子里的水还有些温热。

    “咋了?想男人了?你这是抱谁啊。”小周一边抓脸一边调笑。

    “去你的。”

    两人笑骂几句便去床上,此时夜深,没多长时间都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窗外的曙光唤醒了沉睡的苏桢,她翻身坐起,待瞧见身畔犹大睡的小周时不觉惊叫。

    “小周,你的脸。”

    苏桢急急推醒小周,小周对镜看到里面的形容差点痛苦嚎哭,原来白嫩的脸庞被抓出数条血痕,并且开始溃破。

    害怕毁容的小周连口脸都没漱,便赶到县人民医院。苏桢怔怔坐在床上,想起半夜看见父亲的事,那是个梦境还是真实苏桢已分不清。她回忆父亲说过的话,难道父亲一直在自己身边。苏桢起身走到窗前,窗外的梧桐树上用铁丝穿着伞不见了,而那只大鸟窝也是东倒西歪。

    苏桢一惊,趿起鞋子冲到楼下,只见那把伞被扔在地面,几根伞骨全部折断,伞面上留有几只脏兮兮的脚印。来不及多想,苏桢便攀上了树杆。

    鸟窝里有一样熟悉的东西。

    是一根红色的平安绳,绳子上系着三颗檀木珠子,每枚珠子都刻着一个名字,依次是苏容彦、冯琴、苏桢。

    “爸爸。”苏桢握着平安绳热泪盈眶,这根平安绳是自己特意编织送给父亲的生日礼物,并且在三枚檀木珠子刻上一家人的名字,希望全家平安幸福。“您一直在看着我,您真好,真好。”

    哭了好半天苏桢才止住眼泪,父亲应该像万素兰一样,灵魂在遥远的地方幸福生活,这样一想苏桢转悲为喜。

    回到家中小周打来电话,说是涂抹了一些有毒物质造成的奇痒,医生开了些药膏和抗过敏消炎的药水,让苏桢替她请假。

    苏桢匆匆赶到局里,先去户籍室替小周请假,刚从户籍室出来便撞到了田局。“田局早。”苏桢殷勤地打招呼,孰料一触及田局的面孔便吓一跳,“田局你的脸怎么啦。”田局的脸上有数条被抓破的血痕,这和小周的情况居然一样。

    “脸上痒得厉害,擦药也不管用。”田局面上浮着些烦躁。

    “小周的症状和你一样,现在她在医院皮肤科看病。”

    “什么?”田局陡地吃了一惊,“医生说是怎么回事吗?”

    “说是涂了有毒物质。”

    田局暗自点头,这时苏桢也想到一个可能,道:“会不会是那苔藓里的汁液造成的,医生说最近有这种症状来看病的人挺多。”

    “杨忠明的化验结果该出来了,我们去看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