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阁 www.biquge0.cc,最快更新这个主播可以吃!最新章节!

    陆老大不在风水界好多年, 只认得一二代, 以周易为首的三代在他眼中都是小屁孩。

    所以即使畏惧吴家, 也还是没将周易的话放在心中。

    他肆意嘲讽着秦沉,还真当周易是个没脾气的。

    “他赢或败, 关你何事。”周易冷冷斜去一眼。

    陆老大:“他和我儿子一起比赛, 怎么不关我事?”

    周易反问:“关不关你事又与我何干?”

    陆老大气结:“不是你问的吗,而且这是你徒弟, 他输了就是……不管怎么说, 只要他输了,就是我儿子第一。”

    “呵, 大放厥词。”周易冷哼一声, 背在身后的手缩进了袖内,捏了张黄符。

    颜老瞄了眼, 没点破,而是和事老般打圆场:“现在最重要的是比赛, 香烧完之前,什么结论都不准确。”

    众人听了, 纷纷将视线重投比赛场。

    香炉震颤, 米缸在抖, 纸人已经来回跑了几趟,每个人的桌面上都摆满了钱,而且跃增越多。

    陆明朗桌上的英镑已经堆得放不下了, 开始往地面上砸。

    “叮叮哐哐”一阵硬币落地的清脆声。

    秦沉虽没转身, 可背后几人交谈的内容他一个字儿都没落, 全听到了心里。

    陆老大那咽下去的半句话,正是秦沉的担忧,他不想输,不想给周易丢人,最起码别输的这么彻底。

    香燃的只剩下最后一小节,就算燃到尾中途不熄灭,也只剩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了。

    连陆明朗都觉得不对劲儿,探过脑袋询问:“秦大师,快没时间了,您别蓄力了,赶紧发功吧。”

    秦沉默然:“……”

    “是啊秦大师,别卖关子了,快让我们开开眼吧。”潘二少也插了句,“我想知道‘五鬼运财符’的威力。”

    他只在小时候从《现今已知的失传符咒统计》中见过一次。

    秦沉只好讲实话:“我没卖关子也没蓄力,早就发过功了。”

    潘二少和陆明朗怔住:“那,那怎么会一分钱都没出现。”

    三代们都有同样的疑惑,朝着秦沉的空桌上看去。

    说来也怪,虽然他们都在比赛中竭尽全力,会因为变出了不值钱的货币而大哭,但对‘冠军会是秦沉’这点,他们从没怀疑过。

    可眼下,听了秦沉的话,他们和父母一样有些不确定了。

    “看来这个符真的很难,连秦大师也失手了。”变出软妹币的双马尾道袍姑娘讲到。

    “哎,秦大师还是太自负了,明明儿时先生们都讲过,这个符没那么容易驱动的,”旁边一个男生点头,满脸惋惜,“他要是用别的法子,肯定就是他赢了。”

    秦沉低下头,腹诽:可是你们的秦大师也不会别的法子了。

    不过奇怪的是,这一次众人都开始判断第一局赢家应该是陆明朗时,秦沉没听到陆老大的声音。

    又过了十几秒,香灭。

    “每位选手停止施法,退出比赛场地。”颜空的声音已经响起,秦沉的桌上还是没一点变化。

    看样子他第一局确定输了。

    秦沉拿起贴在桌上的黄符和毛笔,慢吞吞地走回周易身旁,他也不敢抬头看周易,怕见到对方青着脸还眼神嫌弃。

    刚刚周易才怼了陆老大一顿,一看就是对这个比赛上心了,秦沉听得出他话中带气。

    现在秦沉输的这么彻底,不就等于当场扇了周易一巴掌吗。

    “爷爷,这个货币数量要怎么清算,一张张点吗?”颜空最怕麻烦,苦着脸。

    “不用,”颜老却摇摇头,“胜负一眼就能分出,不需对比。”

    “也是……”颜空瞥了眼秦沉,心里叹气,陆明朗的货币不仅价值最高,连数量都比其他人要多。

    秦沉委屈巴巴地扯住周易袖子一角,准备结果一出来就道歉。

    众人都屏息,目光追随颜老,等他宣布结果。

    “第一局获胜者是这位。”哪知颜老竟走过了陆明朗和潘二少的桌子,停在了秦沉桌前!

    众人惊呼。

    “怎么可能!”

    “颜老,您偏心真是偏的明目张胆!早说定他,何必要设这比赛,他什么都没变出也能成第一?”

