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尾声最新章节!

    这口缸是院子里最大的一口缸,上宽下窄,缸底最窄处有80公分,缸口最宽处接近1米,缸高1米。缸中水大约有50公分深,这个高度略在膝盖上。大概由于缸底没有泥,水质显得较清澈,宛如胡须一样的草根白得诱人。

    “进去。”略带有命令的口吻使苏桢产生了一些不悦,但她还是屈服了。

    尾声扶着水缸,苏桢毕竟有些武术根底,一抬腿就翻身进去,起初她以为坐下来这水顶多到自己胸口,结果水直接淹到脖颈,几朵溅起的水花呛进鼻中酸得疼。苏桢恼怒地抬头瞪了尾声一眼,坐正身姿,等待尾声开始催眠。

    “你闭上眼。”

    苏桢一闭眼就觉得眼皮子沉得厉害,但她对水有一种畏惧不由又睁开眼睛,就在这瞬间缸中水暴涨,霎时灌顶。苏桢吓得赶紧撑着缸壁欲站起,不料脚下一滑,整个人又完全跌进缸里,然后浮在缸中的蓼萍草变成了绳索,捆住她的手脚。

    “救我。”苏桢张开嘴呼喊,孰料嘴一张开,腥涩的水立即涌进嘴里。

    尾声一直站在缸前凝视,他并没有理睬在缸里挣扎的苏桢,似乎对苏桢身陷险境视而不见,映在他幽暗的眼底是一片如青琉璃似的河面,以及河面上飘浮的蓼萍草。

    苏桢眼前水蒙蒙的什么都看不清楚,被缚住的双手和双脚使她就像一条挣扎在河岸上的鱼,恐怖而又强烈的濒死感笼罩在她的头上,此时她什么都不能思考,只是觉得还不能死,因为有些很重要的事还没交待。

    她弓起双脚,然后用力朝缸壁蹬去,由于水的阻隔和浮力,双脚加在缸壁上的力量并不大,而且缸壁有两三公分厚度,她蹬了几次那缸仍是纹丝不动。“我不要死,我不……”

    水往肺里挤压,头痛得几乎要爆炸,她闭上眼睛,垂下头猛地朝缸壁撞去,瞬时额头豁开一道口子,细小的血珠从口子冒出来。

    在数次的猛烈撞击后缸身裂开一道缝,水开始往缸外渗出,但速度很慢,苏桢屏住气息作最后的一击,额头上早伤痕累累,被水洗得像泡过的腐肉,只听碰的一声响,缸破开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口,顿时水哗哗地从洞口流出,不消两分钟缸中水位退到苏桢脖颈,然后与洞口齐平。

    苏桢大口呼吸新鲜空气,湿漉漉的发丝戳着眼睛,钻进额头的伤口,像钢针在扎,不过这些疼痛都比不上活着好。

    “尾声。”

    眼前并没有尾声的踪影,而这个地方是烟水里外的蓝桥河畔,苏桢拍打着自己的脸,额头上淌下的血告诉她这并不是做梦。

    “快点,前面就是蓝桥抱柱,我们去那里合影。”

    河滩上突然有人说话,听其声音清脆悦耳,应是名极年轻的女孩,苏桢循着声音看过去,对面走过来几个少年男女,其中一个穿蓝色裙子的女生正好面对她,苏桢看得清楚心里不禁悸动,这名蓝裙女生面貌像极了那张合影中的她。

    “苏桢。”

    离蓝裙女生最近的一个高个男生喊着她的名字,这名字一入耳苏桢立即醒悟过来,这是七年前的她,七年前在蓝桥河畔的苏桢。

    “严俊义,你和苏桢真粘乎。”旁边一个短发女生推着那男生,竟将那男生推到苏桢身上,然后她哈哈笑个不停。

    苏桢瞅着那男生面孔,这不是合影中站在自己身后的阳光男生吗?听他们说话的语气好像自己和严俊义关系密切。此时苏桢如坠迷雾,干脆耐心听他们说话。

    “朱仙芝,你和安刚富就不粘乎,你们在学校就勾肩搭背。”说话的是七年前的苏桢。

    苏桢惊呆了,朱仙芝和安刚富是一对,怪不得安刚富会莫名其妙开车到孟村镇了。苏桢看着另两个少年男女,无疑他们是王明春和陆芸。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