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这个主播可以吃!最新章节!

    秦沉是被电话声吵醒的。

    “喂?怎么了,一大早打电话给我?”秦沉睡眼惺忪,单手撑着床面接通电话。

    昨天被蒋蕊扑倒几回,心里受刺激太大,导致秦沉留下不小阴影,晚上做梦被女鬼追了一晚,接电话时脑子还有点迷糊。

    “这还早呢?都快十点半了!”电话那头的薛时衣压低声音吼他,背景里隐约传来男人讲课声。

    秦沉一下就清醒了,这声音他绝不会听错,是毛概课教授!

    全校挂科率最高的教授,秦沉所上的大学内没有一个学生不怕他,在这种课堂上冒着被扣出勤分的危险打电话给自己,难道……

    “他点名了?”

    “对啊!而且上节课你就没来,他说了,如果下节课你还不去,这学期的出勤分直接扣光。”

    薛时衣顿了顿,叹了口气,有些发愁。

    “泡汉子是重要,可这门课你要挂了,补考也绝对过不了,只剩毕业清考这一条路。难道你不想要学位证了吗?”

    “别瞎说,”秦沉翻了个白眼,下床换衣服,“我就是睡过头忘记定闹钟了,下周去上课就行了。”

    “反正都说到这儿了,怎么样,你跟那个道长有进展了吗?三步实行到哪步了?”薛时衣忍不住打听。

    “……第一步就失败了。”

    “哎,你这又挂科又没泡到汉子,你说说你……”

    听着对面恨铁不成钢的语气,秦沉面无表情地把电话挂了。

    很气,不想说话还想把芝麻饼顺着电话线丢到薛时衣脸上。

    秦沉一边洗漱一边查看微博。

    不知是不是观众心大,昨天发生的一切不仅没上头条,连提到这件事儿的留言都没一条。

    虽然奇怪,但起码可以放心了。

    秦沉松了口气,下楼前从房间里拿了罐‘渴望红肉’,边下楼梯边小声喊:“芝麻饼,快出来吃饭了。”

    一声回应都没,反而是手机‘嗡嗡’响个不停。

    秦沉下楼的脚步未停,一手拿着罐头一手划开锁屏。

    十二条未读短信。

    ……

    又是张一帆。

    [张一帆:沉沉你怎么不回答我?]

    十二条短信大差不差,都是这个意思。

    昨晚睡前两人发了几封短信,谈到周易时已经十一点多,秦沉没抗住困意睡着了,最后一封短信就没回复。

    没想到张一帆好奇心这么强,等不到回复就不放弃,一大早又发来短信。

    秦沉往上翻了两页记录,寻找睡前没看到的那条短信。

    [张一帆:什么?你向他拜师了?那他同意了吗?]

    ……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大家怎么都对这件事这么好奇?

    秦沉苦着脸,恹恹地回复了个‘没有’,就又把手机放了回去。

    “不过也不知道周道长吃饭了没,”秦沉自言自语,“这都十点半了,芝麻饼估计也饿傻了。”

    周道长确实还没吃饭。

    他照常起床,在书房翻书,等一本书翻完头发已经全部晾干,秦沉还没起床,他没忍住来了客厅等待。

    一等就是两个半小时。

    芝麻饼起的倒是比秦沉早,九点多就扒开门下楼晃悠了。

    秦沉一走到客厅,看到的就是背对着他腰挺得比直的周易,和在周易脚边卧好,双爪抱着云纹靴不放的无赖小胖猫。

    不停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响。

    抱大腿的感觉就那么舒服吗?

    “又来打扰道长,过来吃饭了芝麻饼。”秦沉走到餐桌旁,踢踢芝麻饼的大屁股。

    “喵呜!”回应他的只有芝麻饼极不情愿的一声叫,还是抱着靴子不撒手。

    这可是渴望红肉,芝麻饼最爱吃的罐头,比秦沉平时一天的饭钱都贵,今儿居然看到一点儿都不馋?

    “不会是生病了吧?”秦沉皱眉。

    他心里着急,弯下腰一手将芝麻饼捞起,抱在怀里查看。

    可芝麻饼根本不领情,四肢白爪子蹬着秦沉,粉色的肉垫按在秦沉鼻子上,死活不让对方靠近。

    脑袋还向左边撇开,一脸嫌弃。

    人猫大战,芝麻饼叫得撕心裂肺,在一旁看书的周易很难继续保持沉默。

    “早上他好像很饿,看你没醒,我就给他喂过饭了。”他替芝麻饼解释道。

    周易给芝麻饼喂过饭了?

    秦沉听了一怔,芝麻饼趁机从他手中挣出,灵巧地跳到桌上,紧接着又是一个跳跃,稳稳当当地落在周易脚边。

    它躲到腿后只伸出个脑袋,鼓着腮帮子皱眉瞧秦沉。

    秦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