    “呵,皇帝的货币不成?”

    只有秦沉不同,他听完头垂的更低,连忙对周易说:“对不起,我输了。”

    “……”周易挑眉,“你赢了。”

    秦沉茫然抬头:“赢了?”

    周易开口还没解释,就见那边又有人喊出声:“金子,秦沉借来的是金子!”

    颜老和周易一同点头,嗯,这是个眼尖的。

    大家闻言一惊,顺着李老二指向看去。

    ——那白色桌布三角捶地,唯一微离地面的那角下有道缝隙,往外露着金光!

    颜空没迟疑,快步上前将桌布整个掀开。

    只见近半米高的四角方桌下,方正的金条一个摞一个,塞得满满当当!

    明明还是白天,可桌布掀开的一瞬间,那景象刺地人眼睛发疼。

    “金子,真的是金子!”陆明朗惊呼,“啊啊,秦大师你怎么做到的,好多好多金子!我从没见过这么多!”

    秦沉目瞪口呆:“我不知道,我就照着画了个符……”他也从没见过这么多。

    “这么多金子能换多少钱?”即使是长辈也忍不住咂舌,“前天我看金价还是260,这里的金子加起来能上亿吧……”

    秦沉听了深吸口气,将周易的袖子攥的更紧了。

    上亿,那他不用读书了,也不用开直播了,每天只要想怎么花钱就好了。

    对了,他还可以给芝麻饼买城堡级的猫爬架,一周换一个!

    “……”周易一看他表情就知道秦沉怎么想的,“这钱只是暂借,一会儿还要画符还回去,不然师父会念叨。”

    见秦沉呆住,周易默默将袖子拽出,抚平。

    “啪啪啪,某人的脸被打的好痛哦。”颜空大乐,凑到了秦沉的身边挤眉弄眼,“这还真是皇帝的货币,笨的人看不见。”

    被一同骂进去的秦沉:……

    “对了,那位陆先生怎么不说话?”这么久听不到他的声音,秦沉还挺想念的,他朝旁边寻找。

    发现对方铁青着脸站在周易旁边,眼中居然还有惊恐。

    “你很想他说话?”周易听了若有所思,将手放到了陆老大身后。

    “我就是有点奇怪,”秦沉连连摇头,“他说了那么久,怎么这会儿没说我靠后台或是靠天赋太低级。”

    周易听了又把手收回来,神色淡定:“他应该是心服口服了。”

    就连陆明朗的注意力也只在秦沉身上,压根没管自家老爹:“秦大师,您真厉害!”

    看着自家儿子满脸崇拜之情,背后贴着‘静音咒’的陆老大心情沉重。

    **

    众人只休息了五分钟便开始第二场比赛。

    本来陆老大提议‘看相’,因为陆明朗在看相方面很准,谁知被全票否决。

    “看相考的是基本功,只要基本功扎实,得出的结论大差不差,不好分出胜负。”潘家主道。

    “这到不尽然,真正原因是有的相可说,有的不可说。”颜老似是无意地瞥了眼秦沉,“风水这行,天赋和基本功缺一不可,关于下面两个比赛,我早已想好。”

    他示意颜空将锦囊发给参赛七人,每人一个。

    “第二项比试内容其实和看相大差不差,都得用眼看,考基本功。”颜老看向窗外,“众位都知,这崇明山是B城风水最好的一处山脉,可你们应该也知道,即便是同一座山上的位置,也分好坏。”

    秦沉点头,之前周易科普过。

    一草一木生长歪斜,又或是山体崩塌,巨石滚落,都会造成风水局的改变。

    颜老:“所以,不管你们凭借什么方法,只要找到山中风水最好的一处,便是第二局的胜者。”

    “那锦囊呢?”潘二少问。

    “等你们到了自己所认为的风水宝地,把它打开,就明白了。”颜老卖起了关子。

    没人再多说什么,见这次比试和基本功有关,跟秦沉的天赋与后台都不沾边,陆老大那叫一个放心。

    但当那七人出发近半小时,通过山中布满的监控看到秦沉所作所为,陆老大只想猛抽自己一耳光。

    “妈的放心太早了。”他暗啐。

    七人走了半个小时,基本每隔五分钟就会遇到一条岔口,等到了最后一个交叉路口时,和秦沉相伴的只剩下陆明朗和潘二少了。

    “又到了选择的时刻!”潘二少摩拳擦掌,拿出风水罗盘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