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蓦然回首,爱在灯火阑珊处最新章节!

    季阑珊是被丢进青染宫的。

    除了从小跟着她的丫鬟锦绣,再无任何多余一人。

    苔藓丛生,蛛网遍布。

    锦绣推开了漏风的大门,一股粉尘铺天盖而来。

    季阑珊重重咳了几声,捂着胸口,忍下那股钻心的疼痛。

    她是习医之人,自然知道,君蓦然那一甩,给她的脏腑留下了伤,没有药,只怕会落下病根。

    “小姐,您还好吧,皇上怎么能这么狠心,怎么说您也熬了三天三夜豁出命地救治太后娘娘了,可是救不活怎么能怪你……”

    “好了锦绣,都过去了。”

    看着自家小姐苍白如纸的面庞,以及不断咳嗽的凄惨模样,锦绣含泪点点头,“小姐您先坐会,我去收拾一下。”

    三天三夜算得了什么,在他心里,早就给她判决了死刑,永不翻身的死刑。

    花了整整一天,锦绣才勉强整理出一张能躺人的床,一张稍微能用的桌子。

    然而床正对的屋顶上却破了一个巨大的口子,锦绣凝眉抱怨,“这要是下雨的话,该怎么办?”

    锦绣的话才落音没多久,就应验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

    季阑珊的睡眠本来就浅,第一滴雨水砸下来的时候她就醒了,她看着缩在床角瑟瑟发抖的锦绣,心下不忍。

    整个宫内寻遍了也就一床破旧的薄棉絮被,她将被子拨开,盖在了她身上。

    自己缩在了靠墙角的位置,却依然避免不了被滴下的雨水溅了一身的冰凉。

    第二天醒来,季阑珊整个人都昏沉了。

    眼皮重的抬不开,耳边弥漫着锦绣不停的嚎哭声,而后便是她急匆匆跑出去的声音。

    几乎才厥过去一会儿,她就被一阵刺耳的尖叫声震醒了,那是锦绣的声音,还伴有男人的怒骂。

    她抓着床沿吃力地抬步下床,踉跄地走到门口,才看到两名士兵正抡着棍棒狠狠打着锦绣。

    “住手!你们干什么!”

    “哟,是我们尊贵的皇后娘娘呀,你这丫鬟不懂事,居然违抗圣命跑出去偷药,我们也是例行公事。”

    “我还不知道,皇上什么时候立下的规矩,私下动刑也是例行公事?”

    伴随着苍劲醇厚的声音,一道颀长的身影跨步而入,两士兵一见,噗通跪在了地上,吓的瑟瑟发抖,“珏王爷!”

    “滚!”

    萧珏带了药,有外伤药,内伤药,退烧药,只要想到的都带上了。

    季阑珊吃过之后,好了许多。

    “谢谢,你是北齐国的质子,还是快走吧,免得多惹是非。”

    看着破败的房屋,孱弱的纤影,萧珏哽在喉头的话终究还是忍不下,“还有半月,我就期满回国了,我带你一起走吧。”

    萧珏是北齐国最受宠的皇子,为保两国长久和平,打小自愿请旨来东晏国做质子,她初入宫,巧合下,救了中毒的他,至此,这个男人总能鬼使神差地出现在她最落魄的时候。

    那琥珀色眸中,纯粹的不带一丝杂质的浓烈情愫,是她最不愿去触碰,也触碰不起的。

    季阑珊轻笑,“你知道的,我不可能会走。”

    “他都伤你至此了,你何苦还要为他苦苦挣扎,阑珊,够了,他不爱你!”

    “爱不爱不是我说了算,是这里!”她指着自己的心窝口,苦涩一笑,“有时候我也恨,为什么就这么不争气,可有些感情一旦付诸,就再也收不回来了,这辈子,除了君蓦然,没人能让它这么欢喜,这么眷恋,却又这么痛,这么苦,离开他,我不过一具行尸走肉。”

    萧珏哑口,强颜欢笑道,“我知道了,那你保重自己,只要你愿意,以你园中的这棵枣树为证,天涯海角我都会等你。”

    “谢谢你萧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