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这个主播可以吃!最新章节!

    长安街,B城有名的‘状元街’。

    传说汉高祖还在世时,许多能人异士都会在此街聚集。抓鬼驱邪、算卦画符、祈福转运,只要你能从中找到有真本事的那位,一准都能办成。

    民间老一辈儿都喜欢称这里为‘风水街’,是改革开放后,为了破除迷信,大家才换了称呼。

    ‘状元街’也好,吉利,改了名后这条街不仅没有没落,每逢高考前后,生意反而加倍火爆。

    比如今日,明明离高考还有一个月,百米长街的每个摊位前,都坐着求符算卦的考生家长。

    周易秦沉两人刚走到街口,只见上一秒还与客户攀谈,唾沫横飞的道士们,跟说好了似的,一同闭嘴,朝着街口望来。

    全部视线都集中在了两人身上,热闹的街诡异地安静下来。

    ……

    秦沉被看得眉心一跳,那些视线好像更多是在瞧他。

    今日周易的打扮与初见时一样,束发长袍,束腰另别佩剑。出门前秦沉还担心过这种打扮会不会太招摇,毕竟小说里只有假道士才会这么打扮,真道士反而大隐隐于市。

    可等踏上了‘状元街’,秦沉才发现自己的担忧多余了。

    这里每个摊主,不止打扮相似,连算命装备也比周易多。

    八卦图铺地,黄雀金笼中,龟壳铜钱扔三枚,竹筒里还插着六十四根竹签,方法不同,各显神通。

    周易装备朴素却仍能融入,秦沉就不行了,他每走一步,街两边的摊主视线就更热切一分。

    “他们为什么看我?”秦沉纳闷地扯扯周易袖子,“难道是我衣着太过分了?还是撞了某个禁忌?”

    ——AJ运动鞋,牛仔裤,印着‘芝麻饼’大脸的浅蓝色T恤。

    虽然打扮是休闲了点,但也不至于被众人围观。

    至于秦沉受关注的真正原因……

    周易说不出口。

    他不动声色地扯回袖子,答非所问:“别理他们,也别看他们。”

    秦沉点头,正打算执行,只听右前方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他没忍住,闻声看去。

    “哎,大师,你咋说一半就不……”原来是一个瘦弱的中年女人,解卦一半刚到关键点,结果大师突然闭嘴不言,呆呆地望着远方。

    她跟着往街头看了,就是两个长得不错的年轻人,可她不再年轻,惊艳一瞬也就没什么感觉了,只想听卦文后半部分。

    可才催了一半,面前的这位擅长‘六爻’的大师神色一凛,压低了声音抬手制止:“别出声。”

    但为时已晚,秦沉与他四目相交,‘六爻’大师连表情都来不及换,板着的脸‘腾’地一下,红了。

    脸……红了?!

    这是什么情况?秦沉一头雾水。

    他刚想再扯扯周易袖子询问,周易像是早有预料,原本自然垂下的手突然抬起,宽大的袖子秦沉竟抓了个空。

    来不及看对方表情,下一秒,从街尾快步赶来了个老道,三绺长髯配白眉,罗盘拂尘加道髻,打扮让他看起来像是个八十多岁的老神仙。

    偏偏脚步又轻又快,身体素质倒像是中年人。

    见老道着急赶路,秦沉连忙往街边错了一步,而当他在街边站定时,只见那位离他最近的摊主似乎还屏住了呼吸。

    这都什么毛病?

    秦沉更纳闷了。

    那白眉老道赶到两人面前时,却停下了脚步不动了,先是瞥了秦沉一眼,才跟周易打招呼。

    “今日怎么有空来长安了?缺钱了?”

    “不,卦象。”即使是面对长辈,周易也没多给几个字。

    “早知道你来,我就多喊几个朋友过来了,他们早就想见见你真人了。”白眉道长并未在意,语气间还颇有几分骄傲之意。

    听了这句话,秦沉才知道刚才自己是想多了。

    周易是风水界大佬,这一条街但凡有点本事的,应该都认识他才对。

    可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自恋了?以前因外貌,走到哪里都会被人多看几眼,这很正常,可现在有周易走在身边,他怎么还会觉得众人的焦点全集中在自己身上呢?

    哪怕意识到了这点后,他还是觉得古怪。

    这位白眉道长似乎在这条街地位非凡,原本街边有人已经站起来想跟秦沉周易搭话,结果看到他过来后,犹豫了一下,全都坐下不说,还都重新低下了头。

    街上又恢复了正常。

    白眉道长打完招呼后也不离开,就站在周易右侧扯些有的没的。

    就算周易只会答:‘嗯’、‘不’、‘对’,也阻挡不了白眉道长的热情。

    而且还一边说,一边总越过周易看向秦沉。

    秦沉不由地摸摸鼻子。

    自恋是病,他得找机会治治了。

    **

    直到周易拎着秦沉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并用直白表示‘不欢迎’的眼神盯着白眉看了十几秒,对方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看来你真的很出名啊。”秦沉感慨,“连那么大岁数的老人家见到你,也变成了迷弟。”

    秦沉显然是误会了,可周易薄唇张开又合,不知想了什么,最后又是答非所问:“他不老。”

    “不老?!”但秦沉还是成功被带偏了,“他满脸皱纹,眉毛胡子头发全白了,就连眼睫毛都白了,还不老?”

    “他特意化的。”

    “为什么?!”秦沉很是不解。

    “……这样看起来可信度更高,人们更信任年纪。”周易垂眼。

    ……

    原来搞风水的,也需要套路,三百六十行,谁都不容易啊。

    “那他今年多大?”秦沉望向与他们隔了三个摊位,此刻还在朝这边探头看的白眉老道,心情有些复杂。

    “二十六岁。”才比他大了四岁?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